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王道

【这里是很长的自我介绍】
基本所有地方都叫FTH/NF王道,称呼随意开心就好
※谨慎关注※产粮少废话多/懒癌晚期但是啥都想写,从未退坑而且入坑飞快。吃什么就想写什么,不会产固定作品的粮
主吃百合,吃的很杂。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嗑不到→例如小时代的里萧,进巨的笠尼,柯南的兰哀/步哀
不会特别在意攻受,吃的cp会有角色交叉但不喜欢贵圈真乱,但是对特(本)定(命)角色会产生all倾向→比如奈叶/灵梦/森大人/琪亚娜/咕哒子/女指挥使(永七)
除去elsanna/肖根/笠尼/奈菲之外,其他的作品没有明显倾向的特殊cp
【东方】本命结界组,除了彼岸组/月都组不拆之外其他可以随意组合→红萌馆随便拉出两个我都吃
【型月】基本都吃,青子X有珠/式X鲜花/师姐X迦南/王X王后放在首位
【少前】15M4/945/11416/1294我嗑爆,吃45ro但是不怎么吃4045/45416
【魔炮】\奈菲妇妇/偶尔也会叛逆地吃一发奈疾,其他的cp觉得有趣就会吃
【崩坏三】主吃樱莲/琪芽/姬德/绀海组,其他的也会吃一下,不过奥托就算了
【永七】请小姐姐们上了指挥使
超模们好好看啊!!

关于我那位可爱邻居的二三事【part1】

上一篇AU设定的安托视角
放在一起很多再加上不知道何时写完所以会分开发

现在的时间是凌晨十二点零五分,持续了几个小时的平安夜庆功宴终于结束,我谢绝了同事的好意护送,一个人迎着寒风走回去。之所以拒绝是因为最近总觉得有人在盯着我,而且还是在我家附近。当时我还坐着轮椅所以没采取措施,不过现在我已经身体恢复,实在是太想知道对方到底是谁了,无论偷窥者打算做什么现在都是最佳动手时机,我等着对方露出马脚。
我一边注意着周围的动静一边忙着和爱缪莎以及晏华安排接下来的工作计划。
地理杂志的工作可能要恢复了,因为负责摄影的爱缪莎近期会回国,所以晏华在替我安排这个杂志和另一个专栏的截稿时间。除了这两项工作之外,那个男人竟然在庆祝新书出版的几个小时之后就问我下一本书的主题是什么。
【我说晏华先生,都做了这么多年的同学兼同事了,你就不知道对一个写字为生的人来讲灵感才是第一生产力吗?一味赶工可是不行的。】
清楚晏华压榨劳动力有多可怕、平时尽可能躲着他的爱缪莎这次都明确站在我这边——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她现在还没回来所以对上晏华底气比较足。这条信息刚发完晏华还没给出回应,爱缪莎马上就发了另一条。
【现在正在进行的工作也是,是情感专栏就算了,偏偏还不是那种抒发自己人生感悟的知性专栏,而是实打实的恋爱相关,你这不是难为她吗?啊对了,我一直都有看那个专栏哦,安托涅瓦,感觉最近进步不小呢,终于习惯了吗~】
【………………】
不怎么习惯使用聊天软件的我考虑了很久,最后只能回一串省略号。
虽然有些不服气,但是我得承认爱缪莎说的很对,自从接了这个工作之后我第一次打破从不拖稿的习惯,后来演变成了晏华要定期上门催稿的情况。我虽然感觉很抱歉但是真的不知道应该写些什么——更何况晏华做饭手艺挺好的,我相当于有了一个固定的料理大师上门服务。
【安托涅瓦总得尝试一下新的方向,这个专栏只不过是个开端而已,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想让她接下来写个恋爱小说。】
