NF王道

【这里是很长的自我介绍】
基本所有地方都叫FTH/NF王道,称呼随意开心就好
※谨慎关注※产粮少废话多/懒癌晚期但是啥都想写,从未退坑而且入坑飞快。吃什么就想写什么,不会产固定作品的粮
主吃百合,吃的很杂。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嗑不到→例如小时代的里萧,进巨的笠尼,柯南的兰哀/步哀
不会特别在意攻受,吃的cp会有角色交叉但不喜欢贵圈真乱,但是对特(本)定(命)角色会产生all倾向→比如奈叶/灵梦/森大人/琪亚娜/咕哒子/女指挥使(永七)
除去elsanna/肖根/笠尼/奈菲之外,其他的作品没有明显倾向的特殊cp
【东方】本命结界组,除了彼岸组/月都组不拆之外其他可以随意组合→红萌馆随便拉出两个我都吃
【型月】基本都吃,青子X有珠/式X鲜花/师姐X迦南/王X王后放在首位
【少前】15M4/945/11416/1294我嗑爆,吃45ro但是不怎么吃4045/45416
【魔炮】\奈菲妇妇/偶尔也会叛逆地吃一发奈疾,其他的cp觉得有趣就会吃
【崩坏三】主吃樱莲/琪芽/姬德/绀海组,其他的也会吃一下,不过奥托就算了
【永七】请小姐姐们上了指挥使
超模们好好看啊!!

【FGO】

cp是双贞(贞德X贞德alter)含部分女主盾描写
充满私设与ooc的复健摸鱼(不过很明显失败了)
这鱼体积比我想象得大

藤丸立香做了一个梦,醒来之后跑遍了整个迦勒底。
她只记得视线所及之处一片赤红,无法再看清其他的景象,而她想要逃离也做不到,不知为何被固定在那里,无力地感受着火焰烧灼全身。剧痛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保持清醒,到后来却又让她意识模糊,原本建筑燃烧之类的声音变了调,变得像是风声,又像是人群声,也可能只是她在耳鸣。
立香在几乎窒息的时候才终于醒来。她抿嘴从床上坐起,将原本就没有溜出喉咙的惊叫彻底咽下,而后迅速换好衣服跑出房间,去寻找这段梦境的真正主人。
这位肩负拯救人理重任的少女清楚,她刚刚所看到的并非单纯只是一场梦,而是属于某位和她缔结契约的从者,那是从者曾经经历过的真实记忆。梦里的火焰阻碍了她的认知,除了那个人被大火吞噬之外,其他的信息立香一概不知。于是她把每一个可能和火沾边的从者都找了个遍,从复仇之焰从未熄灭的共犯者到化身为龙吞吐烈焰的痴情少女,甚至连能使用火炎攻击的那位库丘林都被找上门仔细询问。贞德是最后一个被询问对象,她在回答之后听到了从远处传来的“master”“安珍大人”之类的饱含沉重心意的呼唤声,于是圣女大人掩护着可能会成为受害者的御主逃到达芬奇的工坊避难——万能之人声称“其实看到了立香在和清姬搭话时如何从接触演变成逃跑的全过程,但是因为觉得很有趣所以没有插手”之类的事情已经是后话了。
“立香在这种时候相当死脑筋呢。”少女讲述了事情的全部过程后达芬奇好笑又担忧地叹口气,得到这句明显不是褒义评价的立香只是嘿嘿一笑,转而认真地看着工坊的主人。
“那么达芬奇酱有没有头绪呢?”
于是这位天才又叹了一口气。
“既然都能找到复仇者,那么为什么不想想另一位呢?迦勒底又不是没有那位从者,而且你连原型都找过了。”
立香的笑容收敛了一些,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像是在老师面前连基础计算都出现错误的学生一样困扰地低下头。聪慧却严苛的老师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等着对方给出解释。
这是理所当然的吧。
被火焰吞噬却无法逃脱、疑似建筑燃烧的声音、以及可能是人群的声音。
怎么想都是那位复仇者过去经常念叨着的自己被处以火刑的最后一刻吧,虽然现在她已经认识到了自己并没有过贞德本人的经历,但是由圣杯所赋予的认知与起源影响梦境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也想到了可能是alter,但是她自从接受我的召唤之后就在躲着我,很少和我说话……今天也是,我去找她的时候她已经不在房间了,问了其他人才知道她去狩猎飞龙了……”
达芬奇几乎笑了出来。她摸了摸立香的头以示安慰,仔细分析又是什么存在惹恼了那个别扭的复仇者,以至于都迁怒到了立香身上,想来想去应该还是贞德本人要比她自己来的早得多这件事。明明她还说过要和圣女互相无视,结果对方没什么大反应,自己却先生气了。不过这应对方式听起来倒是干劲十足啊,主动去狩猎自己需要的魔术素材什么的。但愿龙之魔女能对飞龙温柔一些,别只顾着发泄完全忘了牙齿很脆弱,即使是魔物的牙齿。
“呐,达芬奇酱……我想问一个问题。”
年轻的御主依旧低着头,她审视着自己的双手,那上面原本有着骇人的烧伤痕迹,是她为了拯救某个少女所留下的,现在却已经被魔术治愈恢复,再加上之后又不断添加的各种细小伤口,几乎看不出最开始的伤痕形状。
“半从者也会做梦吗?”

