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王道

基本只吃百合,虽然喜欢的cp会有角色交叉但并不喜欢贵圈真乱
集中关注崩三/永七/fate/少前/东方/魔炮/elsanna/肖根等等,偶尔也会关注其他的
懒癌晚期但是啥都想写
佛系作风(超随意的一个人)
希望单篇字数在三千以内

关于我那位可爱邻居的二三事【part3】

总算是写完了,不过蛮微妙的
可能是因为写的时间太长了吧

“安托涅瓦姐姐,我已经做完练习了。”
桌子对面的邻居小姐长出一口气,她放下笔,老老实实地坐在那里等着我的回答。我正忙着写地理杂志的稿子,抬头对她笑了一下又把视线挪回稿纸上。
“放那就可以了,我马上检查。辛苦了,你先休息一会儿吧。”
“好的……晚饭你想吃什么?”
“我记得冰箱里有昨天刚买的鸡蛋,简单做就行了。”
“蛋包饭怎么样?我还可以在上面画个……咳,晚饭做这个可以吗?”
“可以啊,你想画什么都行。”
“不我什么都没说!!”
她站起来去洗手,我也就没怎么在意她到底想画什么,不过从成品来看,画的狗狗倒是挺可爱的。
今天是2月13日,她放寒假的第十五天。
也是她在我家补习的第十五天。

