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王道

【这里是很长的自我介绍】
基本所有地方都叫FTH/NF王道,称呼随意开心就好
※谨慎关注※产粮少废话多/懒癌晚期但是啥都想写,从未退坑而且入坑飞快。吃什么就想写什么,不会产固定作品的粮
主吃百合,吃的很杂。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嗑不到→例如小时代的里萧,进巨的笠尼,柯南的兰哀/步哀
不会特别在意攻受,吃的cp会有角色交叉但不喜欢贵圈真乱,但是对特(本)定(命)角色会产生all倾向→比如奈叶/灵梦/森大人/琪亚娜/咕哒子/女指挥使(永七)
除去elsanna/肖根/笠尼/奈菲之外,其他的作品没有明显倾向的特殊cp
【东方】本命结界组,除了彼岸组/月都组不拆之外其他可以随意组合→红萌馆随便拉出两个我都吃
【型月】基本都吃,青子X有珠/式X鲜花/师姐X迦南/王X王后放在首位
【少前】15M4/945/11416/1294我嗑爆,吃45ro但是不怎么吃4045/45416
【魔炮】\奈菲妇妇/偶尔也会叛逆地吃一发奈疾,其他的cp觉得有趣就会吃
【崩坏三】主吃樱莲/琪芽/姬德/绀海组,其他的也会吃一下,不过奥托就算了
【永七】请小姐姐们上了指挥使
超模们好好看啊!!

关于女指挥使和安总的那些事【DAY3】

私设ooc/游戏路线剧情/期待原创结局建议不看

结果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我们认为安是希罗安排进中央庭的内应,接下来可能会对安托涅瓦动手,要时刻注意她的动向。】
【我知道了。】
【我知道这很难让人接受,但是新人,在这个时候我们必须提高警惕谨慎处理任何可疑信息。】
【我明白。】
【如果发生了什么记得及时通知我。】
【……是。】

与他人的认知不同,安托涅瓦并非是个能够坦然接受死亡的人,只是她总会为了保护某些人某些事太过奋不顾身,以至于她自己有时都会忘了这一点。
失控的幻力自体内撕扯着自己,烧灼般的痛感像是从骨髓最深处传来,脑海中闪烁着曾经做过的事,但最后周围的风景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张张看不清表情的脸,可能是身边的朋友,也可能是过去的敌人,想仔细辨认却无法把五官和记忆里的任何人对上。按理讲自己应该痛得意识清醒,可是一直迷迷糊糊地睡着,又迷迷糊糊地醒来。
安托涅瓦记得零活骸化的样子,原本天真笑着的孩子只是几个眨眼的功夫便不再能被称为人类,变成了只懂得杀戮毫无理性的怪物。她害怕自己会变成这样的怪物,而现在所谓的情况较好使得她的恐惧被成倍延长,只能静静感受着活骸的过程却无能为力。
【你不是还有我吗】
明明知道这样告诉自己的少女正在为拯救世界奔波,不可能知道自己现在的状况,却还是忍不住去想她会对自己说什么。
她总是对一切都了如指掌的样子,看到自己变成活骸会有什么反应呢……
希望她还能记得约定,亲手杀了我。

传来了电子通知声。
疼痛感稍微减轻了一些,但是安托涅瓦没有睁眼的力气,来人也并没有报出自己身份的意思,只是沉默着走了过来。
啊啊,这样的话就一定是希罗安排的人吧。
在对希罗得逞心有不甘的同时松了一口气。
这样的话就会在活骸化完成之前结束一切了。
以后的中央庭,就交给你们了。
“对不起……但这是我的选择。”
是你啊。
一点都没有前两日被希罗背叛的愤怒,不如说知道是谁之后反而替她难过起来。
“你醒来之后一定会让她牺牲自己净化黑核……那个人也一定会接受这一切吧。但是那样太奇怪了!如果牺牲才能让拯救世界的话,最后世界上还剩下什么呢?没有了指挥使,没有了大家的世界,即使拯救还有什么意义呢?我只想和大家在一起,一直、永远在一起。”
一直在一起,多美好又不切实际的愿望啊。
“所以,如果有人要破坏这一切……”
……那个孩子一定不会认同的吧。
“住手吧。”
“!!你怎么会在这里!”
急促的脚步声,金属的落地声,以及……本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指挥使的声音。
“我出现在这里不是再普通不过了吗。”
安托涅瓦在心里长叹一口气。
你可从来没有普通地出现在我面前啊。
指挥使依旧是那副沉稳姿态,没对安有一丝怒火或是怀疑,她放轻了声音,听上去温柔却又绝情。
“放弃吧,安,现在还来得及。”
涅瓦没听到回答,只有安转身逃开的脚步声。指挥使沉默着拉开椅子坐下,没有说话。
也许,这才是对安而言最残忍的态度吧,没有对她的背叛不满,也没有追上去做出任何挽留。
就像是在说早就知道安会这么做一样。

