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王道

基本只吃百合,虽然喜欢的cp会有角色交叉但并不喜欢贵圈真乱
集中关注崩三/永七/fate/少前/东方/魔炮/elsanna/肖根等等,偶尔也会关注其他的
懒癌晚期但是啥都想写
佛系作风(超随意的一个人)
希望单篇字数在三千以内

【安托女指】高考倒计时

命题作文 关键词:补习 倒计时 偷窥(其实只有偷窥是重点)
希望高考的各位都能考个好成绩,心态放松些,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良好结果
女指第一视角/平行世界设定→高中生和隔壁的漂亮大姐姐
字数爆炸,觉得太多的话我可以分开放

part1
放下笔推开满是霜纹的窗户,迎面吹来的风夹杂着雪花,打在脸上觉得有些冷。我把怀里的热水袋搂得更紧,尽力向窗外探头。
我的房间在二楼正对着隔壁的位置——再具体一些的话正对着这位邻居的房间,而且在这里还可以直接看到隔壁的大门。
——还是没有人出现,屋子里的灯也一盏没亮。
……她还没回来吗?
我关上窗低头看了一眼闹钟。现在已经过了十二点,从概念上来讲已经是明天了,可是那个人还没有出现。
我是不是应该报警啊……
第六次打消拿起手机的念头,不停地告诉自己对方其实很可靠的客观事实。冷静点,她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而且她其实很懂得保护自己,没有什么要担心的。
而且,我和她也不熟,只是个普通邻居……比起担心她会有危险现在的我反而更像是偷窥的变态之类的……
无论多少次这么自我反省都会觉得很羞耻,但还是想要看看她有没有回来。
隔壁的安托涅瓦。
只是想到这个名字就忍不住再次推开窗,这一次终于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不太一样的是她这次没有坐着轮椅,而是站在门口,正在从手提包里找钥匙,打开大门后不知怎地停下动作抬头看了过来。
!!
想假装自己只是开窗透气已经来不及了,我在对上她视线的那一刻尴尬地拿起已经做完的试卷遮住脸又伸手关窗,却还是偷偷地调整试卷的高度从没有关严的窗缝里看她在做什么。
她冲我挥挥手,然后进了屋,不一会儿房间里的灯亮了起来,她拉开窗帘后把一张写着什么的纸贴在窗户外,又重新拉上窗帘。
确认对方已经睡觉之后我才壮着胆子哆哆嗦嗦地推开窗去看那张纸有什么名堂,但愿不是她觉得我这样偷窥很恶心之类的(我是真的有在反省),但看清纸上的字后感受到了另一种意义上的强烈冲击,我趴在桌子上傻笑起来。
【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事。圣诞节快乐】
后面还附赠一个特别可爱的笑脸。
我抓起手机,想把那张纸拍下来,在听到快门声后吓了一跳,赶快将窗户关上,不想被别人发现我这样的犯罪前兆。
唔唔,竟然把相机对准了邻居家——这样下去比起高考的试卷绝对更先看到的是法院的传票了。
即使这样自我检讨也还是握紧手机欢快地收拾着书包。
我看了一眼日期,12月25日,高考倒计时163天。会把这个当作圣诞礼物的我果然很危险吧……
但是但是,我也只是停留在观察这阶段而已,这次拍照是不可抗力作用……
我只是……
躺在床上,不禁回想这一切的缘由,这样算起来才发现我已经认识这位邻居三个月了。