【……一下子就提高了几个难度等级呢。】
【晏华你就放过安托涅瓦吧。】
我感觉爱缪莎肯定在大洋彼岸露出了和我一样的头疼表情,也感觉晏华肯定不为所动地认真把恋爱小说的事提上日程。
【而且我认为安托涅瓦现在写得出来这种小说,爱缪莎你觉得她进步了可不是错觉。】
【嗯??她是恋爱了吗?!】
【并没有你期待的事,我现在才养好伤,这几个月都过着非常规律的隐居生活。】
【诶——难得我会好奇一次。】
【虽然过着隐居生活,但你可不是居住在真正的荒无人烟的地方啊。】
晏华这句话我没怎么看懂,结果爱缪莎马上就反应过来,我站在家门口找钥匙的功夫她又发了长长的一句话。
【意思是周围有人正在暗恋安托涅瓦吗?哎呀学生时代都过去这么久了还会发生这么青涩的事情啊,不得了不得了。安托涅瓦你不是很擅长真人事迹改写吗,趁此机会写一部恋爱小说挺好的。】
……她这说什么呢。我刚想打字就后背一凉,困扰我几个月的感觉又出现了。于是我不动声色地继续刚才的动作,找到钥匙打开门时,晏华又发了一条消息。
【这么青涩是因为对方还是学生啊。】
嗯?学生?
看到这句话我愣了一下,第一反应就是隔壁的那个小家伙,下意识地抬头去看那个孩子所在的房间。
——啊。
视线对上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就用试卷之类的东西挡住脸关上窗。
……
【晏华说的是真的吗?又是哪个懵懂少年被你迷住了啊?】
【不,这次是一个女生。】
【哦哦,大姐姐气质果然是无区别杀伤武器呢~不过连晏华都知道这么清楚了,我很好奇对方是个什么样的孩子,怎么样,可爱吗~】
看来之后要解释很长时间了。我放下手机,看着刚刚关上的窗户无声叹气。
现在这个季节开窗可是很冷的,别感冒了啊。
终于知道到底是谁在盯着我之后放松下来,不如说发现是她反而没了危机感。我对着二楼挥挥手,直觉告诉我她一定还在看,然后进了门,思考着这个高中生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为什么要经常盯着我呢?明明每一次我想打个招呼时她都会像受惊的小动物一样迅速逃开。老实讲我对自己的亲和力还是挺有信心的,她这么做我有些受打击。
……虽然我不会在这里住很长时间,但是我也想和你做朋友啊。
打开自己房间的灯,现在已经是十二点半了,她可能是在做最后冲刺的高三应考生吧,真是刻苦,这个时间还在努力学习,真想告诉她要注意作息时间别累坏了……不过话说回来她好像从来没有在这个时间还醒着,更别说还在这种天气开窗。
莫非她是专门在等我吗?
不知道为什么产生了这样的感觉,我想对她说些什么,于是拿出纸写了字。
【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事。圣诞节快乐】
我想了想,又在末尾加了个笑脸。
我可能是喝多了。
【既然安托涅瓦你的腿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什么时候回去?】
【明年八月份左右。】
老实讲我还没想好返程时间,不过目前来看也没有什么大事,工作我也可以在这里完成,不如就看看这位可爱的邻居小姐高考如何吧。
仔细想想这句话可是问题发言呢,说的就像是对未成年人图谋不轨一样。我打开窗把纸贴在外面,风吹过来我清醒了一些,好笑地反省着。不过我是真的觉得这个高中生挺可爱的,不只是长相而言,虽然因为接触不多没法明确说出来……明明是邻居却每次都见到我就跑,我很吓人吗?
我关上窗,希望这张纸能在被风吹掉之前让她看到,明明从第一次正式见面起都过去三个月了,这种距离从来没变过。