“怎么样?这半个月的特训还能接受吗?”
“刚开始的时候会有些不适应,但是现在已经好很多了。真的非常谢谢你,安托涅瓦姐姐。”
她非常郑重地看着我,手上没忘了把洗干净的碗递过来。邻居小姐认真过头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我忍住笑应允着,接过碗之后擦干放回碗架上。
看样子她的确是适应了很多,无论是特训还是和我相处。特别是在相处模式上,她不再像刚开始那样和我对上视线就慌张起来,已经能和我普通地进行交流了,提到学习的时候会很认真,放松下来时则完全是个温和又柔软的孩子。
“都说了不用这么客气,我是出于自己的意愿才想给你补习的。”
“是安托涅瓦姐姐太客气了,因为你太好了所以才愿意帮我……”
她一下子红了脸,支支吾吾地这么说,看来很容易害羞这一点还是没变。收拾好这些之后她像是想起了什么,脸上的羞赧褪去,再次变得认真起来。
“明天安托涅瓦姐姐打算休息吗?”
她的声音很轻,眼神专注得让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为什么想要休息?是因为我给她布置的任务太多所以被嫌弃了吗?
“……为什么?你想要休息一天吗?”
“不是不是……因为明天情人节嘛,所以在想安托涅瓦姐姐可能会有什么安排……我来的话会影响你的……”
她抱歉地笑笑,声音又小了一些,像是在自言自语,我听清之后放松下来,叹口气。
“我不是和你说过了我没有交往对象吗?”
她慌了神,局促不安地解释着。“我不是这个意思!!就只把情人节当成休息时间也好啊,这一阵子安托涅瓦姐姐太累了……”
这一点我就更不能同意了。
如果非要比较两个人这一阵子的劳累程度的话,她一定要比我累得多。
半个月的特训,作为安排任务的人我很清楚每一天的训练量到底在什么程度。放假之前的通话足够让我明白她的数学水平如何,“基础好但不擅于变通”——这样的说法听上去很好听,但是只不过是对“没有天赋”的委婉说辞而已。天分本就是难以逾越的鸿沟,在高中的学习中想要弥补天赋上的差距并非没有可能,但是想要填平这道沟壑实在是太困难了。她只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我不确定能为她做到多少,所以补习一开始只是在尝试而已,我给她安排的所有题都在针对她的弱点。被一直针对软肋必然是痛苦的,所以我担心过这会打压她的自信心,第二天就想着要不要换一个温和的方法,结果她的顽强远超我的想象。
她知道自己的缺点在哪,被戳到痛处也会显得懊恼,但是她从来没放弃过。即使自己二十分钟也想不出完整的思路,即使能够做出的问题不过十分之一,她只是低头努力着,从来没有抱怨过。她觉得我对她疲劳程度的拿捏简直精准得可怕,无论她在过程中多煎熬休息过后都能调整过来,可是我清楚恢复依靠的是她自己那惊人的努力程度和自愈速度,真正可怕的不是我,是她。
爱缪莎也好,晏华也好,两位都是天赋异禀之人,学生时期从来没有为学习发过愁,毕业之后也自由选择了自己喜欢的工作,一路顺风顺水。和这样的天才做了多年朋友的我几乎忘了“普通”是什么感受,直到遇到这个孩子我才重新见识到所谓“凡人”到底需要面对怎样的处境,我觉得她努力的样子很耀眼。
“我没关系。如果你觉得最近很累的话明天可以暂停一天,适当的休息是很重要的。”
“我真的只是想让安托涅瓦姐姐休息一天啦……如果可以的话我当然想一直在这里……”
她没了言语,却仍是在纠结什么的样子,最后终于下定决心,小心翼翼地开口。“安托涅瓦姐姐,你能接受白兰地吗?”
这个问题和之前的话题仿佛差了十万八千里,我有点找不到头绪,只是点头,她马上高兴起来,信心满满地看着我。“嗯!我知道了,那我明天还会准时来的。”
她虽然总是乐观积极的样子但很少会有这样得意的时候,我半是不解半是欣慰地看着她收拾书包的欢快背影,虽然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她又开心起来真是太好了。
“明天见吧,安托涅瓦姐姐,现在外面很冷,你不用出来送我。”
我站在玄关处看着她弯腰穿好鞋子,她直起身似乎想要对我说些什么,最后对着我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和我第一次看到她笑时一样的明媚温暖。
“还有一百多天,我一定会加油的。”
“嗯,我相信你。”
她心满意足地离开,我却越发的怅然若失。
她的话提醒了我,我能见到她的日子只剩下一百多天了。
——最初只是觉得这么邻居活泼可爱,接触越多就越能体会到除了可爱之外她的可靠耀眼的地方。她不是什么个性张扬的孩子,永远都是一副温和无害的模样,最大的情绪波动不过是对上我时的慌张害羞。可她也不只是一味的柔软,远超常人的努力认真、改正问题时的沉稳态度,她像是不知道低头去看自己这一路的辛苦,只是抬头看着前方,坚定不移地朝着未来前进。
没有人不会被这样的存在吸引,也没有人会在接触到这样的存在后愿意分别。
高考之后她会去哪呢?我又该怎么办呢?
我不知道。
这个时候真想和朋友们商量一下啊,但是最会分析的那位一定会戏弄我说“完全就是恋爱中的样子”……诶?
……我在说……?
“恋爱”?
我好像听到了某根神经崩断的声音,以前习以为常的调笑现在变得难以理解,脑海里不断闪现出和她相处的情景,最后都变成了她证明自己不讨厌我时的炽热眼神。
“我怎么可能会讨厌安托涅瓦姐姐啊!”
…………啊啊。
我好像又突然可以理解晏华和爱缪莎的意思了。
高考结束之后就把我想说的全部告诉她吧。
今天是2月13日,是结束了长达三个月的追逐战后,我和可爱的邻居小姐近距离接触的第十五天。
也是我意识到自己想法的第一天。

2月14日上午十点,外面传来了熟悉的敲门声。推开门,她的笑容与往常无异,手里还提着一个小袋子。
“上午好,安托涅瓦姐姐。”
“上午好。你手里的是?”
“巧克力,送给你的感谢礼物。”
原来是这样啊。我恍然大悟,接过巧克力的同时猜测到底有什么是她不会做的。
“谢谢你,我很喜欢酒心巧克力。”
“安托涅瓦姐姐喜欢就好了……”她嘿嘿笑着,期待地看着我,我似乎看到了她身后的尾巴欢快地摇着。我在她的灿烂笑容中败下阵来,伸手去揉她的头,告诉她休息时间一起吃,这时她才收敛了一下自己的表情,但是眼里的期待不减,依旧是那副高兴过头的样子,直到开始做题才冷静下来。
……她是不是在来之前偷吃了巧克力?