我升上高三的九月份中旬,旁边不知道空了多久的房子终于搬进来一个新住户,而我发现有人住进来是在某天晨跑的时候。当时我已经跑完回来,心烦意乱地想着昨天数学老师批评我的话。那个语速很快的中年老师精确指出我的问题,说我基础还可以,但是一旦发现题型发生变化稍微要转个弯的时候就会慌神,本来会的也做的乱七八糟——她说得很对,所以我那天跑得格外烦躁,回到家门口的时候一边胡乱地背着各种各样的数学公式,一边无意瞟了一眼隔壁很久没开过的窗户,结果发现二楼的窗户不仅开了而且还有一个影子飘过,从高度来看不像是成年人。
我愣了一下,莫名其妙地进了家门,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是我的新邻居,不过这身高矮了点,可能是带着孩子来这里住的吧,这里是学院区可以理解。然后我就没再多想,吃完了自己准备的早餐之后六点半准时出发前往学校。
这之后又过了两天,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学校决定暂停晚自习,我走出校门远远地又看到了个不算很高的影子,但是这次我看清了那个长发及腰的人坐着轮椅,没打伞,却也用着不紧不慢的速度转动轮椅向着家的方向赶回去。
——她就是我的新邻居。
没多想我就举着伞跑了过去给她遮雨,“你好,请问你住在这附近吗?”
然后这位新邻居(不确定)抬头,有些惊讶地看着我,柔柔地笑了起来。
“是的。谢谢你,我正愁怎么办呢。”
……???
这个大姐姐真好看啊。
我当时一下子红透了脸,像是大脑短路一样找出纸巾递了过去,明明稍微想一想就知道已经湿透的衣服怎么也不可能用纸巾就处理好。结果她轻笑着说了一句“谢谢”然后非常平静地擦去脸上的雨水,允许我推着她的轮椅一起回去。
原来还有人即使被大雨淋透也不会显得狼狈啊。
我推着轮椅,小心翼翼地调整伞的角度避免她再被雨淋到,结果她用那种哄小孩子的语气开了口。
 “我没事哦,这伞很大,可以遮住我的。”
“嗯……”
我有些尴尬地支吾着,她侧过头,我刚好可以看到她长长的眼睫毛。
“我叫安托涅瓦,前两天才搬到这里。”
她的声音干净又温暖,盖过了雨滴砸在伞面上的响声。
“你好,可爱的邻居小姐。”
她这么对我说。
她坚持让我送到门口就可以了,于是我只能不舍地向她挥手告别,希望这场大雨能赶快停,好让我有理由再去找她。
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已经记不太清,模模糊糊地记得第二天担心地去敲她家门想问问她有没有感冒,结果开门的是一个戴眼镜的严肃男人,于是我一个字都没说出口就又急急忙忙地跑回了家。
那是她的男朋友吧,和她……挺般配的。
之后我就没敢和这位亲切可爱的邻居大姐姐多说一句话,交流仅限于见面时的客套问候,在这过程中听说了她的职业是自由作家,在这只是租房暂住一段时间,明年就会离开。
能做这种偷窥已经不敢说自己是祖国的花朵这种话了,我只是……
我只是想和她做个朋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她明年就会离开之后又不敢和她说话。
不过,安托涅瓦原来只是暂时需要坐轮椅啊,现在看样子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呢。
这样想着不禁觉得高考前的最后一个圣诞节格外有意义。我搂着手机翻个身,心满意足地睡觉去了。

