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王道

【这里是很长的自我介绍】
基本所有地方都叫FTH/NF王道,称呼随意开心就好
※谨慎关注※产粮少废话多/懒癌晚期但是啥都想写,从未退坑而且入坑飞快。吃什么就想写什么,不会产固定作品的粮
主吃百合,吃的很杂。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嗑不到→例如小时代的里萧,进巨的笠尼,柯南的兰哀/步哀
不会特别在意攻受,吃的cp会有角色交叉但不喜欢贵圈真乱,但是对特(本)定(命)角色会产生all倾向→比如奈叶/灵梦/森大人/琪亚娜/咕哒子/女指挥使(永七)
除去elsanna/肖根/笠尼/奈菲之外,其他的作品没有明显倾向的特殊cp
【东方】本命结界组,除了彼岸组/月都组不拆之外其他可以随意组合→红萌馆随便拉出两个我都吃
【型月】基本都吃,青子X有珠/式X鲜花/师姐X迦南/王X王后放在首位
【少前】15M4/945/11416/1294我嗑爆,吃45ro但是不怎么吃4045/45416
【魔炮】\奈菲妇妇/偶尔也会叛逆地吃一发奈疾,其他的cp觉得有趣就会吃
【崩坏三】主吃樱莲/琪芽/姬德/绀海组,其他的也会吃一下,不过奥托就算了
【永七】请小姐姐们上了指挥使
超模们好好看啊!!

关于女指挥使和安总的那些事【DAY4】

私设ooc/游戏路线剧情/期待原创结局建议不看
前半部分安视角单箭头回忆杀注意  意思就是今天没发生什么事
良心不安的我只敢打个女指tag

“安,醒醒,现在已经六点了。”
“唔……”
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安睁开眼,指挥使就坐在自己的床边。
“早上好,安。”少女只是平静地笑着,与往常无异,“昨天累坏了吧,很少见你赖床呢。”
“……早上好!指挥使!”真没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窘况,安不好意思地坐起想要拉高被子,却发现自己还拉着指挥使的手,于是更加慌张地松手后退,结果重重撞在了床沿上。
“好痛!”
“安你不用这么慌张的。”少女并没有什么惊讶的反应,她只是靠了过来。“我看看有没有受伤。”
“我自己看就行了!”
“那好吧。”指挥使站起,“你先换衣服,一会儿就回去了。”
“嗯……”
指挥使离开了,安一边换着衣服一边回想昨天发生了什么。
昨天……指挥使第一次那么难过,可她还是没在自己面前哭出来。她脆弱的样子就像前两天刚醒来时那样转瞬即逝,放松不超过两分钟就再次站起,说要启动方舟寻找拯救安托涅瓦的方法,告诉自己去帮助留下的工作人员核对现在的神器使数量,而后独自迈进了方舟。几个小时后她回来去找晏华,看过影像后带着自己进入已经沦陷的东方古街,为了能够尽快解决问题竟然一直战斗到了深夜十一点。
她看到雯梓时是什么反应来着……?
好像只是看着雯梓的身体化为光点随风消散,叹息着。
“天命如此。钟函谷先生,这里就交给你了。”
而后就拉着自己回了临时住所,嘱咐自己好好睡一觉,她却打开了战术终端,似乎是要处理中央庭发来的文件工作。
安不知道为什么指挥使会把自己的情绪压抑到这种地步,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把自己逼迫到这种地步。从第一次见面看到指挥使放声大哭安就担心的不得了,可是指挥使在那之后再也没有显露出负面情绪,只是平静地笑,像是世界上已经没有能够让她情绪起伏的存在,她只是按照既定程序运行的机械罢了。而在之后的工作中,指挥使惊人的行动力又让她更加不安。她表现得不像个新人,对所有任务都熟练得可怕,仿佛她已经将这些问题重复了无数次,不需要审阅题目就开始直接运算。在这种冷漠之下她的高效不像是因为怀抱着安托涅瓦和晏华那样拯救世界的理想急于改变现状,只是向着一个混沌的终点,凭着一股信念漠然前行。
她到底想要什么呢?
……自己已经有答案了不是吗。安绑好脑后的蝴蝶结,叹口气。
“指挥使,为什么非要今天建成方舟呢?”
完工的那天晚上,安坐在指挥使旁边吃着宵夜,看着她一刻不停地写着总结时忍不住问出口,少女没有减慢速度,只是笑了起来。
“涅瓦给的这个图纸很珍贵,所以要在时间充裕时完成,之后就没机会再建了。”
“涅瓦?你和她感情还真好呢。”
“嗯。”
她的笑容大了一些,不再是那种漠然的笑,而是发自心底的欣喜,眼神柔软,整个人都明亮起来。
如果那次对话安还可以告诉自己是错觉的话,昨天指挥使的脆弱让她再也无法否认她所看见的——神使永远是那个能让自己的主人动摇的人。
为什么指挥使会喜欢安托涅瓦呢?安胡乱地想,如果说相处时间的话我比较长不是吗?
【安什么都不用顾虑,你只要和我说“想要活下去”,我就一定会去救你。】
这是指挥使给安的承诺,可是她此时无法抑制地去想指挥使是否对安托涅瓦也说过同样的话。
安托涅瓦的话会怎么回应呢?她一定会说“谢谢你,但是如果那一天来临的话,一定要在我失控之前杀了我”吧。
指挥使会答应她吗?
不知道啊。

