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王道

【这里是很长的自我介绍】
基本所有地方都叫FTH/NF王道,称呼随意开心就好
※谨慎关注※产粮少废话多/懒癌晚期但是啥都想写,从未退坑而且入坑飞快。吃什么就想写什么,不会产固定作品的粮
主吃百合,吃的很杂。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嗑不到→例如小时代的里萧,进巨的笠尼,柯南的兰哀/步哀
不会特别在意攻受,吃的cp会有角色交叉但不喜欢贵圈真乱,但是对特(本)定(命)角色会产生all倾向→比如奈叶/灵梦/森大人/琪亚娜/咕哒子/女指挥使(永七)
除去elsanna/肖根/笠尼/奈菲之外,其他的作品没有明显倾向的特殊cp
【东方】本命结界组,除了彼岸组/月都组不拆之外其他可以随意组合→红萌馆随便拉出两个我都吃
【型月】基本都吃,青子X有珠/式X鲜花/师姐X迦南/王X王后放在首位
【少前】15M4/945/11416/1294我嗑爆,吃45ro但是不怎么吃4045/45416
【魔炮】\奈菲妇妇/偶尔也会叛逆地吃一发奈疾,其他的cp觉得有趣就会吃
【崩坏三】主吃樱莲/琪芽/姬德/绀海组,其他的也会吃一下,不过奥托就算了
【永七】请小姐姐们上了指挥使
超模们好好看啊!!

侑她真的好可爱好可爱……

之前说过“如果侑最后被虐惨了的话就写年龄操作AU,澪还活着而且和侑同级,高中生灯子情迷校医侑”(自娱自乐而已)
现在要改一下前提“如果侑被虐惨了而且七海没那么……欠揍的话”
七海灯子出来挨打。

……老实说有点期待

想在放假之前写完魔女集会
然而还是延到了假期
对不起_(:3」∠)_

这两天突然掉进了超模坑,而且喜欢上的大部分还是已经退休的神仙,真的只能说下凡辛苦了……
最喜欢的四位是吉娘娘  女皇  大KK和老狐狸
林德沃女士笑起来不要太勾人🙈🙈🙈

【崩坏3】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五)

cp是八重樱X卡莲,不分攻受
ooc预警,樱使魔化注意
好久不见/因为WPS疯狂吞稿所以重写了好几次,这一节可能会看起来很奇怪



“樱,我想简单问你几个问题。”

吃过饭团之后,想夺回一家之主气势的魔女故作镇定地开口,坐在桌子对面的使魔困惑地眨眨眼,看上去很无辜。“卡莲有什么想问的?”

现在可不是动摇的时候,卡莲抿嘴,更加认真了一些。“我记得下午还在研究药剂,不知道什么时候失去了意识……你知道吗?”

“我想想,卡莲是在冷却药剂的时候坐在椅子上睡着了,所以我直接把你搬到了床上。”

“这样啊……”

“嗯。”

那个时候只是想休息一下来着,没想到居然直接睡着了,看来最近太懈怠了。卡莲惭愧地想,对上樱的视线时突然没了气势。“抱歉,让樱看到这么丢脸的一幕。”

“没什么,反正卡莲的睡脸很可爱。”樱平静地回答,在卡莲想要反驳的时候眯起眼睛,以不容置疑的态度继续说了下去。“比起这个,卡莲会中途睡着难道不是因为最近太累了?”

“累?可是我最近也没做过什么事啊。”

樱摇摇头,指了指自己,有些担忧地看着卡莲。

“卡莲现在还要维持我的魔力,会不会太辛苦了?”

作为卡斯兰娜家族几百年来魔力储备量最充沛的魔女,现在竟然被担心供给一只使魔会不会辛苦,卡莲的心情很复杂。

“樱不要乱想,我只是最近缺乏锻炼而已,和维持契约没有关系。”

“毫无疑问我是你这几年来最消耗魔力的对象,不在意是不可能的。”

樱端起茶杯,试过温度之后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起码让我做一些最简单的事情来作为补偿吧……饮食和睡眠可以积累起一定的魔力,所以卡莲从今天开始必须保持正常的作息饮食习惯,我来监督。”

“睡觉这一点不说……吃饭也是吗?”

