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王道

基本只吃百合,虽然喜欢的cp会有角色交叉但并不喜欢贵圈真乱
集中关注崩三/永七/fate/少前/东方/魔炮/elsanna/肖根等等,偶尔也会关注其他的
懒癌晚期但是啥都想写
佛系作风(超随意的一个人)
希望单篇字数在三千以内

安托涅瓦X4&指挥使X4

纯属自娱自乐的产物(这个人又在写奇怪的东西了.jpg)但是非常长,写到后来感觉和我想的不一样
X4都是我以前写过的不同设定,七日轮回&末日之后&普通世界&养猫养狗(咦)
ooc是定番

总有那么些事是科学无法解释的,即使可以,晏华也不想用理智去深究其中缘由。
就比如现在,他被神使的紧急通知叫到会议室,几近凌乱地看着异常诡异玄幻的场面。
“……你们谁来给我解释一下?”
现在会议室里除了晏华之外还有八个人,然而能否用八这个数词尚且存疑。
……那就称为四个阵营吧。
四个涅瓦分别和四个指挥使坐在不同的位置,一起看着晏华——要说有什么不同点的话,其中一个阵营的两位穿着私服,看上去很容易区分。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
“我不知道……”
某一个指挥使弱弱地发声,另外两位穿着中央庭制服的指挥使神色自然,私服那位一副打开新世界大门的样子只顾着兴奋完全没听说话。
“……那涅瓦呢?这几位是你在平行时空的自己吗?”
“应该是这样了,不过我也没见过这几位,看来是一次很有意义的相遇呢。”
和刚才发声的指挥使同一阵营的安托涅瓦回答,其他三位安托涅瓦非常认同地点头。嗯,看来这个阵营是本世界的两位了。
“……那么请问平行世界的几位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因为听说这个世界的涅瓦和我有困难,所以就过来了。”
有一位指挥使笑着说,但是散发着与这个年龄段不同的成熟气息,另一个穿着中央庭制服的指挥使露出了同样的笑容,但是并没有刚才那位那么轻松,看上去有些压抑。私服指挥使终于回过神也说了类似的话,但是没有之前两位的超常感觉,要说的话更接近这里的新人。四个人放在一起对比鲜明,晏华感觉自己胃都要疼起来了。
这样来看四位安托涅瓦都差不多真是太好了,就连私服那位也气质相近,该说不愧是安托涅瓦吗。
“困难是指?”
“这个是我们的私人问题呢。”
和笑得轻松的那位指挥使同一阵营的涅瓦食指抵在嘴唇上做出噤声动作,离开桌边的同时身旁的指挥使默契地一同起身,于是另外两个阵营的涅瓦和指挥使也离开了会议桌,将本世界的涅瓦和指挥使拉开——这次阵容倒是更有趣了,四个指挥使站在一起,四个涅瓦站在一起。
“你们这是打算做什么?”
“解决问题。”
有些阴郁的指挥使长出一口气,更加用力地推着这个世界的自己往前走,丝毫没在乎对方一头雾水有些害怕的眼神。“接下来拜托晏华安排一间休息室,我们在那里就能解决了……好了你别挣扎了如果顺利的话很快就结束了。”
——对自己这么残忍真的好吗?
晏华揉着太阳穴,看着涅瓦阵营虽然平和的多但也是一边倒的强迫局势。
“我们这边也这么做,记得通知他人禁止进入。”和刚才传达指示的指挥使同一世界的涅瓦开口。“那就麻烦你了,晏华。”