“你来干什么?”
当贞德alter终于取下第一根完整的龙牙时,贞德出现了。原本就心情不佳的龙之魔女冷着脸用长剑指着圣女,却又把圣女身后突然窜出的飞龙烧成了碳。
贞德依旧是游刃有余的平常态度,她回头去看了一眼仍在不断燃烧的飞龙尸体,温和地开口道谢。“谢谢你,alter。我来是因为立香正在找你。”
“……哼,是吗?”
对那句道谢表现的嫌恶马上变得微妙起来,贞德alter可能还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只是冷哼一声。她把剑垂下了一些,却没有要收回的意思。“我马上就回去了。”
“还没有得到足够的龙牙吗?那我也一起狩猎吧,两个人的话会快很多的。”
“我前两天说过的话圣女大人是忘了吗?”贞德alter再一次举起剑,语气变得更加不善,贞德见状停在原地,却仍然没有放弃靠近的意思。“别过来,我说过了,你无视我 我无视你就好。”
“那么起码让我把话说完吧。”圣女依旧毫不退让,她无视龙之魔女的全力拒绝继续说了下去,“立香做了一个被大火吞噬却没法逃跑的梦。”
“啊?她觉得这个梦是和我有关吗?”
“嗯。”
“她找我是为了这个?那你回去直接告诉她,不是我。”
“这样啊……我会告诉立香的。”
龙之魔女嗤笑着,圣女却没有对这样露骨的排斥有半分不悦,她的语气甚至变得更加柔和。
“那alter,不提立香的这次梦,你会有回想这段记忆的时候吗?”