part2
1月1日,高考倒计时156天,在家休息的我又见到了安托涅瓦,这次是在晨练的时候。
“……早上好,安托涅瓦姐姐。”
“嗯,早上好。”
我回来的时候她正打算出门,穿着运动服的样子看上去很新鲜。这次我无论如何也没法回避,于是打算客套地打个招呼赶紧进屋算了,结果她有些遗憾地接着说了下去。
“啊啦,你已经晨跑结束了吗?真遗憾啊,我还以为你会在难得的假期稍微晚起一些呢。”
所以她这身打扮是本打算和我一起晨跑吗?
我不自觉地停下,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像烧起来了一样,希望她以为我脸这么红是因为刚跑完步。不过我在开心到可以冒泡泡的同时残存不多的理智告诉自己那些话中有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
“晚起一些的意思是……安托涅瓦姐姐知道我平时会在什么时候晨跑吗?”
“对呀。你每天都会从我家门前通过,偶尔几次起床的时候我会正好看到你。现在能这样坚持早起锻炼的小孩子已经不多见了,更别提还是高中生,我觉得你很了不起。”
她自然地笑起来,我则完全没听到她后半部分在说什么。
她知道我会从她家前面经过啊,而且有的时候会看到我。
冒泡泡已经不足以形容我的幸福感了,我现在觉得周围开始冒各种五颜六色的小花,她的男朋友那张严肃到吓人的脸都可以暂时忘掉,于是我再一次像大脑短路一样行动了。
“那个……我今天放假所以一天都没什么事……我可以现在和你一起再锻炼一会儿吗……就算只是散散步聊聊天也行……”
这么说的话我不是更像个可疑的家伙了吗!什么散步聊天像是打算调戏人家一样!!
我后悔得几乎想咬舌自尽,但愿好看的邻居姐姐会因为我是女高中生没有报警的打算,所幸安托涅瓦只是很普通地想了想然后和我说“好啊那就麻烦你了”。
之后我们两个按照平时我自己的跑步路线慢悠悠地跑了三十分钟左右,我觉得安托涅瓦刚刚才恢复不能一下子做太多运动,于是提议在公园停下,回去的时候也是走着回去。
“久违地锻炼感觉真好啊——”
安托涅瓦长出一口气,坐在长椅上晃了两下腿。
“坐了这么长时间的轮椅,都快要忘了怎么走路了。”
我坐在长椅另一边看着她,突然意识到这之后我可能没时间也没机会和她这样面对面接触了,于是难过起来,下定决心趁此机会把自己所有想说的话说出口。
尽管在她眼里,我可能只是一个见面不超过几小时的隔壁的高中生。
“那个……安托涅瓦姐姐。”
“你是不是讨厌我?”
“……诶?”
“啊、我这么说是不是太突然了?抱歉抱歉。”
安托涅瓦略带歉意地看着我,我则是完全状况外。
这位好看过头的温柔姐姐问我是不是讨厌她?怎么可能啊她这么优秀这么可爱我喜欢她还来不及呢——不对现在不应该想这些有的没的!
“……为什么安托涅瓦姐姐会这么想?”
“嗯——因为你看到我就会转身逃跑之类的?”
她还在笑,但是看上去有些受伤的样子。
“前两天也是,视线对上的时候你马上就关窗了呢,我写给你的那张纸也没有回应。你可能没看吧?”
我已经吓得快要当机了,但还是驱动大脑逐字逐句去翻译她的话。
我转身逃跑让她觉得我讨厌她?她还以为我没看到那张纸?
“所以今天拉你出来是想和你说这些,因为今天之后,我可能就没什么机会再见到你了。”
我怎么……可能……
“我怎么可能讨厌安托涅瓦姐姐啊!”
我两下挪过去握住她的手,安托涅瓦吃惊地看着我,视线下移到了交叠的手上,又把视线移了上来,点点头,等着我再说些什么。
……
呀啊啊啊啊我在做什么!!
我赶紧松手,以更快的速度退回原来的位置,她好笑地看着我,神情比刚才轻松了不少。
“这样啊,我知道了。不过你为什么要躲着我呢?”
“因为安托涅瓦姐姐太优秀了……而且你的男朋友总是那么严肃……我就……”
“嗯?男朋友?”
安托涅瓦一头雾水地看着我。
“你在说谁?”
“就那个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你家的带着眼镜的高个子男人……”
“嗯——”她挑了一下眉,我这才意识到刚刚说的话有多糟糕。
啊啊啊啊啊啊我这不是暴露了自己经常偷窥她吗!!
“那个、我不是特意去看之类的!!”
“他叫晏华,不是我男朋友。”
安托涅瓦像是没注意我刚才的危险发言,她冷静地解释。
“我以前是不是和你说过我最近在给专栏写稿?他是来催稿的,我受伤的这一阵子他会定期过来。”
“诶?不是男朋友?”
“不是。”
“这样啊……”
不知怎么我就松口气,她则是摸了摸我的头,我总有种自己被当成小孩子的感觉,虽然我的确是比她小。
“你已经因为这个烦恼很久了?”
“我没觉得很烦恼……”
“也没否认自己很在意呢。”
“我……”
怎么感觉被套路了一样。我红着脸点头,她则是好心情地放下手,认真思考着。
“让你在意成这个样子也是我的不对……你现在读高三?”
“嗯。”
“有没有什么不擅长的科目?”
“数学……”
“那你打算怎么做呢?”
“因为没什么时间所以只能每天额外做一些练习之类的……寒假会有一个月的休息我打算找补习老师,虽然可能已经来不及了……”
“嗯。”她眨眨眼,“这样吧,作为补偿我帮你补习数学。寒假的时候你来我家吧,平时晚上回来有什么不会的也可以问我。”
我的心脏肯定在这一刻停跳了那么几下。
“不愿意?”
她又有些委屈地看着我,但是我分明看到她眼睛里的恶作剧意味,结果还是慌张起来。
“不会不会!只是安托涅瓦姐姐还要工作,而且我平时回来的太晚了,我这样肯定会打扰到你……”
“没有关系,我知道你们是九点放学,你一般几点休息呢?”
“零点左右……”
“我在十一点之前都醒着,有问题的话尽管来找我。”
“不行这样太打扰你了!”
“我说了没关系。至于寒假,我那个时候可以休息一阵子所以尽管过来。”
没了之前的好说话的样子,她用不容反驳的态度这么向我下达指令。
“也休息的差不多了,现在回去吧。对了,你刚才打算说什么?”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我好像忘了刚才要说什么,于是随便从脑海里抓住几个片段问了问题。
“前两天的时候你去哪了?回来的很晚。”
“啊啊,那天我的新书决定出版再加上腿伤痊愈,所以几个人庆祝了一下,结果闹得很晚。”
安托涅瓦回想着,转而有些不满地看着我。
“所以你看到我给你写的那句话了吗?”
“是的我看到了。”而且我还拍了下来。
后半句我没敢对她说出口,结果她好像更不满了。
“那倒是给我回应啊,我还以为你根本没看到呢。”
“回应是指?”
“嗯——有没有人说过你很迟钝?”
“咦?”我有些抓不住话题之间的联系,想让她再给点提示,她只是又摸了摸我的头。
“没什么事。记得要来找我补习,还有,回去以后交换一下手机号码吧。”
回去的时候我站在安托涅瓦旁边,抿着嘴尽力压住想要傻笑的冲动。
嗯,她可真好。
再一次确定了这个想法。