【安托涅瓦休息室内】
晏华绝对是故意的,竟然将安排了最远的两个休息室,这个距离几乎等同于中央庭的宽度。
“指挥使她……还好吗?”
本世界涅瓦担心地看着外面,另外三位看上去都很放松,气氛和谐得像是打算开个茶会。
“没事的,无论怎么不同她们都还是好孩子,肯定会很快解决问题的。”
“那问题是指?”
“主要是那孩子的问题哦,我们只是陪同人而已,所以我们四个就普通地聊天就行了。”与成熟指挥使同一世界的涅瓦回答,意味深长地看着本世界涅瓦。“那就先介绍一下各自生活的情况好了。”
看样子她是想让我先说了。本世界涅瓦想了想,三位中的两位衣着相同应该同为神器使,另一位穿着私服而且双腿正常,可能在普通世界生活吧。
“我们中有三个都是神器使,还需要说明一下这个身份吗?”
“不用在意我哦,我之前向她们两个请教过了。我完全无法想象平行世界的自己会面临着这样的危机啊,你们是这个世界真正的英雄。”
“谢谢……”被自己夸奖的感觉真是奇妙。本世界涅瓦想了想,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那……还有什么需要特殊说明的吗?”
“和指挥使的相处模式呢?”
“她是我们的救世主,但是仍然需要历练,我也在寻找适合她的道路。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吗?”
“这样啊。”三个涅瓦都露出了无奈的笑容,本世界的神使有些猜不透她们的意思。
“这个反应是……”
“那接下来我做介绍吧。我所在的世界面临着末日,我正和指挥使一起寻找拯救世界的方法。她告诉我一直在这末日七天里轮回寻找出路,是个冷静可靠让人信赖又心疼的孩子,我相信她能够实现奇迹。”
“我和她的经历类似,但是我的队长已经成功改变结局,一切都已恢复正常,我打算和她一起周游世界。她也是个很可靠的孩子,不过因为没了这样的重担所以要比那边世界的指挥使轻松得多。”这位涅瓦顿了顿,去看本世界神使的反应。
“我和她目前住在一起。”
——诶?
本世界涅瓦愣住了。
“我没有这样的跌宕起伏的经历,只是个普通人,那孩子高三时是我的邻居,读大学之后学校依旧离我很近。虽然她留校住宿但是假期的时候会经常来找我,和住在一起差不多呢。”
——嗯?
本世界涅瓦意识到了要解决的【问题】可能和自己有很大关联。
“所以你们是来……”
“虽然主要原因在于那个孩子,但是你也要有点自觉才行啊。”
末日后涅瓦认真开口。
“我不会问你们两个之间经历过什么,毕竟那是只属于你们两个人的经历,我们的观点反而会影响你的思考。你再回答我一次,你是怎么看待她的?你又觉得她是怎么看待你的?”
“我……”
一时间无法回答对方的话,好像知道她在说什么,又好像不知道。原本的认知在这三个涅瓦的介绍中显得不那么理所当然,仔细想想以前发生过的事情,脑海中有个模模糊糊的回应,却又不知道这个猜想是否就是标准答案。她们三位似乎都和那孩子关系匪浅,意思是在这里也……?这可不一定吧,即使我们是同一个人,也不可能和同一个孩子发展成同样的关系。
——同样的关系是指什么关系?
三位注意到了本世界涅瓦的困扰神情,而后了然又发愁地互相看着。
“看样子是不太清楚呢。”
“因为我们不是会在意这种情感的人啊。比起飘渺的情绪切实的东西更重要呢,所以把所有心思都放在努力生活或拯救世界上了。”
“这样想的话她还真是了不起啊。”
是这样呢。三个涅瓦像是达成了共识,笑起来,只有本世界涅瓦仍然在这种情绪之外,不知道该如何加入对话。
不由得为此烦恼起来。
“……请问,各位和那孩子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能主动询问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呢,很好的开始。”
三个涅瓦的眼神让本世界涅瓦有一种中圈套的错觉。
“她是我的救世主。不过关系的话……她向我告白了但是并没有时间处理这些呢。”轮回涅瓦有些不好意思地这么说。
“我和她在交往。”私服涅瓦不假思索地回答。
“我也是正在和她交往。”末日后涅瓦也干脆地开口。
……
……?
喜欢?交往?
本世界涅瓦疑惑起来。就像是钟函谷告诉她把小狗起名为指挥使时那样,能明白又在抗拒着。
她还只是个小孩子呢……我才没有……
“可是我这边的队长还只是个孩子呢,我才没想过我和她会……”
“可我听说你养了一只小狗叫指挥使啊。”
私服涅瓦好笑地说,另外两位附和着点头,本世界涅瓦一方面惊奇于这几位的调查速度一方面对这样的事实害羞起来。
“名字只是个意外……”
“既然都起了这个名字,那就一定很喜欢指挥使吧。”
“起这个名字是因为……”
“因为很像?”
前一阵子反对这个失礼名字的感觉被唤醒,本世界涅瓦想要反驳却没法开口,末日后涅瓦继续说下去。
“你最开始的想法应该是【自己忙于工作即使养也没办法好好照顾】吧。”
因为是同样的身份所以想法也被猜到了吗?本世界涅瓦无言以对。的确最开始是因为这个犹豫,这和指挥使可没关系啊……
“只是可爱的话不足以让你养它吧,毕竟你可以选择把它送到救助站。留在身边是因为它很像那个孩子吧?”
“哎呀,这不还是因为喜欢嘛。”
……咦?
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指挥使休息室内】
四个指挥使坐在桌子旁,其中一位怯生生地打量着其他三位,表情煎熬得像是要接受三堂会审。
“那个……我大概知道你们是从别的地方过来的我自己了……不过这是要解决什么问题……”
“吓了你一跳吧,抱歉。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如果是我没接到任何提示就直接看到三个自己的话,我也会这么害怕。”
更何况还是差别这么大的三个自己。
穿着私服的指挥使略带歉意地笑起来,看上去极具亲和力。
“但是你要相信,我们真的是来帮你的。”
“帮我……是指……”
“在此之前我想问一下,这只猫是谁的?”
成熟轻松的指挥使举起手开了口,指了指桌下,没等其他三位低头去看,白色的小家伙自己慢悠悠走了出来,然后跳到桌上,打量着四周的指挥使们。
“涅瓦你怎么在这里?!”
刚才还害怕的指挥使惊讶地看着那只白猫,意识到自己喊了什么之后瞬间脸红,后悔地几乎要钻进白猫刚刚出来的地方,正对面的私服少女也脸红起来,坐在两侧的指挥使只是拦着她,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
“我是觉得她很像涅瓦啦,但是起这个名字,该说是大胆还是什么呢……嗯,也能看出来你多在意她啦,我觉得挺好的。”
私服指挥使清了清嗓子,她也在害羞。
“不过我从来没见过这只猫啊,好想养一只。”
“喵——”
神色轻松的指挥使遗憾地看着小家伙,用空着的手去摸猫的头,涅瓦回应着她,发出呼噜声。
“你在哪发现的?我也想养。”
确认这个自己不会再钻到桌子下面之后有些阴郁的指挥使开口,也满是羡慕。
“我是在旧城区找到它的……”
“旧城区?意思是在这座城市吗?那看来我就没法养了啊。”
私服指挥使也伸出手,被三个指挥使同时抚摸的涅瓦索性趴在桌子上,眯着眼任由发落。
“……你们不是要解决问题吗怎么开始讨论涅瓦的事了。”
本世界指挥使没了刚才的羞耻,她把白猫抱在怀里,警惕地看着其他三个自己的羡慕眼神。成熟的指挥使挑高了眉毛,戏谑道。
“名字叫的很流畅呢,看来经常这么叫它啊。是吧,涅瓦?”
“喵——”
“所以说为什么要讨论这件事!”
本世界指挥使再一次满脸通红,她想要抱着猫逃跑结果再次被旁边的两位拦下。
“反应真快啊。”
私服指挥使这么赞叹着,她是对那两个自己说的。阴郁指挥使毫无慈悲之心地拍拍本世界指挥使的肩。
“放弃吧,论反应速度,你是比不过我们几个的。”
“那你呢?感觉你好像不是指挥使,只是个普通人的样子……”
本世界指挥使抓住最后的救命稻草,满怀希望地看着对面的私服自己,结果对方比了个V字,带着真挚的歉意开口。
“我体育挺好的,最擅长长跑。”
“……”本世界指挥使放弃了挣扎,放开猫重新坐下。
“看样子能够进入正题了,那么现在好好介绍一下自己吧。”
成熟指挥使打开门把猫放了出去,严肃起来,看到本世界自己和私服自己的神情后又安抚性地笑笑。“只是介绍自己的状况而已,不用这么紧张。”
“我经常被别人说作为指挥使气势不足,原来这就是我要努力的样子啊……”
“我是错误改变的例子,可不要学我。”
本世界指挥使态度从害怕变为憧憬,成熟指挥使赶快打消了她这个危险的念头,阴郁指挥使开口进一步引导。“我们所处的环境不同,所以呈现的精神状态必然不同。你要学习的气势只能是在你的世界里适合的气势,像我们这样可是不行的。”
“这样啊……”
本世界指挥使愣愣地点头,努力领会她的话,私服指挥使把话题拉了回来。
“那我先说吧。我在普通世界生活,现在是大一学生,涅瓦是自由作家。我和涅瓦住得很近,认识一年多了,现在在交往。”
“交往?!”
“我是指挥使身份,因为某个过于任性的神明刚上任就要拯救世界,现在还困在七日里轮回。虽然和她告白了但是正忙着找改写结局的方法,所以也只是告白而已。”
“告白?!!”
“我的处境和她类似,但已经摆脱神明成功拯救世界。末日之后我才和涅瓦告白,现在和她同居。”
“同居?!!!”
“……虽然我们就是因为这个来的,但是你倒是注意一下另外几个自己的经历啊。”
私服指挥使开口,对另外两个人露出了敬佩的表情。
“没想到你们经历着那样的事……一路辛苦了。”
“这个不是今天的讨论重点。”阴郁指挥使露出了疲惫的表情,但是马上变成了对本世界指挥使的无奈。“好了,已经介绍过了,我觉得你应该猜到我们要做什么了。”
还没从刚才的介绍冲击中缓过神,本世界指挥使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你们……涅瓦她……”
“是的,问题就是这个。”
成熟指挥使缓缓点头,郑重地看着她。
“你怎么还没向她告白?”
……
“你们为什么都知道了!!”
“全世界都知道新人指挥使喜欢安托涅瓦——即使性格经历再怎么不同这一点一直很好懂呢,所以你在这样和平的世界里还没表白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私服指挥使因为这样直白的表达有些不好意思,却也认同地点头。
“虽然可以理解因为你年龄最小所以不敢说……但是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啊。”
“我年龄最小?我们不是同龄吗?”
“我肯定是要比你大一些的,至于这两位……”
“虽然外表来看是一样的,但是如果把所有时间都算上的话我要比你大好几岁。”阴郁指挥使开口。
“我的年龄是秘密。”成熟指挥使则选择避开话题。
“轮回时间是一周吧……大好几岁意味着……”
“好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问题还是为什么她没有告白哦。”
成熟指挥使捂住私服指挥使的嘴,笑起来,阴郁指挥使闭着眼默许了成熟指挥使的做法。
“我……不知道她喜不喜欢我……”
“这一点放心,如果她不喜欢你的话我们是不会过来的。就是因为明明互相喜欢却还没心意相通我们才会过来帮忙。”
“真的吗?”
本世界指挥使眼睛亮起来,期待地看着三个人,私服指挥使点头,另外两人的表情则很微妙。
“原来我也是能露出这样的表情的啊。”
“现在做不到,不过以前肯定也是这样单纯吧。”
“我只是……你们都告白了当然不会清楚我在害怕什么……等一下,你的话还没有得到回应不是吗!”
被身处相同位置的两个自己这样评价有些难受,本世界指挥使想要回击一下,指着轮回的那一位,结果两个人好像更生气了,成熟指挥使恨铁不成钢地瞪视着她。
“她从一开始就表现得不能再明显了,现在也只是终于说破而已,所以只有你没有任何进展。”