上至在迦勒底暂住的各位英灵,下至长期在这里工作的基层人员,即使不清楚护国圣女与龙之魔女之间的具体恩怨,也明白两人虽然看上去立场相对但是相处还算和谐,起码不像伊什塔尔和恩奇都那样总有各种理由打一架。两个人最常见的情况是贞德好脾气地搭话而alter全力嘲讽回去,可是今天局势却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但凡是在食堂吃晚饭的人都看到了贞德直奔alter而去的果断身姿,以及视线对上的那一刻alter转身离开堪称落荒而逃的背影。虽然这一切只发生在十几秒之间,但已足够让人们相信勇敢无畏的贞德小姐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藤丸立香!!”
作为胜利导火索的立香听到房门开启声时首先看到的是贞德alter气急败坏的脸。已经见过各种各样从者的御主没有害怕的意思,她放下已经抱了很久的芙芙,好心情地打着招呼。“好久不见,alter!这好像是你第一次主动来找我呢——不过能不能把武器先放下呢,我不记得最近做过什么让你生气的事情啊?”
“你故意的吗!”
“等……房间里禁止使用宝具!!”
也许没有换下魔术礼装正是在为这一刻做准备,立香迅速离开床边,她对着贞德alter举起右手,后者死死地盯着三条发光的令咒许久才把武器收起,却依旧是一触即发的盛怒模样。上一秒还在谨慎自卫的立香马上靠了过去,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像极了某个惹人烦的圣女,于是贞德alter又差点把房间给烧穿。
又过了好一会儿,两个人终于能面对面地坐着交流。贞德alter依旧瞪视着立香,对方只是回以一个疑惑的眼神,无辜地开口。“为什么这么生气,alter?”
“……是你让那家伙来找我吗?”
大抵是觉得这个少女的确是单纯到可怕,一味置气也得不到相应的回复,贞德alter的语气和缓了一些,但依旧带有“不说实话就烧了你”的恐吓意味。立香认真想了想,最后摇摇头,“我的确是告诉贞德转告你一声,不过没想到她会直接去找你。”
于是复仇者更加生气了,她站起身抓住立香的肩膀,居高临下地教训着自家御主,“你是笨蛋吗?!为什么找她?”
“毕竟我想问的事属于个人隐私,总觉得让别人知道不太好,出于各种考虑我才拜托贞德的……”立香笑得有些尴尬,她举起手挡在距离还在不断缩小的两人之间,但很明显并没有挡住alter那几乎可以杀死人的锐利眼神。“alter的表情好吓人啊。”
“告诉她才是最差劲的选择啊!”
“对不起,以后有事会直接找alter的,所以alter能后退一步吗?我有点害怕……”
“哈?我看你倒是挺放松的?”
“不……总而言之抱歉……”
“……真的是,最糟糕的选择了啊。”
贞德alter的怒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她很快松开手重新坐下,兴趣缺缺地看了几眼立香房间里的摆设,最后侧过头去看门,用极少见的平静语气开了口。“找到梦的主人了吗?”
“……嗯,是玛修。”立香收起了笑容,有些犹豫地回答,想着接下来如何接受贞德alter的提问解释为什么玛修会梦到这种场景。那场火灾直到现在也依旧是这位后辈挥之不去的阴影,立香不想一次又一次地揭开这道伤疤,无论玛修是否在场。
“哼,那个孩子也会做这种梦啊。”
“……诶诶。不过我已经找过她了,不用担心。”
“我说你啊,要是那么担心她的话现在就去找她啊?……你那是什么表情,我在你印象里是笨蛋吗?”
“不是不是,alter在我印象里是一流从者哦。”
复仇者转过头表现出了极其强烈的不满,可是这一次立香没有了刚才的危机感,只是垂眼温和地笑。
只会直线突进的复仇者这次主动绕开了。
就算alter再怎么排斥贞德,也总会在某些自己都不曾在意过的细节表现出和那个圣女相同的地方。
