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王道

【这里是很长的自我介绍】
基本所有地方都叫FTH/NF王道,称呼随意开心就好
※谨慎关注※产粮少废话多/懒癌晚期但是啥都想写,从未退坑而且入坑飞快。吃什么就想写什么,不会产固定作品的粮
主吃百合,吃的很杂。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嗑不到→例如小时代的里萧,进巨的笠尼,柯南的兰哀/步哀
不会特别在意攻受,吃的cp会有角色交叉但不喜欢贵圈真乱,但是对特(本)定(命)角色会产生all倾向→比如奈叶/灵梦/森大人/琪亚娜/咕哒子/女指挥使(永七)
除去elsanna/肖根/笠尼/奈菲之外,其他的作品没有明显倾向的特殊cp
【东方】本命结界组,除了彼岸组/月都组不拆之外其他可以随意组合→红萌馆随便拉出两个我都吃
【型月】基本都吃,青子X有珠/式X鲜花/师姐X迦南/王X王后放在首位
【少前】15M4/945/11416/1294我嗑爆,吃45ro但是不怎么吃4045/45416
【魔炮】\奈菲妇妇/偶尔也会叛逆地吃一发奈疾,其他的cp觉得有趣就会吃
【崩坏三】主吃樱莲/琪芽/姬德/绀海组,其他的也会吃一下,不过奥托就算了
【永七】请小姐姐们上了指挥使
超模们好好看啊!!

Beau Comme Le Soleil【君似骄阳】

很健全的奥露西娅x女指
标题来源于音乐剧巴黎圣母院  虽然到后来已经和标题没什么关系了……
看了奥露西娅路线后在图书馆笑出声,虽然觉得那个男人渣得很不走心但还是看得很愉悦,所以决定写了。
轻度的SM可是一种调情。

在奥露西娅还不像现在这样执着于爱的时候,她的第一个角色就是音乐剧《巴黎圣母院》的女主角爱斯梅拉达,那位纯洁得不识得男人的真面目,一味沉浸在爱情里的美丽又无可救药的女人。
这是最初帮助奥露西娅记住台词的老师的评价。当时那位五十多岁的和蔼老人将奥露西娅当成自己的孙女来疼爱,语重心长地告诫她踏入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前要学会保护自己。“你的美貌和纯粹一定会让男人们垂涎三尺,他们会像弗比斯一样企图用甜蜜的谎言让你迷失自我堕入情网。我希望你能做出和爱斯梅拉达不同的选择,看穿绅士的外表下到底有多少是欲望多少是真心,慎重地选择自己的伴侣。你资质不凡,本应站在舞台上万众瞩目,我不希望因为那些混账让你失去绽放光芒的机会。”
当年的少女有没有听进去已经不得而知,现在的【恋人】倒是很享受从男人那里得到独一无二的爱——当然也不仅限于男人。
这周四奥露西娅有一场音乐剧,还是巴黎圣母院,还是饰演女主角。而这次饰演弗比斯的男演员在前几天排练时给了她一封热情洋溢的求爱信,希望音乐剧结束之后和她交往——不过她昨晚拒绝了,因为她见到了弗比斯和别的女人吻别。她用很温柔的方式拒绝了他并和善地告诉他什么才是爱,毕竟音乐剧还没公演,可不能打消弗比斯的热情。
既然想要给我爱的话,那么就应该只爱我一个人不是吗?就应该只注视着我不是吗?最近的男士们真是轻浮得过了头呢,一个个都是这副样子,看来需要让他们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爱。
啊啊,爱,多么伟大的存在啊,那样炽热,那样真实,那样耀眼!这样的存在本就该是唯一的,至高无上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生出两份爱呢!
谁才是拥有爱的人呢?
奥露西娅的终端响了起来,是指挥使发的全体通知内容,只有短短的一句话。
【今天温度较高小心中暑——指挥使。】
目光所及之处没有拥有爱的人,但是还不知道什么是爱的人倒是就在这里呢。
依旧赞扬着爱有多美妙的爱斯梅拉达在走廊里轻快地唱着歌,期待着弗比斯领悟到了爱的真谛后在正式演出时能带给她怎样的惊喜,引得周围的男人驻足观望,她只是笑着接受他们的目光,就像当年那样单纯。
Il est beau comme le soleil (他艳如骄阳)
Est-ce un prince, un fils de roi (似王子,天之骄子)
Je sens l’amour qui s’éveille (我感到爱在苏醒)
Au fond de moi (在我心底)
Plus fort que moi (征服了我)
Il est beau comme le soleil (他艳如骄阳)
C’est un prince, un fils de roi  (是王子,天之骄子)
De roi… Je crois (我相信  如此)