被其他的自己暴击真是可怜啊。
私服指挥使同情地看着趴在桌子上、把脸深埋进双臂之中的唯一一个没有告白的人。
“那我应该怎么做……”
“当然是告诉她啊。”
“真是的,如果我能说出口的话早就告诉她了!明明都是同一个人你们不会害羞吗!说是要帮我解决问题但只会这么对我说!”
本世界指挥使突然坐直捂着脸大声说,已经不知道她是在害羞还是不甘心了。
怎么感觉她一副要哭的样子,就像我们在欺负她一样,真微妙。
三个指挥使不约而同地想,继续考虑如何劝说她。
“这种感情必须要直接表达,否则安托涅瓦是不会意识到的。”
阴郁指挥使严肃起来,成熟指挥使接上了她的话。
“她把自己的一切心思都放在拯救世界上,从来没考虑过这种感情的可能性。即使涅瓦的确洞察力惊人感觉敏锐,你表现得太过含蓄的话她只会以为你这是在努力和神器使建立良好关系,只是在好好工作而已……你有在好好工作吧?”
“我真的在努力!”
本世界指挥使又羞又恼地看着那两个成熟过头的指挥使,两个人都怀疑地移开视线。
“既然她们两个都这么说了,你应该下定决心了吧。”
私服指挥使再次努力插入对话调节气氛,本世界指挥使又陷入了犹豫不决的态度中。
“可是我……你们两个都说了她不会考虑这种事,我现在还不像你们两位这样优秀,那我不是更没希望了……”
“不是和你说了这种优秀不要学吗。”成熟指挥使苦笑着,“你就按照自己的步调学习就好了,有这个努力的想法并行动你总有一天会成功的。”
“谢谢……”
“所以现在就去告白。”
“……”
“不要因为生活安逸就没了危机感。”阴郁指挥使紧盯着本世界指挥使,看上去很羡慕。“你的条件都这么好了,一定要尽早告诉她。”
“我……真的说不出来啊……她总是忙着工作,即使我说了也……”
“这一点放心,涅瓦其实很喜欢这种说法。经常对她说【我喜欢你】她会很高兴的。”
成熟指挥使笑起来,私服指挥使深有同感地点头,就连表情一直都很漠然的那位都表情柔和下来。
“真的假的??”本世界指挥使难以置信地看着三个人,“我……想象不到……”
“啊啊——那就给你示范一下吧,虽然很对不起她就是了。”
成熟指挥使夸张地叹口气,拿出自己的终端。
“好好学着哦——等一下,你们两个也来帮忙。”