——是这样啊。
像是零碎的拼图找到了丢失的那一块,安托涅瓦终于能够将之前的碎片一一用上,看清图案全貌。以前指挥使做的所有事都涌入脑海,神使明白了这个新人的违和感从何而来,原本极力否认的荒谬猜想此时似乎是最为合理的解释。全然接受新身份、熟练处理所有工作、对大凶占卜的冷静、知晓她隐瞒的所有真相……以及现在对安的行为的沉默。
指挥使的冷静漠然是因为她知道现在及未来会发生的所有事。
她能高效率地完成一切并非单纯因为能力优秀,更多的是因为她的确做过这些事。
既然她是站在上帝视角旁观这些,那为什么……
涅瓦想问出口的“为什么”太多了,她用尽全身力气开口,却声音小得担心对方是否能听到。
“……呐……”
“嗯,我在这里。”
依旧是没有太大起伏的声音,但是现在要比对安柔和得多。睁开眼,少女温柔地笑着,眼眶通红却没有掉泪。
“还是让涅瓦看到我这么不争气的样子了啊。”
她眨眨眼,眼底晶莹的泪水消失,依旧是这幅难过的表情,但也仅仅是难过而已,涅瓦看得出来指挥使某种最根本的信念没有半分动摇。
和你在一起时间最久的少女离你而去都无法改变你的意志,那你眼里到底有什么存在呢?
救世主啊,希望你所看着的正是这个世界。
“安说的我都听到了,其实她说得很有道理呢……因为就连现在,我也依然决定要用你的命来净化黑门之核。”
指挥使垂眼,就像与希罗决裂时那样,安静等着涅瓦继续说下去。
她是不是连我要说什么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呢?
那我似乎……没什么可以说的了呢。无论是拯救世界会付出生命这件事,还是自己无情无爱只会用数量衡量人命这回事。
涅瓦小声叹口气,闭上眼。
“你知道我接下来要说什么吧。”
“……是。”
如果你真的是从平行世界过来的话,那是不是意味着你所在的世界已经迎来终结了呢?如果是这样的话……
“请不要放弃希望。”
涅瓦感觉到脸颊上的温热触感,睁开眼,指挥使正用手轻抚着自己的脸。
“我不会放弃,也绝不会离开。相信我,我一定可以救你,一定可以改变这一切。”
不再像前几日那样压抑自己的情感,少女眼里的热切没有任何遮掩,任凭坚定意志燃烧起来。她的眼眶依旧发红,但是却没有一丝脆弱,见证过遗憾绝望仍然选择前进的模样无比耀眼。
 “我知道涅瓦接下来会说什么,但是你不知道我想说的,所以无论多少次我都会说给你听。涅瓦你才不是无情无义的人。坚定努力地想要环游世界;在灾祸到来之时指挥支撑起一切,为所有人寻找逃出去方法;会开车,上路很稳,在双腿还健康的时候,是个跑起来没有怪物能追上的健将。说自己是惧怕孤独的胆小鬼,所以在天平上选择更多人的那一方,就算自己是被舍弃的那部分也毫不犹豫……明明如果害怕孤独的话让更多的人成为自己身边的存在就好了,但是你没有,你从来都不在乎自己的感受,一直为了理想为了他人坚定地前行……你不是不爱他人,但我很希望你能学会爱自己。”
“你怎么……你怎么会知道这些……这么丢脸的事情……”
“因为我可是救世主啊。”
她手指动了动,擦去涅瓦眼角不知何时涌出的泪滴。
“所以相信我吧,我一定能够让你解除活骸化。”
“…………好呀,我相信你……”
我还不想……
“拜托了……让我能够回去……”
不想变成活骸死去……

【又一次选择了她呢……这是第几次了?】
【奇怪的家伙,明明轮回的次数已经让你记得所有事了,为什么还会去追求一个不可能达成的结局?】
“……闭嘴。”

走廊里现在只有指挥使一个人的脚步声。她刚刚联系了雷切尔,现在正要去取不死结晶。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她没有像往常一样马上离开,而是走到办公桌前,拉开第一个抽屉后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里面放着她几天前没有告诉过光荣女仆,自己偷偷买的相机。
没有了在其他人面前的冷漠和坚强,她缩到桌下哭了起来,任由泪水在脸上肆意流淌却始终没有嚎啕出声。
也许是忘了怎么放声大哭也说不定。
“对不起……”
即使自己希冀着所有人都能幸福,但也清楚不可能做到这一点,所以一开始就无法回应期待。
就像每一次都会偷偷买她喜欢的相机,但每一次都不会告诉她一样。
即使明白自己的歉意已经无法传达给那个少女也还是一遍又一遍地忏悔着。
“对不起……对不起……安……我、我又一次……”
“这次……我一定会……结束轮回……”

“如果一切牺牲都只是场噩梦就好了啊。”
神官赛斯站在列车车顶上看着黑门侵袭给这里造成的破坏,喃喃自语着,一旁听到的指挥使看了过来,而后冷静地摇头。
“很可惜的是一切都是现实,赛斯先生。”
“是啊……诶昨晚那个女仆没和你一起过来?明明她看管得很紧啊?”
“她不会再来了。”
指挥使瞪视着神官。
“她的名字是安。”

评论(4)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