正如她的称号【恋人】,奥露西娅从来没有消退过寻求爱的热情,也从来没有因为某段爱而失意煎熬。
指挥使一边写着报告,一边听着从外面传来的奥露西娅的歌声。这周有一场奥露西娅主演的音乐剧,她可能是正在练习。从声音来看她心情愉悦,丝毫没受刚分手的影响,不如说,她这么高兴很可能是因为找到了新的恋爱对象。
虽然知道她对爱的热烈追求可是没想到会这么迅速啊。
指挥使一边检查文件一边想。
总感觉她追求的已经不再是爱了……
“队长~你在吗?”
那个独特的磁性声音从门口响起,指挥使放下笔,从高高垒起的文件后面举高手臂。“我在这里,有什么事吗?”
“哎呀,你这是在捉迷藏吗?”她走近少女,笑了起来,在这有些闷热的工作室里听着格外舒服。“队长看上去工作很忙嘛。”
不熟悉的人可能会被这位美丽女性的调笑迷得晕头转向,熟悉的人可能会被这样高涨的兴致吓得脊背发寒地逃走,而指挥使只是同意地点头,也跟着笑了。
“是很忙,不过我马上就整理完了。”
看来心情是真的很好啊。
“那我就直接告诉队长吧,音乐剧在周四晚上七点开始,可别忘了哦?我现在是来给你门票的。”
“啊啊,谢谢你,我前两天想在网上订票的时候已经卖光了,正愁怎么办呢。”
指挥使确实很想看看这位在战场上格外利落的神器使在舞台上会如何表现,所以她高兴地接过门票,不出意外地发现对方很满意这样的反应。
“可别忘了哦~如果开演时我没在第一排发现你的话,不管你在哪里做什么都会把你直接绑过来。如果你想的话,我还可以单独演给你看哦?”
奥露西娅伸出手指点住指挥使的喉咙,向下滑向锁骨后改变方向,指尖用力,沿着锁骨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奥露西娅很确定她听到了指挥使吃痛的吸气声,但是少女只是后退一些,无视了自己的恐吓。
“我一定会去看的,之后会告诉你感想。”
“队长还真是一板一眼,说要告诉我感想什么的~”奥露西娅愉悦地笑着,心满意足地拍拍她的头,转身离开。“像你这样单纯的好孩子已经不多了呢~真是的,小心别被哪个油嘴滑舌的男人拐走了哦。”
“我对恋爱没什么兴趣……而且比起我,奥露西娅才是已经有了恋爱对象吧。”
“……啊啦,你是怎么发现的呢?”奥露西娅停下,优雅地回身,红黑相间的礼服摆动着如同盛放的玫瑰。
“因为你很高兴,只有爱才能让你这么满足。”
“呵呵呵,看来我已经被队长看穿了呢。”她笑得眯起眼,弯腰行礼。
“那我就期待着队长的评价了哦。”

走出门,奥露西娅不禁想象演出结束之后要给指挥使什么奖励,步伐变得愈发轻盈。
【对恋爱没什么兴趣】吗。明明你对全世界都是那么温柔,平等对待所有人呢,这就是所谓的博爱吗?——不对,正是因为她爱的是这个世界,所以才会对世界这么温柔,因为所有的存在,都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啊啊原来如此,只会注视着一样事物,对其他存在都视而不见的温柔少女啊,你不是不懂爱,反而是爱的最纯粹的那一个,只是没把爱献给我而已。
呼呼,当她眼里的存在是【奥露西娅】时,那会是怎样一副景象呢?
这样看来,自己倒是妄图引诱纯洁的爱斯梅拉达的那位混账绅士了。不过我和弗比斯可不一样,我可是很重视那位少女的感受的。
那么,就把你的爱,全部献给我吧。

当那位神器使在舞台上出现时,全世界都不一样了。
指挥使屏住呼吸,她从没见过这样的奥露西娅。
她不再是独占爱的【恋人】,而是纯洁得尚不体会爱为何物,怀着憧憬和迷恋赞扬情人的天真少女。她的眼神那样虔诚而幸福,她的身姿那样轻盈而优雅,爱斯梅拉达就如同太阳一般,照亮了整个剧院。
稍微能理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男性向她告白了。
指挥使专注地盯着奥露西娅,赞叹着。
没有人会不爱这样的女神。
当所有演员站在台前鞠躬时,指挥使才回过神来,站起来热烈地鼓掌赞美。
真的是太完美了。
奥露西娅微笑着,她环视一周后将目光移到了最近一排,与指挥使对视。
而后献上一个飞吻。
指挥使红着脸低头,避开周围人的好奇目光,努力无视他们的起哄声。
不一样,和平时不一样。
指挥使深吸一口气,想让自己冷静下来。
平时的奥露西娅散发着危险气息,指挥使可以熟练地辨认她的言行哪些可以回应哪些可以无视,这样的调戏属于她心情好时的恶作剧,指挥使会礼貌地远离一些,避免自己被卷入什么危险之中。
可是刚刚舞台上的奥露西娅那样惹人爱怜,少女还没回神,女神就如此热烈地注视她。
这个状态的奥露西娅才更危险啊。
【队长,一会儿和我一起回去吧。】
再次抬起头时,女神依旧微笑着,她用嘴型这么告诉少女,下达了不容拒绝的神谕。
嗯,好。
于是被宠爱的少女只能点头答应,视线无法从她身上离开。
看来,爱斯梅拉达再一次被弗比斯的光辉容颜吸引住了呢。
奥露西娅情绪高涨起来,姣好的面容被绯红覆盖,看上去格外让人心驰神往。
那么,准备好体会什么是爱了吗?我亲爱的队长。