今天我要写的是那个情感专栏的稿子,情人节特别篇我前几天就已经写完了,现在要写的是下个月白色情人节的短篇。
我把手稿交给晏华时无视了他的戏谑眼神,郑重告诉他以后一定按时交稿不再需要他上门催促,他马上同意并且让我考虑一下恋爱小说的事。我本来想像往常一样拒绝但是最后鬼使神差地答应下来,直到现在我都没敢细想为什么会答应。
“出于私心想把和她发生过的事记录下来”这种话我是绝对不会说的。
老实讲,白色情人节要比情人节难办一些,我只是写了几段便不知道再说些什么。我放下笔思考接下来应该怎么写的时候感受到了对面投射过来的视线。我假装自己仍然在认真思考工作的事,视线却不自觉地微移了一些,瞟到她手上虽然握着笔却并没有写字,只是用食指轻轻地在桌面上来回滑动。
她就这么喜欢偷偷看我吗?
我没有说话,近距离的视线让我脊背发麻,她食指滑动的动作让我心里痒痒的。
——等等,我是不是有点奇怪?
我被自己的感觉吓了一跳,然后拿起笔试图以此集中注意力,她的动作也突然顿住,然后迅速调整为在练习题上奋笔疾书。
这不是她第一次补习的时候偷偷看我,之前几次我出声提醒她专注一些,后来发现这样的偷看并没有影响她的效率所以就由她去了。现在回头想想没问她为什么真是明智之举,问出口的话她可能会吓得直接逃跑,第二天才敢再次出现在我面前。
不过今天好像不太一样,因为到了休息时间时她仍然没有做完试卷,在最后一道大题上写写算算。
这个角度我刚好可以看到页眉上写着的试卷名字。这套我看过,印象里对她来讲不算难,起码不会到现在也没做完。
我吃了一块巧克力,意外发现是按照我喜欢的口味做的,她肯定花了不少心思吧。不过和近乎完美的巧克力相比,她的练习就没完成得这么好了。
我看着她眉头微皱的样子,她平时不会有这样的烦躁表情,这让我不由得担心起来,却不知道如何是好。
我看着她第二次改写步骤时出了声。“发生什么事了吗?感觉你今天的状态不是很好,明明刚进门的时候心情挺好的。这套题我之前看过,对你来讲应该不是很难。”
“没什么。”
她终于抬头看我,但是眼神越来越迷茫难过,最后她苦笑着,又想低头做题,我直接按住了她的手。她看上去很吃惊,却没有挣扎,只是受伤地盯着我。
直觉告诉我她在担心和我有关的事,但是我却不敢直接问出口,说出来的是再标准不过的客套安慰。
“有什么想说的最好是在高考之前就说出来哦,没有包袱才是最好的应战状态。”
“我……”
“好啦,先把笔放下,休息一会儿吧。”
“就只剩下最后几步……唔”
她还想解释些什么,我直接拿起一块巧克力塞到她嘴里堵住了她所有推辞。我不小心碰到了她的嘴唇,很柔软。
“我说休息一下。去洗手然后回来一起吃巧克力吧。”
“……好。”
她愣愣地点头,听话的去洗手,回来之后乖巧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地吃着巧克力。不一会儿脸开始变红,眼里有了水气,看上去已经醉倒的样子。
“你还好吗?”
我吓了一跳,赶紧伸手去探她的温度。还好,脸虽然红得惊人但是温度并没有那么高。不过只是吃酒心巧克力就会这样,以后要看着她不让她喝酒了。
——以后会是多久的以后?
我的心一沉。
“我考上大学之后,就再也见不到安托涅瓦姐姐了吧。”
她开了口,磕磕绊绊地这么说,眼底的水气越来越明显,难过得像是要哭出来。
“……你是在担心这个吗?”
“嗯。”她点点头。“我能见到你的时间只剩下一百天了。”
想要安慰她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在她的视线中也变得迷茫起来。
我和你的心情是一样的啊。
我也在担心以后该怎么办啊。
但是这里应该表现得像个优秀的大人,不能露出同样的表情让你更加担心,而是应该冷静地分析形势。
“确实,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我把手收了回去,努力克制自己的颤抖,组织自己的语言的同时预算她可能给出的一切答案。“不过那时候和你并不算熟络,所以没有全部说出口。我现在问你,你有目标吗?”
我像是等待着裁决的犯人,忐忑不安地等待着最后的结果。没关系,她回答哪里都没关系,只要知道她在哪里上学,我还是可以去见她的。
“嗯,S大学。”
枷锁一下子被打破,审判者送给我了一束花。她还在那里难过,我却因为这个回答几乎欣喜若狂。
“这样啊。”
我控制着自己的表情,希望看上去能和往常一样平静。
看来这一次幸运女神站在我这边啊。