【安托涅瓦休息室内】
“想清楚了吗?”
“抱歉……我还是觉得应该再思考一下。”
本世界安托涅瓦仍然在与其他三位进行着温和的拉锯战,这时响起了通知声。
“是我的队长发来的。她说要让我现在接一下,可以吗?”末日后涅瓦拿出终端询问。
“可以的,顺便问一下她们的进展情况吧。”
末日后涅瓦点点头,接通通讯。
“涅瓦,你那边还好吗?”
温柔而坚定的声音,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依赖感。
……这个语气是怎么回事?
其他三位涅瓦看过来,末日后涅瓦满眼都是“怎么了吗”的不解,但在三个人的注视下还是不好意思起来。
“嗯,很顺利。你们那边怎么样了?”
“比预想得好很多,基本已经结束了哦。”
“嗯?”
本世界涅瓦下意识出声,在其他三人把视线移到自己身上时才反应过来,有些惊讶地捂住自己的嘴。
“刚才那位涅瓦你好——”通讯对面的女孩子笑起来。“不过这个通讯只是简单的通知而已,结果需要她本人说出来。”
“这样啊,我知道了。”本打算直接挂断通讯,但是另一边的指挥使继续说了下去。
“还有一件事,我本来是想对你一个人说的,不过让其他涅瓦听到也没什么……”
“嗯?”
“涅瓦,我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回去之后我们一起去旅行好不好啊。”
通讯里传来了窸窣响声,但是这边并没有人注意到,全都惊讶地听着指挥使惊人的发言。
“……好呀。”
末日后涅瓦笑得很开心。
……?
本世界涅瓦没料到这样的对话发展。
“接下来请让我稍微说几句。”
“好的——”
比刚才的声调稍微低一些,但是依旧轻且温柔,轮回涅瓦听出了这是她的救世主,专注地等着对方接下来的话。
“涅瓦,拯救世界之后一起环游世界吧,我想和你一起参观各国图书馆。”
“嗯。”
轮回涅瓦安心地回答,全然相信着她的队长所说的未来不久就会到来。
“这次我一定会保护你也拯救这个世界。”
“嗯,我相信你。”
……??
本世界涅瓦再次被惊呆了。
“等一下,我也……”
“知道了知道了。”
看来接下来是那孩子呢。
私服涅瓦微笑着,听着和之前两位相比稚气未脱的声音。
“那个……涅瓦,你要注意自己的工作时间,不是约好了要按时休息吗?”
没有表白吗?私服涅瓦哭笑不得地听着那个孩子的担忧说教,对方只是说了两句就停下来,叹口气。
“你也知道的,S大以前只是我的一个目标,因为你我才确定了这所大学。我知道和你还差的很远,但是我想要努力追上你……不要总是把我当成小孩子,偶尔也听一下我的话啊。”
“好啊。”果然和那两位相比自家的还只是个孩子呢,不过也挺好的。
“那……说好了。”
“嗯。”
“……我喜欢你。”
私服涅瓦垂眼,点点头,看上去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告白但还是忍不住笑起来。
“嗯,我知道。”
……???
本世界涅瓦已经跟不上对话速度了。
通讯结束,本世界涅瓦才反应过来她的指挥使刚才什么都没说,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却又有些遗憾。
……明明四个人在一起,那么就和她们一样把想说的说出来不就好了?