part3
2月14日,高考倒计时112天,安托涅瓦坚持说不会耽误她的休息时间让我继续去她家补习,我决定给她准备个巧克力。
“上午好,安托涅瓦姐姐。”
“上午好。你手里的是?”
“巧克力,送给你的感谢礼物。”
“所以昨晚你问我能不能接受白兰地啊,谢谢,我很喜欢酒心巧克力。”
补习没有固定的时间。自从我放寒假之后就和她商量好了,我会在上午十点左右的时候到她家,之后她写她的小说我做我的试题,如果我有什么不懂的可以去问她,还有空余时间的话她会额外让我做一些练习。中间有休息时间,晚饭我会在她家吃,谁来做饭取决于谁先完成任务。
老实讲,我很意外安托涅瓦的数学这么好。她给我的感觉是优秀的文科生,因为文科太过突出所以偏科严重的那种人,结果现在来看选择当个作家说不定只是她的兴趣而已,如果她想的话做个理科选手绰绰有余。
不过还得老实讲,安托涅瓦平时很好说话,一旦认真起来真的非常严格。放假之前我向她请教过几次数学,结果她比我的数学老师还要尖锐地指出我的问题,放假之后就开始了地狱补习状态,偏偏她还可以拿捏的好程度,无论我在过程中如何煎熬休息之后都可以恢复过来,所以假期反而比平时还要忙碌一些,但是我很喜欢这种感觉,不是没有目标地胡乱努力,而是明确知道自己不足努力改正的感觉。
而且我还能看到安托涅瓦工作的样子,一石二鸟。
我第一次来的时候非常震惊,在如此电子化的现代社会居然还有作家不用电脑。这一点上可以说是非常安托涅瓦了,她不喜欢电子设备,坚持手写,而且从草稿到成稿都工整漂亮极了。我瞥见过被改得密密麻麻的初稿,之后一直在想她是怎么做到改成这样还能倒着看都觉得很工整。不过我不能盯着看太长时间,被她发现我分神就不好了。
她一直都很温柔,但是可能是此时的立场关系,补习的时候会有很强势的感觉,即使她只是轻声呵斥我也会压力很大,但我就是忍不住去多看两眼权当做自己努力的奖励,她认真的样子实在是太好看了。
我做完一套试卷后偷偷看了一眼在桌子对面正写着小说的安托涅瓦。
好像是在某个地方卡住了,她放下笔,右手托着下巴,左手轻点桌面,这是她思考时的习惯性动作。
——结果现在不是从在外面偷窥变成了在眼前偷窥吗?
我的理智告诉我清醒一下,但是我就是改不了这一点。
而且,我考上大学之后,就见不到她了。不只是因为我要离开,而是她也不可能再回到这里。
明明还有一百多天,我却在此时失落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吗?感觉你今天的状态不是很好,明明刚进门的时候心情挺好的。”
休息时间,安托涅瓦吃了一块巧克力又放下,看着我仍然在最后的大题上奋笔疾书。
“这套题我之前看过,对你来讲应该不是很难。”
“没什么。”我也放下笔,看着对面那个人的担心眼神后心乱起来。
我这些可不是什么能够说出口的事。
只剩一百来天了我应该更加专注于复习而不是这种小心思。
无论我怎么不舍得这个大姐姐,于她而言我只不过是个再普通不过的高中生而已。
“有什么想说的最好是在高考之前就说出来哦,没有包袱才是最好的应战状态。”
“我……”
“好啦,先把笔放下,休息一会儿吧。”
“就只剩下最后几步……唔”
她把一块巧克力塞进我嘴里,酒精的味道尝着很微妙。
“我说休息一下。去洗手然后回来一起吃巧克力吧。”
“……好。”
结果还是乖乖按照安托涅瓦说的做了,又吃了几个之后我才发现自己对酒精的接受程度有多差——不一会儿就感觉胃在燃烧,从里到外热了起来,脸烧得格外厉害。
“你还好吗?”安托涅瓦发现了我的脸突然变红吓了一跳,她用手探我的温度,“这是因为巧克力吗?”
安托涅瓦的手凉凉的很舒服。
我的意识还很清醒,就只是脸红而已,再怎么说酒心巧克力也不可能醉倒我。
但是我确实借着这个势头对她说了我想说的话。
“我考上大学之后,就再也见不到安托涅瓦姐姐了吧。”
她一下子顿住,专注地看着我,手还放在我的额头上。
“你是在担心这个吗?”
“嗯。”
我点点头。
“我能见到你的时间只剩下一百天了。”
“确实,我也想过这个问题。”她把手收了回去,“不过那时候和你并不算熟络,所以没有全部说出口。我现在问你,你有目标吗?”
“嗯,S大学。”
“这样啊。”
她淡淡笑起来。她的表情就如同我想象得那样波澜不惊,但好像又有些不太一样。
“还记得我和你说过到这只是暂住吗?实际上我是来这里找灵感的,但是受了伤,所以才会决定在学院区租房住,因为这里安静适合养伤。”
她意味深长地看着我。
“你知道我家在哪吗?”
我摇摇头,茫然地看着她信心满满的脸。
“S大最近的住宅区。”