之后的日子更加忙碌,她继续埋头苦干,我还是会去学校走走,为新的小说取材——说是去学校取材,只不过是去看看她在学校会做什么罢了。这次她不会再躲着我了,看到我的时候会和我打招呼,如果有时间的话她还会跑过来和我聊天。有的时候被其他学生看到了,她在回去的时候会被几个女孩子围住,但是她们说了什么我听不清,只看到了她最后红着脸光速逃开的样子。从第三角度来看她跑的可真快,如果她不想被我抓到的话我可能一次都看不到她吧。
4月18日,因为是周日所以她下午会放假,可是中午的时候开始下雨而且她没带伞。我在校门口等她的时候先是一个老师走了出来,那位老师看到我之后突然停下,问我是不是她的邻居。我点头之后她意味深长地看了我好几眼,说“她眼光很高啊”,然后潇洒离去。这时她急匆匆地跑过来,钻到我伞下着急地问“我数学老师刚才和你说什么了”,我回答老师只是让你好好学习之后她怀疑的不得了。
5月1日,劳动节那天她来找我出门放松心情,我们约好了去水族馆却被密集到可怕的人群打败。两个小时之后我和她回了家,我问她有什么喜欢的专业,她不好意思地告诉我想报文学相关,以后想和我一样做个自由作家。那天晚上我终于想好了该怎么写恋爱小说,告诉晏华时他反而很惊讶地表示“你原来还没动笔写啊”。
6月6日,高考前一天,因为一直在下雨所以她一整天都待在家里,晚上早早就睡觉去了,我觉得她没什么问题不过还是有些紧张,但也只能老实地写自己的小说。十一点多的时候她房间的灯亮了起来,我特意打电话问她怎么了结果她只是笑,笑了很久之后才说了一句“我很想你”。
6月7日,我和她约好了六点半的时候一起出门锻炼,并且告诉她如果她能考上S大学的话就给她一个惊喜。她当时瞪大了眼睛,张开双臂期待地问可不可以抱我一下。抱上来时她的体温高得惊人,弄得我也不好意思起来。

之后?
八月份的时候我先离开了那里,回去准备新书发布会的事。初版书发到我手里的时候我在扉页上认真写下“恭喜你考上理想的大学”给她寄了过去,不过却没和她说看完之后告诉我感想,毕竟她是那种害羞过头容易满足的孩子,恐怕她只是看个简介就要傻笑半天吧。
如何循序渐进地教育这个可爱的原邻居依旧任重道远。
——真是的,明明都交往了有一阵子了却还是这么害羞,以后要是更进一步发展的话该怎么办啊。

评论(7)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