【指挥使休息室内】
“听到了吗?涅瓦她很开心。”
三个人终于放开了本世界已经羞耻到极点的指挥使,刚才如果没及时拉住她并且捂住她的嘴的话,通讯就不是以这种方式结束了。
纵使成熟指挥使依旧是游刃有余波澜不惊的态度,听到一切对话的本世界指挥使已经放弃了思考。
“我会和她告白的……所以你们现在放过我吧……”
“不行,我们待在这里的时间不多,而且本来的目标就是让你告白。”
阴郁指挥使打开自己的终端看了一眼时间,而后又去看私服指挥使。
“我们两个这么直接很好理解,你倒是出乎意料的坦率啊。”
私服指挥使皱起眉,无奈开口。
“她写作的时候集中过头了,我总得去吸引一下她的注意力啊。”
“打扰她工作可不太好哦?”
“我只会在晚上的时候特意这么做。”
面对成熟指挥使的说教,私服指挥使无辜地解释,虽然听起来更不得了了。“我也是为了让她休息啊,请问无论到哪里她都是工作狂吗?”
“是的。是个甚至会把平行世界的自己拉过来帮忙的工作狂。”阴郁指挥使叹口气,“即使我帮她分担工作也没法减少她的工作时间呢,真希望她能学会照顾自己。”
“果然还是我最幸福啊,我已经能调整她的作息时间了哦。”
私服指挥使和阴郁指挥使不想说话并瞥过去一记眼刀,成熟指挥使欣然接受了这样的胜利象征。
“……想聊的话你们三个聊好了。”
本世界指挥使趁着三个人聊天的功夫终于逃脱束缚,她冲到门口推开门跑出去,三个人都看到了她那彻底放弃思考的眼神。
“我要去找我的涅瓦了。”