如果从头说起的话,alter在法兰西的时候就知道了自己并非是贞德的侧面,她清楚自己不是贞德的反转,而是借由贞德灵基得以出现的存在。不管贞德怎么想,alter可是明确认为两个人是不同的,她说过的无视就是这个道理,虽然听上去很伤人,但毫无疑问她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固执地告诉贞德【我并非是你的另一存在,你不需要为我考虑些什么】。但是现在alter却没有像她说的那样坦荡,她正在全力地推开贞德。
就比如刚才在食堂……
“喂,你笑什么这么恶心?”
“诶?抱歉。”
立香有些惊讶地抬起头摸摸自己的嘴角,放手时却毫不掩饰自己的笑容。
“嗯——我其实和玛修约好了今晚一起睡哦,因为觉得alter会过来所以才改变计划的。”
“……”
“这是玛修说的哦,(看到食堂那一幕之后)【感觉alter小姐今天会来主动找前辈呢,趁这个机会好好交流一下吧】。有这样一位善解人意的后辈真好啊。”
“……我早就想说了,你这家伙一提起shielder就会变得很烦人。”
“这说法可真是过分啊。”立香不以为然地耸肩,表情认真起来。“所以我现在想和alter好好交流一下,有些事情我想听alter亲口告诉我。”
“麻烦死了快点说。”
“alter为什么那么排斥贞德?每次贞德找你的时候你都会躲开。”
“啊?我躲她?”贞德alter翻了个白眼,“我为什么躲她,别开玩笑了,一点都不好笑。”
这位avenger小姐实在是太过好懂,以至于总是和各种难缠英灵交流的立香一时间不知道回答什么才合适。权衡利弊之后立香决定放弃套话,想到接下来要说的问题又提心吊胆起来。“好吧,那我问另一个问题……alter讨厌我吗?”
“……”
“怎么说呢,alter自从接受召唤之后总是会刻意避开我。”立香清了清嗓子,有些紧张地看着贞德alter挑眉。这个微小动作是alter情绪发生变化的表现,但是遗憾的是多数时候代表复仇者的心情变得更糟糕了。“我想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做过什么让alter生气的事。”
“……我没有讨厌你。”
果不其然贞德alter开始变得烦躁,但是立香还在想如何回避下一场主从拉锯战时发现alter的不满并不是针对她产生的,总是心口不一的复仇者这次闹别扭的时候给出了正面回复。难得的坦率让立香颇受鼓舞,于是她又进一步问道,“那alter为什么要避开我呢?”
“……”漆黑的复仇者没有说话,只是神情不悦地凝视着某处,而能让她强烈不满却又无处发泄的,在迦勒底只有一个人。
结果这不是又绕回到了上一个问题吗?立香哭笑不得地想,试探性地开口。“alter,是不是因为贞德?”
贞德alter转而直直地盯着立香,立香咬咬牙,把自己的猜想一口气说了出来。
“是不是因为我和贞德的关系很好所以你为了避开她而躲着我?”
三分钟后,人类最后的御主再一次逃到达芬奇的工坊避难,而这次担任护卫的依旧是迦勒底最强堡垒。
“在我所有的学生里,立香你也许不是最敏锐的,但毫无疑问是最擅长自保的呢。”达芬奇好笑地看着刚刚逃过一劫就忙不迭地给玛修发信息的立香,“除此之外,贞德出现的速度和时机也是……你是提前做好准备了吗?”
“嗯,我觉得alter也应该和贞德交流一下,所以告诉玛修提前通知贞德,不过通知是我写的就是了。”立香似乎已经结束了通讯,长出一口气,“如果能借着这个机会让alter对贞德好一些就好了。”
“如果有这么顺利就好了啊。不过你怎么写的通知?”
“我想想……【打扰了贞德小姐,请问能把你家的alter小姐带回去吗?】”
万能之人愉悦地笑出了声。
“立香在激励他人这方面也是一流呢,不过你最好祈祷alter不会知道你是这样通知贞德的哦。”
“啊哈哈,玛修一定会提醒的啦。”

