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王道

【这里是很长的自我介绍】
基本所有地方都叫FTH/NF王道,称呼随意开心就好
※谨慎关注※产粮少废话多/懒癌晚期但是啥都想写,从未退坑而且入坑飞快。吃什么就想写什么,不会产固定作品的粮
主吃百合,吃的很杂。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嗑不到→例如小时代的里萧,进巨的笠尼,柯南的兰哀/步哀
不会特别在意攻受,吃的cp会有角色交叉但不喜欢贵圈真乱,但是对特(本)定(命)角色会产生all倾向→比如奈叶/灵梦/森大人/琪亚娜/咕哒子/女指挥使(永七)
除去elsanna/肖根/笠尼/奈菲之外,其他的作品没有明显倾向的特殊cp
【东方】本命结界组,除了彼岸组/月都组不拆之外其他可以随意组合→红萌馆随便拉出两个我都吃
【型月】基本都吃,青子X有珠/式X鲜花/师姐X迦南/王X王后放在首位
【少前】15M4/945/11416/1294我嗑爆,吃45ro但是不怎么吃4045/45416
【魔炮】\奈菲妇妇/偶尔也会叛逆地吃一发奈疾,其他的cp觉得有趣就会吃
【崩坏三】主吃樱莲/琪芽/姬德/绀海组,其他的也会吃一下,不过奥托就算了
【永七】请小姐姐们上了指挥使
超模们好好看啊!!

……我周五考完试就更新🌝

啊要到圣诞节了

有一篇关于万圣节的樱莲还没有写完🙆(说好的学习呢.jpg)


只是个人的关于终将动画的一些唠叨而已

垂死病中惊坐起,谈笑风生又一年

我终于想起来自己还有老福特账号来着(不是)

这次还是关于终将的一些个人废话而已,真是对不住关注我的朋友们了……话说我原来以为会掉粉掉光诶hhhh你们是天使吗hhhh嘛有人可能是忘了还有我这个关注者了,现在取关也是来得及的,因为最近是真的挺忙的,老福特这一个月基本没上过,更不知道何时才有心力去写(茶


※我是佐侑保护协会的一员

※动画我可以给七十分,吸引新人够了,要理解终将的话最好去看漫画


终将的动画现在出了五集,虽然总会调侃浴霸实在是太亮了,但这根本不算多大事。最严重的是情感表现问题,再加上开播时大量的“七海灯子出来挨打”“佐拥侑抱”之类之类,现在就已经有人对七海的印象非常不好但是理由却偏了十万八千里(

花田本身擅长的就是外放的情绪表达,所以和小南极相性很好,那种青春感真是无敌啊。但终将里的角色出于很多原因总是在克制情绪,多数时候非常内敛。用外放不加收敛的细腻去强拗内敛克制的细腻,单看没觉得有什么,一对比差别就太明显了……


侑的冷淡和活泼一点都不冲突,她也会和朋友说笑,也会有害羞惊讶的时候,但是情绪起伏终究是不大的,在恋爱方面则是完全没法心动而特别性冷淡。她渴望“特别”,但她不是不明白而是没切身感受过,所以憧憬之上更多的是困扰。漫画里在偷看告白那段给了男生一个特写,侑看到了一个人在为自己的“特别”鼓起勇气时有多么耀眼,所以当时她一方面觉得“真好啊”,一方面又为自己不可能有这样的时刻而难受。动画里的侑就只剩下憧憬了,和后面的侑一对比简直精分。这个只是简单举例,动画加的红晕特别多(但是她可爱,我爱她)


灯子带着多年的假面现在已经掩藏得很好了,除非她主动卸防或者知情者戳到她的痛处,否则她永远都是那个完美的【七海澪】。虽然灯子早早就开始靠近侑,但前期她并没有完全依赖侑,而是一点点地因为侑的温柔包容而放肆起来。所以在仍有保留的时期亲侑时会脸红,她在紧张的同时又在克制紧张……动画的弹幕一堆人刷“谁相信你的鬼话”是有一定道理的,灯子克制的表现一旦消失那看上去可就真是情场熟练的老油条了


如果侑和灯子仍可以靠着大篇幅的描写而保持部分原有的形象的话,沙弥香真是太让我心疼了——啊,我指的是动画的塑造方式,沙弥香让我觉得多余的怜惜都是对她的一种亵渎

我有一个朋友在看过动画之后和我说“我也觉得七海灯子需要挨打了”“第二话感觉很像是七海知道佐伯喜欢她并且利用这份喜欢”“怪不得说佐拥侑抱”