“让你久等了,指挥使。”推开门,那个少女就站在门外等着,依旧是那副冷静到无法参透内心所想的表情。
“没事 。”她摇摇头,露出了和平时无异的笑脸。“那我们就走吧。”
“好。”
即使这样,现在站在指挥使身边的依旧是我。
安快走几步,犹豫着拉住指挥使的手,少女愣了一下,没有回应也没有拒绝,仅仅展露了一个安从没见过的笑脸——既不是对别人的应酬也不是对安托涅瓦的温柔,而是带有一丝无奈却又准许的笑容。于是安就明白了,这就是专属于自己的笑容。
你会这么对我笑,是不是意味着,我在你心里也是和别人不一样的呢?
一种满足感弥补了心底的某处空洞,可是这样的填充不断地向下掉落,又让安害怕起来。
但是对不起。安握着指挥使没有回应的手,微微颤抖着,为一个即将到来的结局忏悔。
也许不久后的将来,你再也不会这么对我笑了。

回到中央庭时,电视上正播放着关于希罗的采访,指挥使看了两眼就兴致缺缺地坐下,询问安托涅瓦的身体情况,得到好转的消息后才说自己已经将发过来的文件都整理完毕,等着其他部门的人核对信息,然后就一言不发地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真是把安托涅瓦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呢。安在心里无奈地叹口气,看着一向注意作息的神之头脑打了个隐蔽的哈欠。
“你的黑眼圈好重,非常辛苦吧。”
“只是不习惯一下子面对这么多琐事……”晏华揉着眉心,又看了一眼坐在一旁思绪飘散的指挥使。
“指挥使,你还好吗?”
“嗯,我没事。”指挥使的声音不像是在勉强,她抬起头,看上去没有任何疲劳感。“现在中央庭人手严重不足,再加上因为希罗的原因公信度降低,不如接下来我和安去解决市民委托吧,既能了解市民立场又能维持中央庭的资金运转。我负责西边,安负责东边,午后再在这里集合,这样更有效率。”
的确是非常合理的想法,不过……晏华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安,安只能干笑着避开晏华的视线。
我也不知道指挥使为什么总能正确预判下一步该做什么。
“不过还请稍等一下,我要见涅瓦一下。”
【涅瓦】?
晏华挑眉,看样子他是第一次听到指挥使这么称呼神使,但是他懂风情地没有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没问指挥使为什么会觉得现在能见到她。
“晏华,文件已经都整理完成了……哎呀。指挥使,安,看到你们还精神,就太好了。”
结果安托涅瓦的身影下一秒就出现在办公室门外,但是她不再像往常一样依靠方舟轻盈地进来,只是坐在轮椅上待在门外,没有要进来的意思。
晏华看着安的眼神更加犀利,但是安只能更加尴尬地回避开来,跟着指挥使一起快步走到安托涅瓦面前。
我更不知道指挥使为什么永远能正确判断安托涅瓦出现的时机了。

安不知道指挥使这一上午都在做什么,她借用中央庭的厨房准备好午饭时指挥使才回来,身上除了阳光照耀的味道之外还有一些尘土的味道。
“指挥使你这是又做什么了?”
“我去为解除涅瓦的活骸化做准备了。”
“……这样啊。”
原本还想责问她怎么瞒着自己做这些高体力劳动工作,可是听到她的理由后又开始庆幸自己没和她一起行动。
“怎么了吗,安?”
指挥使难得的用了上扬的语气,可是她眼里平静地没有一点疑惑,就像是等着安说出某个早已揭晓的答案一样。
“……真是的,下午带上我一起去啊。”
“好啊。”
安用最笨拙的方式回避问题,没有得到答案的指挥使闭上眼,微笑,却也没再说什么。
不知道指挥使的达标基准是什么,安茫然地看着指挥使在黄昏的时候宣布今天就到这里,还以为可以稍微休息一会儿时指挥使宣布接下来回到中央庭去了解中央城区的现状。
安已经不知道这是今天第几次叹气了,但还是努力跟上指挥使那仿佛永远不知疲惫的身影,祈祷着指挥使能够稍微休息一下,毕竟指挥使的身体还是血肉之躯,再这样下去,真的是会累坏的。

评论(9)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