之后的日子飞快流逝,我追赶着那个触手可及的未来,向着那个确实与未来绑在一起的高考努力着。
2月26日,高考倒计时100天,百日誓师结束之后班主任问我寒假怎么了,感觉整个人都不一样了。我告诉他我现在决定好了目标大学。
4月17日,高考倒计时50天,数学老师难得夸奖我一次又问我发生了什么。我告诉她邻居家的姐姐辅导我之后她表情复杂地盯着我一阵子,最后摆摆手让我离开。等到毕业聚会上她才告诉我当时是想问“你不是早恋了吧”。
5月1日,高考倒计时37天,我和安托涅瓦一起在水族馆待了两个小时,后来觉得人太多了回到家里继续讨论之后我应该报哪些专业。
6月6日,高考倒计时1天,下雨了所以在家写写算算一整天,晚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梦到安托涅瓦之后又笑醒从床上摔了下来。
6月7日,高考当天,安托涅瓦和我一起晨跑,表示如果我考上了S大的话会给我一个惊喜。

之后?
八月份的时候我收到了安托涅瓦送我的初版新书,扉页上是她手写的“恭喜你考上理想的大学”,我只是看个简介就傻笑得看不下去,打算自己平静一些之后再偷偷看完好了。
“根据作者亲身经历改编的,关于某个可爱的高中生的故事。”
这是简介里安托涅瓦自己说的。

评论(9)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