为什么?除了灯子其实和侑有不同意义上的性冷淡、除非挑明否则不会去想(厌恶“喜欢”所以不会主动考虑“喜欢”)这一点之外,动画里的沙弥香真是太明显了,再加上灯子希望她让步时的表现,真是一出三角大戏(。)明明沙弥香自己的表现从来都不是那样黯然神伤的暗恋者,无论是对灯子的喜欢等待,还是对侑的敌意嫉妒,她永远表现得那么得体那么骄傲。她等待时优雅自尊,她认输都高贵优雅,谁不爱这个永远昂首挺胸洒脱女人呢。


她有自己的尊严,最初从灯子特别偏向这个一年生就有所不满了,就算答应灯子还给侑自己的稿也只是礼貌表面上的让步(所以一和侑私底下接触就完全不示弱,但也不会那么扭曲);槙的那些话确实让她不爽,但是她可没那么暗搓搓地嫉妒,后面那个特意重重地放文件也是,明明漫画里看着更多的是文件太多太重了所以“咚”地一下,就算有情绪也不是……花田我求求你女性的细腻不意味着要这种暗搓搓的嫉妒啊(卑微地留下眼泪.jpg)



侑她真的好可爱好可爱……

之前说过“如果侑最后被虐惨了的话就写年龄操作AU,澪还活着而且和侑同级,高中生灯子情迷校医侑”(自娱自乐而已)
现在要改一下前提“如果侑被虐惨了而且七海没那么……欠揍的话”
七海灯子出来挨打。

……老实说有点期待

想在放假之前写完魔女集会
然而还是延到了假期
对不起_(:3」∠)_

这两天突然掉进了超模坑,而且喜欢上的大部分还是已经退休的神仙,真的只能说下凡辛苦了……
最喜欢的四位是吉娘娘  女皇  大KK和老狐狸
林德沃女士笑起来不要太勾人🙈🙈🙈

【崩坏3】魔女集会で会いましょう(五)

cp是八重樱X卡莲,不分攻受
ooc预警,樱使魔化注意
好久不见/因为WPS疯狂吞稿所以重写了好几次,这一节可能会看起来很奇怪



“樱,我想简单问你几个问题。”

吃过饭团之后,想夺回一家之主气势的魔女故作镇定地开口,坐在桌子对面的使魔困惑地眨眨眼,看上去很无辜。“卡莲有什么想问的?”

现在可不是动摇的时候,卡莲抿嘴,更加认真了一些。“我记得下午还在研究药剂,不知道什么时候失去了意识……你知道吗?”

“我想想,卡莲是在冷却药剂的时候坐在椅子上睡着了,所以我直接把你搬到了床上。”

“这样啊……”

“嗯。”

那个时候只是想休息一下来着,没想到居然直接睡着了,看来最近太懈怠了。卡莲惭愧地想,对上樱的视线时突然没了气势。“抱歉,让樱看到这么丢脸的一幕。”

“没什么,反正卡莲的睡脸很可爱。”樱平静地回答,在卡莲想要反驳的时候眯起眼睛,以不容置疑的态度继续说了下去。“比起这个,卡莲会中途睡着难道不是因为最近太累了?”

“累?可是我最近也没做过什么事啊。”

樱摇摇头,指了指自己,有些担忧地看着卡莲。

“卡莲现在还要维持我的魔力,会不会太辛苦了?”

作为卡斯兰娜家族几百年来魔力储备量最充沛的魔女,现在竟然被担心供给一只使魔会不会辛苦,卡莲的心情很复杂。

“樱不要乱想,我只是最近缺乏锻炼而已,和维持契约没有关系。”

“毫无疑问我是你这几年来最消耗魔力的对象,不在意是不可能的。”

樱端起茶杯,试过温度之后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起码让我做一些最简单的事情来作为补偿吧……饮食和睡眠可以积累起一定的魔力,所以卡莲从今天开始必须保持正常的作息饮食习惯,我来监督。”

“睡觉这一点不说……吃饭也是吗?”