“队长,你昨天是遇到什么匪徒了吗?”
今天一起执行任务的是珈儿和丽。刚汇合两位就注意到了自家队长把肌肤遮得严严实实,脖颈上还被可疑的绷带缠住。她刚才抬手的时候袖子滑落了一些,黄金姬看到她的胳膊上有一些伤痕。她还没想好该怎么问,珈儿就先出声了。
“嗯?我昨天去看音乐剧了啊。《巴黎圣母院》是真的很好看,珈儿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去看一次。”
“这样啊,那这些是……”珈儿有些担心地看着指挥使的脖子和手臂,少女注意到了她的视线,倒也没回避。“这些是奥露西娅弄的。”
听到这句话的丽一瞬间怀疑自己的耳朵,她抓住指挥使的肩膀,前后用力摇着。
“你们昨天晚上做什么了?!”
“等一下,丽,你不要这么抓我的肩膀,有点疼……”
“你昨晚是不是也这么对她说的?!真是的她有特殊癖好就算了你这家伙也这样吗?!”
“等一下,你听我解释……”
“别这样!队长会疼的!”
天真如珈儿只是担心指挥使的伤口情况,同情地想被那个【恋人】绑成这样会有多疼。她用力把两人分开,被拦住的大小姐依旧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指挥使。
“丽的眼神真是刺眼啊……”指挥使讪讪笑着,“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了,突然就把我绑住了……”
“你难道就不会呼救吗?”
“那个,总感觉她没有要杀了我的意思,所以就由着她来了……”
“结果不还是癖好问题吗?!既然你都放任她做这些了怎么不大大方方把伤都露出来!”
“阳光照着会很疼啊……”
“队长你这个变态!”

【昨晚的情况】
不知道为什么奥露西娅拉着指挥使回到了她的住所,而后用绸缎将少女双眼蒙住束缚在了椅子上——不过还是好心地放过了她的右臂,毕竟即使这样少女也找不到解开绸缎的方法。
“请问,我做过什么惹奥露西娅生气的事吗?”
因双眼被遮住其他感官变得敏锐起来,指挥使辨别着奥露西娅的方向,最后还是放弃了,等着这位【恋人】发落。
“啊啦,队长不记得了吗?我说过的吧,要在开始时在第一排见到你,结果迟到了呢。如果不是我提前打过招呼的话,队长你就看不到我了哦?”
“抱歉……”
“所以现在是履行承诺的时候了哦,我要单独表演给队长看。”
毫无征兆地,锁骨上传来了有些炽热的触感,带着手套的奇异触感轻轻游移着,指挥使感觉心脏都快要停止跳动了。
“伤好得真快呢。”
奥露西娅喃喃自语,而后停止了触碰,提高了声音。
“对了,队长,我先把我最喜欢的歌唱给你听吧。爱斯梅拉达歌颂自己爱人的歌哦。名字叫做Beau Comme Le Soleil。”
她唱了起来,即使看不到指挥使的眼神她也知道那个少女一定在认真听。
“队长,我的歌唱的好听吗?”
一曲结束,那个身姿高挑的神器使轻弯着腰,在指挥使的耳边轻声问道。
“嗯,很好听。”
少女因为被牢牢绑住而只是红着耳朵偏头躲开对方的气息,由衷地赞赏着,没有要逃跑的意思。
“所以,”
她用唯一自由的右手将缠在脖子上的绸缎向下扯了一些,解放出来的肌肤已经被勒得发红微微肿起。
“能把我放开了吗?”
“不行哦,今天一整晚队长都是我的。这是惩罚也是奖励。”
奥露西娅将绸带收紧,听到对方隐秘的喘气声后兴奋起来。
“今天的夜晚还很漫长哦,队长。”

评论(5)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