“嗯,我去准备,卡莲专心吃就可以了。”

“可是我即使不进食也有足够的魔力来供给……”

喀。

茶杯和木桌接触发出了不小的声音,少女定定地看着卡莲,逐字逐句地说道。

“那也不行。”

……这个家现在到底谁说了算。

卡莲突然有些不解。

“正好,我也有事想问问卡莲。”樱的眼神软了下来,她轻声开口。“不过卡莲不想说的话可以不回答。”

卡莲用眼神示意樱继续说下去,樱的声音更温柔了一些,卡莲的心情却随着她的话语越发低落。

“卡莲梦到了什么?醒来的时候你很痛苦。”

——的确是不想回答的问题呢。

“只是我自己很软弱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卡莲自嘲地笑笑,想要站起来却被樱按住了手。

“说谎,如果只是普通的噩梦卡莲用不着这样回避,明明很难过却要装作不在乎的样子吗?”

“倒不是装作不在乎,而是我的确习惯了,所以只是觉得很累而已。”

“这种事情怎么能习惯呢。”樱的声音依旧温柔,手上的力度却逐渐增大。“我说的【可以不回答】是指卡莲可以不去回想那份痛苦,不是说卡莲在明明难过的情况下可以向我隐瞒。”

卡莲叹了口气。“樱再大一些的时候就会懂了,现在说这些只会让你也难过而已,所以不如不说。”

“当卡莲觉得痛苦的时候我就已经很难过了。”樱站起身,隔着桌子摸摸卡莲的头,就像过去卡莲会对她做的那样。“卡莲会让我做使魔,只是因为当时受伤快要死掉的是我,仅此而已。如果卡莲遇到的是其他动物,我相信卡莲也会做出同样的事……于我而言卡莲是特殊的,独一无二的,但是我于卡莲而言只是形式所迫才缔结契约的普通使魔吧。”

“没有如果,我遇到的就是樱,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那个小家伙。”

望着卡莲的坚定神情,樱笑得有些无奈。

“虽然卡莲这么说我很开心,但是现在完全不是这样呢。我想成为你特别的那个存在,我想完成只有我才能做到的事,那时候卡莲再来夸奖我也不迟。明明已经约好了由我来保护卡莲,现在却因为我太小而得不到信赖,那我只能快点长大来证明自己了。”

你现在所做的一切于我而言都已经是独一无二的了,我想象不到未来你还会为了我做什么。

卡莲愣愣地想,但她依旧相当固执地没有讲出自己的心结,沉默地坐在那里任由樱绕过桌子将她抱住。

“卡莲现在不想说的话我不会强求,不过我只希望你能听进去一点,只是一点点就好……不要这样勉强自己了,偶尔也相信我吧。”

我当然相信你。

卡莲没有说出口,只是伸出手环住了樱相当单薄的肩膀。樱现在还是太瘦弱了,说什么要照顾她,明明自己才是最让人担心的那个。

“一味把我当成小孩子的话,卡莲可是会大吃一惊的。”

“樱今天说过的话就已经让我很吃惊了。”

“这才只是个开头而已。”

樱轻拍着卡莲的后背,不久前才睡醒的魔女又产生了困倦感,几乎在樱的怀里重新睡着。意识朦胧之际樱的笑声不知不觉间变得格外清晰,还没反应过来的卡莲感觉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耳背,热气刺激得卡莲浑身发麻。

“既然卡莲坚持要等我长大才能告诉我的话,那等我长大了无论如何都要老实交代……可不要后悔。”

“!!”

魔女突然又产生了刚才被使魔按在身下的窘迫心理,不过这次成功挣脱了她的束缚退到了几米开外。

“看着你恢复精神比什么都要好,不过感觉卡莲刚才好像又困了,现在再睡一会儿吧。”被挣脱的樱笑得毫不介意,她又一次张开了双臂。“我还可以抱着你睡,就像之前一样。”

樱的确是长大了,各种意义上。

卡莲想起来屋子里只有一张床。

“……我出去冷静一下,樱你去睡觉吧。”