“alter,你想对立香做什么?”
贞德alter冷眼看着那抹橙色逐渐远去,而白色的老好人站在自己面前,一头雾水又耐心十足地开口劝解,但是手中的旗帜一点都没有放下的意思。
“你们两个是合伙来惹我的吗?”
贞德alter低吼着,无端受到指责的贞德有些委屈地皱眉。“发生什么了?我是刚刚才知道alter在这里的。”
“你怎么知道的。”
“这不是重点,alter。”耿直的裁定者这次绕开了话题,以复仇者再熟悉不过的坚毅态度开口。“我也想和你好好谈谈。”
“好好谈谈?那就麻烦圣女大人把武器收起来。”也许是想彻底做个了断,也许是单纯被御主惹怒到了一定程度,贞德alter没有逃跑,反而几步走上前抓住了银白色的旗杆,几乎零距离地瞪视着贞德。圣女依旧没有动摇,复仇者能在毫无波澜的苍蓝色眼眸里看到自己与对方相同却盛怒的脸。
贞德alter突然笑了起来。
“啊啊——就这样吧,圣女大人,举起你的圣旗,我和你好好谈谈。”

虽然冠有alter之名,贞德alter却似乎无法在任何方面称为贞德的完美反转。复仇者的存在源于某个人的愿望,借由圣杯塑造的形体与原型之间的差别显而易见,就连作为从者而言最基本的作战能力也是,即使数值相似甚至更强,贞德在战场上的实际表现要比贞德alter优秀得多。
圣女最初只是个普通人,她想要守护自己的国家才选择了战斗,却又因此遭到背叛。于是龙之魔女认为自己的诞生理所当然,可是最后却发现自己的憎恶与绝望不过是他人所强加的执妄,一切都不过是场只有自己喝彩的黄粱一梦。无论是否愿意,她永远都要为这既不属于自己又专属于自己的地狱呐喊复仇,可是自己的原型,本应该才是这份憎恨主人的原型,却从始至终不曾怨恨过任何人,甚至直到成为死后成为从者,都坚持着生前的信念。
这才是贞德alter恼火的真正原因。
——因为不曾怨恨圣女才能站在这里,因为永远怨恨复仇者才能站在这里。如果连她都没法超过,如果连她的执念都不能驳倒,该如何证明自己的存在意义。
但是赢不了啊。
“是我赢了,alter。”
尽管依旧完整,贞德和贞德alter都清楚这面圣旗已经没法再次发动宝具了,但是圣女依旧紧紧抓着旗杆不曾放手。正如同过去为了守护国家而冲锋在最前线,她这次也毫不犹豫地冲向了漆黑的复仇者,而后将对方扑倒在地,横过圣旗固定住贞德alter的肩膀,用空着的左手按住了那面邪旗。确认复仇者已经无法起身之后贞德稳住了自己的气息,就像半个小时之前alter那样近距离凝视着那张与自己相同的脸。
“你现在可以听我说话了吧。”
无论如何也赢不了啊。
“……圣女大人想说什么呢。”
“那首先,回答我alter,你会做那个梦吗。”
贞德alter松开旗帜,用手臂遮住自己的脸。
“呵呵呵……答案不是再清楚不过了吗?当然有过。”
圣女大人一再追问这件事,可真是恶趣味啊。