不想听你们炫耀自己和涅瓦关系有多好了。
不想再被你们说教为什么还不告白了。
我现在……只想见到她……

【安托涅瓦休息室内】
“她们会这么说出乎我的意料,抱歉吓到你了吧?所以我们才商量好了不去问你和她经历过什么……现在直接见到我们的相处模式是不是对你的思考影响更大了?”
尽管语气像是对指挥使的突然之举有些不满,但是你明明笑得很开心啊。
依旧无法从刚才的震惊回过神,但是本世界涅瓦脑海中的某个回应渐渐明朗起来。
“那么,你在心里有答案了吗?”
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和她要做到那样的对话。
但是我……
“涅瓦!”
大门突然被推开,明显是一路跑过来的少女大口喘着气,抓着门急切地向里看,分辨着哪位才是自己的神器使。
“我有话想和你说!”
她几步走到桌前,按着本世界涅瓦的肩膀,直视着神使的眼睛。
好近。
涅瓦愣住了,在可能只有几秒也可能有几分钟长的对视中仔细观察着指挥使的脸,竟然一点点冷静下来。
我依旧不明白自己的想法,但是我想知道你的感受,我想知道你怎么想我的事。
“嗯,我会好好听。”
她握住指挥使的手,笑起来。
“告诉我吧,你想说什么。”

“做到这些就可以了,之后就让她们自己摸索吧。”成熟指挥使起身,看着另外两个自己。“我们就回去吧。”
“没想到开导自己这么难啊——”私服指挥使趴在桌子上。“希望没有下次了,好累啊——”
“很难有了,毕竟奇迹只会出现一次嘛。好了我们也走吧。”
三个指挥使走出休息室,私服那位直接找自己的自由作家去了,成熟指挥使放慢了脚步,感觉到身后的那个自己的凝视却也没有说什么。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但是我不想回答。”
成熟指挥使打断了阴郁指挥使的话,她转过身,不知道从哪拿出一把钥匙扔了过去。
“我不想增加你的希望,也不想增加你的绝望。不过有一件事可以直接告诉你,我的存在证明了你的明天确实成立。”
“这样吗。”阴郁指挥使看着这个钥匙,猜不透对方的意图。“那这个是?”
“车钥匙。”
心底的某段记忆复苏,阴郁指挥使猛然抬头,看着那个已经拯救世界和涅瓦和平相处的自己。
“涅瓦现在没法开车的话那就我来嘛。”
“……谢谢你。”
未来确实存在,愿望也一定可以实现,过去的伤痛也有解决的办法。
阴郁指挥使把钥匙递了回去,信心十足地看着她。
“我会争取比你还要完美地解决一切的。”
“那我就期待着吧。”
这位经历过一切但是已经轻松下来的指挥使笑着,向那位没有机会再次相遇的另一个自己挥手告别。

评论(8)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