卡莲冲出门的时候嘀咕着明天拜托木匠再做一张床。

如果这个小家伙说的只有她才能做到的事包含这些的话,魔女小姐很可能在她长大成人之前就已经被吓得半死了。

为了准备阶段考周围人纷纷购买了贺银成,结果班长在群里发了一张截图,说是阶段考取消了
有人问消息可不可靠,得到的回答是“隔壁专业的学生都开始卖二手贺银成了,所以应该是真的”

少前13号夏活结束开建造
废狗13号泳装活动开二阶
崩三13号更新2.6

请问13号是什么黄道吉日吗

【崩坏3】那边的卡斯兰娜小姐能不能麻烦你带着你家的那位去买几件衣服

现在插播一篇摸鱼(沙雕)
ooc及私设注意(舰长在某种程度上讲是我本人无误)
是根据大佬说的摸的,随便看看就好
原梗→http://ltgugugugu.lofter.com/post/1f946b5d_12a26914a
真的是很想吐槽这几套衣服了……
是有cp成分的……吧




这是某一天执行日常任务发生的事。

休伯利安号的舰长大概是战舰上胆子最大,或者说最没心没肺的人,这样评价的原因之一在于她总喜欢把白发蓝眼的三人安排在同一队伍里,而且据旁观者称,那位舰长在某个年龄在三位数的妙龄巫女的凝视下依旧可以和三个白毛团子谈笑风生。

但是那天舰长破天荒地把最矮的一个留在了战舰上,让芽衣代替了她的位置,理由是“偶尔想看看帅气的刀剑近战姿态”。同样使用刀剑的巫女当时挑高了眉,右手无声地握在了刀柄上,但是舰长依旧丝毫没感受到生命威胁,高高兴兴地带着三个女武神离开了基地。

卡莲倒不太在意这种事,毕竟舰船上来来回回能见到的女武神总共就那几位,不管和谁分配到一个队伍都不会陌生,再加上她觉得自己是这里年龄最大的人,所以对其他女武神总是莫名充满了长辈的关爱心理,看着这些后辈的英勇身影也算是一种享受。她可以理解自家恋人为什么会那么生气,不过看在舰长为她俩单独准备了一间卧室的份上,卡莲又没有多大不满。

而且最主要的一点是,舰长虽然总是盯着她看,但是接触下来好像对她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想法。

“任务结束,大家辛苦了——”

半个小时之后战场清理完毕,舰长招呼着三个人去树下乘凉休息。八月份即使躲在暗处也热得很,于是舰长又神神秘秘地打开了医疗箱,从里面拿出了几只冰激凌分给各位。卡莲好奇地看了医疗箱一眼,结果发现里面降温用的冰是蓝色的。感觉自己发现了不得了东西的卡莲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最后只能默默坐在一旁心惊胆战地吃着冰淇淋降温——毕竟自家的后代好像正和雷电家的女儿调情,她也不好坐得太近影响人家发挥。

“卡斯兰娜小姐?能麻烦你过来一下吗?”

又过了几分钟,坐在远处的舰长突然这么喊了一句。她平时叫人都是直呼其名,这种称呼还是第一次出现。两个白发女武神齐刷刷抬头,互相看了一眼之后异口同声地冲着舰长喊“舰长你找谁?”

“呃……你们俩都过来。”似乎是想法发生了改变,舰长犹豫了一下这样回答。

“舰长我能带着芽衣吗?”

“等一下视情况而定。”

……这是个什么说法。

卡莲一头雾水地走了过去,而后看到舰长犹犹豫豫地关上了通讯器,又犹犹豫豫地重新打开。这样的动作重复了几次之后她才抬起头看着这两位卡斯兰娜小姐,表情依旧相当纠结。

卡莲总觉得好像见过舰长这种样子。

“呃……叫你们俩过来是有事要商量。”

“舰长是想购买补给吗?”