“嗯,我去准备,卡莲专心吃就可以了。”

“可是我即使不进食也有足够的魔力来供给……”

喀。

茶杯和木桌接触发出了不小的声音,少女定定地看着卡莲,逐字逐句地说道。

“那也不行。”

……这个家现在到底谁说了算。

卡莲突然有些不解。

“正好,我也有事想问问卡莲。”樱的眼神软了下来,她轻声开口。“不过卡莲不想说的话可以不回答。”

卡莲用眼神示意樱继续说下去,樱的声音更温柔了一些,卡莲的心情却随着她的话语越发低落。

“卡莲梦到了什么?醒来的时候你很痛苦。”

——的确是不想回答的问题呢。

“只是我自己很软弱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卡莲自嘲地笑笑,想要站起来却被樱按住了手。

“说谎,如果只是普通的噩梦卡莲用不着这样回避,明明很难过却要装作不在乎的样子吗?”

“倒不是装作不在乎,而是我的确习惯了,所以只是觉得很累而已。”

“这种事情怎么能习惯呢。”樱的声音依旧温柔,手上的力度却逐渐增大。“我说的【可以不回答】是指卡莲可以不去回想那份痛苦,不是说卡莲在明明难过的情况下可以向我隐瞒。”

卡莲叹了口气。“樱再大一些的时候就会懂了,现在说这些只会让你也难过而已,所以不如不说。”

“当卡莲觉得痛苦的时候我就已经很难过了。”樱站起身,隔着桌子摸摸卡莲的头,就像过去卡莲会对她做的那样。“卡莲会让我做使魔,只是因为当时受伤快要死掉的是我,仅此而已。如果卡莲遇到的是其他动物,我相信卡莲也会做出同样的事……于我而言卡莲是特殊的,独一无二的,但是我于卡莲而言只是形式所迫才缔结契约的普通使魔吧。”

“没有如果,我遇到的就是樱,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那个小家伙。”

望着卡莲的坚定神情,樱笑得有些无奈。

“虽然卡莲这么说我很开心,但是现在完全不是这样呢。我想成为你特别的那个存在,我想完成只有我才能做到的事,那时候卡莲再来夸奖我也不迟。明明已经约好了由我来保护卡莲,现在却因为我太小而得不到信赖,那我只能快点长大来证明自己了。”

你现在所做的一切于我而言都已经是独一无二的了,我想象不到未来你还会为了我做什么。

卡莲愣愣地想,但她依旧相当固执地没有讲出自己的心结,沉默地坐在那里任由樱绕过桌子将她抱住。

“卡莲现在不想说的话我不会强求,不过我只希望你能听进去一点,只是一点点就好……不要这样勉强自己了,偶尔也相信我吧。”

我当然相信你。

卡莲没有说出口,只是伸出手环住了樱相当单薄的肩膀。樱现在还是太瘦弱了,说什么要照顾她,明明自己才是最让人担心的那个。

“一味把我当成小孩子的话,卡莲可是会大吃一惊的。”

“樱今天说过的话就已经让我很吃惊了。”

“这才只是个开头而已。”

樱轻拍着卡莲的后背,不久前才睡醒的魔女又产生了困倦感,几乎在樱的怀里重新睡着。意识朦胧之际樱的笑声不知不觉间变得格外清晰,还没反应过来的卡莲感觉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耳背,热气刺激得卡莲浑身发麻。

“既然卡莲坚持要等我长大才能告诉我的话,那等我长大了无论如何都要老实交代……可不要后悔。”

“!!”

魔女突然又产生了刚才被使魔按在身下的窘迫心理,不过这次成功挣脱了她的束缚退到了几米开外。

“看着你恢复精神比什么都要好,不过感觉卡莲刚才好像又困了,现在再睡一会儿吧。”被挣脱的樱笑得毫不介意,她又一次张开了双臂。“我还可以抱着你睡,就像之前一样。”

樱的确是长大了,各种意义上。

卡莲想起来屋子里只有一张床。

“……我出去冷静一下,樱你去睡觉吧。”

卡莲冲出门的时候嘀咕着明天拜托木匠再做一张床。

如果这个小家伙说的只有她才能做到的事包含这些的话,魔女小姐很可能在她长大成人之前就已经被吓得半死了。

为了准备阶段考周围人纷纷购买了贺银成,结果班长在群里发了一张截图,说是阶段考取消了
有人问消息可不可靠,得到的回答是“隔壁专业的学生都开始卖二手贺银成了,所以应该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