我来这里是为了散心和寻找灵感,但是来了没几天就出了事故,之后住了一个月医院,医生告诉我最好直接在这里养伤。出院时晏华连夜坐飞机赶过来帮我办理出院手续又在学院区租房让我静养,我还在感激的时候他接着说“养伤同时别忘了工作,最好能在年前完成新作品”,并且硬性规定“既然都搬到学校附近那么这一次就写个校园相关的好了”,我才惊觉这伤原来不是白养的。
把行李搬过来之后晏华向我介绍了一下周围的情况,轻描淡写地说隔壁是个独居的女高中生,作息时间基本错开,告诉我别老好人发作去找她聊天,可是我怎么听都有些在意。独居、女孩子、高中生,这三点放在一起让人不由得担心,于是我特意观察了一下隔壁的动向,晚上九点多的时候一个棕色长发的女孩子独自回来,借着路灯我能大致看清对方的长相,是那种一眼看上去就觉得活泼又单纯的类型。
这样一个女孩子独居多少有些危险啊。我计划着第二天就去和她打招呼,还特意为此定了七点的起床闹钟,结果这么努力的情况下都没来得及和她说话,因为我起床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紧接着我又努力了一次,将闹钟提前了半个小时,这下终于赶上她晨练回来,但是她还是在我出门之前就去了学校。
怪不得晏华会说作息时间错开。我姑且放弃了和她打招呼的念头,不过还是决定去她的学校看看,幸运的是门卫先生喜欢的地理杂志正是我长期供稿的那家,他知道我是谁之后表示我可以进校,于是我在尽量不影响学生们的情况下绕着学校走了一圈,远远地看到操场上的学生在上体育课,似乎正在进行开学测试。有一个女生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八百米测试一路遥遥领先,本来就只有两圈的路程她几乎超了最后几名整整一圈,结束之后还很平静地找老师看成绩,身体素质好的惊人。
我有些好奇是个什么样的孩子,于是特意挪到了操场附近。她们已经解散自由活动,正走向树荫处休息。那个背影有些眼熟,一个学生叫了那个女孩子的名字,她回过头笑起来,看上去格外明媚。
原来是我的邻居。
外貌的确是会影响人的第一印象的,我虽然觉得她是运动系的但没想到会这么突出,她和朋友聊天时的温和样子实在是和我印象里锐气十足的运动健将大相径庭。最后我带着用常识判断会产生误差的深刻体会离开了学校,继续苦恼着晏华所要求的校园相关到底该怎么写。
又过了两天我把初稿送去给晏华审核,回来的路上突降暴雨,但是我没有心思急着赶回去,也不想去哪里避雨,只是用和平常无异的速度慢悠悠地转着轮椅往回走。
没有心思是因为晏华问了我一个问题。
“明明隔壁就是个高中生,为什么没有以她为原型写这个故事呢?虽然我说过尽量不要找她聊天,这种完全没有接触的陌生状态也不像是你的一贯作风啊。”
“嗯……因为我实在是不了解她的性格,如果草率地以她为主角的话前后塑造会出现问题,不如直接创作一个完整的形象呢。”
我是这么回答的,但是却无法从心底认同这个答案。因为我清楚自己只是有些抗拒把她写进这个故事而已,至于理由,我也不清楚。
是因为和她不熟而觉得贸然把她写进来很失礼吗?好像不是。我以前写过的陌生人很多,只有一面之缘的存在不算少,从来没有产生过这种难以下笔的感觉。
是因为担心被本人看到吗?好像也不是。根据我过往的经验来看,当事人几乎没发现过,能给我反馈的都是曾经看过我的作品的人,他们会很高兴……而且是这个孩子的话一定不会困扰吧,我这么觉得。
我还在思考的时候周围的雨突然停下,属于女孩子的温柔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听上去却有些气息不稳。
“你好,请问你住在这吗?”
我回过头,正好对上少女急切担忧的温暖目光。
还是我的那位邻居。
真是……太巧了啊。
我惊讶地想,不自觉地笑起来。
“是的。谢谢你,我正愁怎么办呢。”
她愣愣地眨眼,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变红,有些慌张地找出纸巾递给我,接过时她的表情却变得有些尴尬。她支吾着问可不可以帮我推着轮椅一起回去,我同意之后她又高兴起来,走了没两步担心我会被雨淋到,把伞尽力向前举着。她可能只是想偷偷地调整一下所以并没有说话,但是表现得实在是太明显了,我都有些担心她是不是把伞全部让给了我而自己却在淋雨。
行为还真像个小孩子一样好懂。
“我没事哦,这伞很大,可以遮住我的。”
“嗯……”她因为被发现了而不好意思起来,但是伞并没有收回去多少。
“觉得伞不够大的话,你离我近一些不就好了?”
“诶?……那好吧……”
她像是吓了一跳,但还是小心翼翼地靠近了一些,隔着椅背我能感受到她的体温,在因为暴雨气温骤降的环境中成为了热源,很暖和。
明明体育很好结果却有些笨拙,不过的确是个可爱单纯的好孩子啊。
这样的认知让我的心情好了一些。之后她把我送到了家门口,我看到她的衣服已经湿了大半,担心她会感冒,让她赶快回家换身衣服,结果她很失落地望着我,看上去就像湿透的小狗一样可怜,但最后还是听话地回到了自己家。
为什么要那么看着我呢?
我很想问她,但是第二天我开始发烧,晏华过来帮我做午饭时说她来过一次但是开门之后就逃走了,从那时开始她见到我时能逃就逃,逃不掉才会客套寒暄两句,再也没有像雨中那样近距离的接触。
我做过什么让她讨厌的事情吗……?
一旦有了这样的假设就在意得不得了,我去学校时总会不自觉地寻找她的身影,但是每次看到她的时候她都是和朋友们在一起,没有机会和她说话。
算起来的话,刚才是这十几天以来第一次眼神接触啊。
我叹口气,躺在床上和爱缪莎继续聊着天。
【虽然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但是我确实在苦恼着那个女孩子的事……她总是躲着我,我想问问她为什么……】
【这简单,过几天学校会放假,你去找她不就行了?】
【可是她躲着我,我怎么找她啊。】
【那她有没有固定的活动路线?比如说她会在那天去图书馆或者逛街什么的?到时候你在她的必经之路上等着不就好了嘛。】
!爱缪莎可真是厉害啊,这样的话我要再努力一次了。
【谢谢你,我想到该怎么做了。】
【之后有进展的话一定要告诉我哦~】
【嗯。】
放下手机,我想着这次应该把闹钟定在几点,同时开始考虑下次见面应该对她说些什么才能不让她逃跑。
没能和邻居友好交往的时间上限被刷新到了三个月,对方还是一个看上去很好说话的高中生。
希望这种状态到此为止吧。

评论(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