心直口快的琪亚娜好奇地问,卡莲突然想起来了上次见舰长这么犹豫就是在她去购买精确补给的时候,然后她记得舰长深夜在宿舍下面嚎叫被姬子逮到,被罚打扫了一个星期甲板。

“……我还没有到让琪亚娜帮忙的程度。”舰长有些无语,但是卡莲看得出来她动心了。“我想说的是另一件事……是关于你们亲爱的队友的事情。”

“什么嘛,这么犹豫可真不像舰长。有什么事直说好了,我帮舰长解决。”

琪亚娜大大咧咧地笑起来,舰长在这样极具感染力的笑容下有了些底气,她这次没再关上通讯器,而是打开了一个卡莲见过几次的网站,记得是圣芙蕾雅内部的资料系统。

“是关于这位的……”

屏幕上出现的是八重樱。

“八重樱?舰长你终于知道平时都做了什么吗?”
“喂。”

卡莲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那我直接进入正题了。”

已经做到这一步的舰长终于放下了莫名的顾虑,定定地看着卡莲。卡莲也跟着紧张起来,她挺直了后背,等待着接下来的说辞。

“舰长请说。”

“那么,卡莲·卡斯兰娜小姐。”

“是。”

舰长深吸一口气,诚挚地开口。

“能不能麻烦你带着她去买几件好看的衣服?”

“……”
“……?”

舰长突然放松了许多,表情变得非常微妙,像是在暗示卡莲些什么。

“呀就是那什么……你也知道樱的衣服都有哪些……通常穿的巫女服是很好看啦,不过偶尔会有些奇怪的……”

“……??”

“所以就拜托你了,卡莲。现代着装的搭配可以问问琪亚娜,啊啊,也可以问问芽衣……总而言之请带她去买衣服。”

“……???”

舰长能麻烦你说古英语吗我怎么听不懂。

“舰长就是想说这个啊。”

“当然,我都在意了一个多月了,之前也想拜托德丽莎来着,但是琪亚娜你也知道你大姨妈是什么样的人……”

“啊……也是。”

等等琪亚娜你怎么突然就明白了她在说什么而且你不觉得这样评价德丽莎不太好吗。

舰长和琪亚娜对视了一眼之后陷入了沉默,当事人却依旧在状况外不知道如何是好。

“那个……舰长?”

“嗯,卡莲还有什么想问的?”

“我不是很明白舰长的意思……带着樱买衣服?”

“就是字面意思,按照你的标准买就行了,情侣装挺好的。”

“谢谢舰长……所以到底是为什么?”

舰长的表情又微妙起来,她让琪亚娜先回到芽衣身边,然后有些艰难地解释。“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论,梦境是人潜意识欲望的一种满足,现实中无法实现的愿望会在梦里实现。”

“弗洛伊德?”

“那不重要。”舰长挥挥手,“总而言之,我的意思是梦里见到的东西反应了主人的真实想法,反应了主人的本质……”

“舰长想说的是?”

“卡莲听说过她的某件……裙子吗?”怕卡莲听不懂,末了舰长又补充了几句。“粉色的,她梦里穿过的。”

“舰长你为什么会知道她梦里穿过?”卡莲警觉起来。

“不不不没有特殊原因,单纯是打扫宿舍的时候发现她写过这样的日记,当时放在桌子上没有合起来,所以直接看到了。”

这舰长怎么一直在打扫卫生。卡莲有些怜悯地看着她,看懂这样直白同情的舰长嘴角抽搐着没有解释。“所以卡莲知道吗?”

“这倒没有。”卡莲似乎抓住了舰长话里的重点,“所以舰长的意思是,樱梦里的裙子有问题?”

舰长点点头。

“是指哪一方面呢?”

“我这种直男审美都会觉得奇怪的裙子。”舰长又调出一个名为“爱酱黑科技”的文件夹,打开了名为“还原”的一张图片。

然后卡莲沉默了。

“以梦的形式出现就证明了这种潜意识里的愿望已经凝结成形……说实话我很担心未来还会出现什么样的事情。”舰长揉揉太阳穴,彻底关闭了通讯器。“所以……卡莲懂我的意思了吗?”

卡莲突然明白了之前舰长为什么总是盯着她看,以及即使顶着樱的压力也要接近她的原因。

“……请问我需要买多少。”

“直到改变她的标准为止。”

“明白了。”

舰长站起来对着卡莲举手行礼,卡莲回以一个同样郑重的军礼。

“一切就交给你了,可靠的卡莲·卡斯兰娜小姐。”

“绝不辜负你的期望,舰长。”

恭喜三田老师复明hh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