她在哭吗?
贞德松开左手,以对方无法察觉的轻柔力度去抚摸alter的银色长发。
如果我真的是圣女就好了,那我就知道该如何安慰她了。
“梦到这些一定很痛苦吧……对不起,alter。”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圣女大人,明明无视我就好,结果现在连我的起源都要否定了吗?”
复仇者遮住了大半张脸,但是比起一如既往的嘲讽语调,过于僵硬的嘴角弧度更加真实地反应着复仇者的情绪,也让裁定者更加难过起来。
无时无刻不为这场地狱复仇喝彩的alter竟然会这样嘲讽他人认同这份痛苦,alter一定很讨厌作为原型的自己吧。
“不是。”
贞德稍微加重了力度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动作,alter因此抿紧了嘴。
“你突然干什么……”
“alter的存在没有任何错,但是却因为我如此痛苦。”原本就过于温柔的声音此时听来几近缥缈,像是在哄年幼孩子入睡——也许圣女生前的确这样做过,但那样平静和缓的时光alter不曾拥有也想象不到。“alter的梦是什么样的呢?”
“……一切都在燃烧,空气中是木炭和肉烤焦的味道,能听到的只剩下令人不快的惨叫声,火焰像是随着呼吸进入身体烧灼着五脏六腑……想问什么呢,我和你不是都遭受了这场火刑了吗。”
当然不一样。
复仇者低低地笑起来,听上去却更像是哭声。贞德安静听着复仇者的话,而后收起圣旗,俯身抱住alter。
“我的生命是以火刑宣告结束的,但是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主,也没有怨恨过我的国家。你所经历的,大概是吉尔所想的、掺杂了憎恨与绝望的终结吧。”
即使是贞德这般的忍耐性格也不会否认当时的痛苦,但是于贞德而言,这是她的终结,也仅仅是她的终结。年幼在乡下的淳朴生活、一路上主的指引、所有共同作战的同胞……这些才是她更加重要的记忆,而现在她可以继续战斗下去,那么曾经的痛苦于她而言更加微不足道。但是alter不一样,地狱是她无法舍弃的起源,复仇者的身份使她受困于此,alter能做的,只有永远回味着这份绝望。
“对不起,因为我而让你经历过这样的地狱。”
贞德alter大声笑起来,说话时的声音却变了调。
“奇怪的圣女大人,我想听到的是那些家伙的忏悔,可不是你的道歉。”
那些家伙是指谁呢?除了已经成为英灵的自己,过去的人都已经不在了啊。
贞德收紧了手臂。
“alter,你讨厌我吗?”
“我讨厌你。”
贞德没有抬头,头上传来的声音听起来不太真切。
“圣女大人永远都是不懂得何为憎恨的讨厌模样,然而我却无论如何也赢不了你这样的家伙。”龙之魔女的声音迷茫而痛苦,对圣女的所以情绪在此时毫无保留地宣泄出来。“就算我和你不是同一个人,但是我依旧是你的别侧面。复仇是我唯一的愿望,我一直都在模仿你应有的怨恨,但是你从没有回头承认过这一切。如果……如果我连你都赢不了,那我……”
“alter。”
那样的声音实在是太过让人心疼,贞德阻止了复仇者的自我怀疑。她移动了一些,在贞德alter的耳边轻声开口。
“就算是现在我也没有后悔,我不会去怨恨谁,但是这不意味着我会去否定你的存在……尽管最开始是由于他人的愿望而诞生,但那并不是你行动的唯一标尺。这里已经不是法兰西了,alter,那个愿望已经不会再束缚你了。”
“你为什么会做到这地步……”贞德alter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喑哑,“我于你而言难道不是别扭的存在吗……”
“没有的事。”
贞德埋首在alter的脖颈处,让她感受到自己摇头的动作。
“我想,我应该比任何人都要高兴吧。”
最开始很惊讶,因为不曾想过自己会有这样的反转。但是在知道了alter为何存在之后,贞德更渴望接触她。
“alter,你不是别人手里发泄怒火的工具,你就是你,即使冠以贞德alter之名,你也无需束缚于此。复仇是被他人赋予的认知,但是alter也一定拥有自己的愿望,那么在这里,alter就按照自己所想行动吧。”
贞德为自己的小小私心笑起来,如果可以的话真希望她能够接受贞德的名字啊,不过这一切都要取决于alter她自己的意志。
“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幸福。”
“老好人也要有个限度。”贞德alter回话,听上去却不再像以前那样嘲讽,“如果我说我的愿望就是创作人类灭亡的地狱呢。”
“这个可不行,不过如果是为了alter去地狱我还是能做到的。真是的,我还是来帮alter找到自己的愿望吧。”
贞德故作困扰地叹口气,身下的贞德alter只是像往常一样笑起来。
“我改变主意了。那就麻烦你陪我走到地狱尽头了,圣女大人——这可是你自己承诺的,可别后悔。”

“晚上好,alter……诶?alter把头发绑起来了?”
“啊?”
几日后的深夜,立香打算去厨房找些热可可时在走廊里正好遇到了两位贞德。立香好奇地看着贞德alter的麻花辫,对方不耐烦地回瞪过来,于是立香迅速转过头去看旁边笑得颇为自豪的贞德,绕开了自己其实对这个发型很感兴趣的话题。
“明天要进行新区域的探索,能麻烦贞德和alter一起来吗?两位搭配的话无论攻守都很有安全感呢。”
“好的,明天我会和alter一起来找立香的。”
“啊知道了。”
两位答应之后离开,立香能够隐约听到两个人的对话,似乎是关于这个发型的。
“我不是说过了我不适合这个发型,以后别绑了。”
“诶?我觉得挺好的啊。”
“那是你适合而已……”
之后的谈话立香辨认不清,但是这些已经足够了。
真不愧是圣女大人。
立香将下滑的外衣向上拽了一些,高兴地想。
等到玛修的头发再长一些的时候,也让她扎一个侧马尾好了。

评论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