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王道

基本只吃百合,虽然喜欢的cp会有角色交叉但并不喜欢贵圈真乱
集中关注崩三/永七/fate/少前/东方/魔炮/elsanna/肖根等等,偶尔也会关注其他的
懒癌晚期但是啥都想写
佛系作风(超随意的一个人)
希望单篇字数在三千以内

女指X千藻诗歌

没想到吧.jpg
女指第一视角
估计没人看hhhh

打从第一眼看到千藻诗歌起我就觉得她很有趣,不管是言行还是想法。
在此之前我没接触过中二病,毕竟现有的记忆中一直都在这七天里不断轮回寻找救世方法,无论是做的事还是见的人都千篇一律而且现实得不行。工作人员自不必讲,典型的朝九晚五没有梦想的社会劳动力,就连那群拥有异能的神器使也都周旋于现实生活中的各种事务,下至期末考试上至赌场应援,纵使是奥露西娅那般的浪漫主义者也会采用最简单粗暴的开膛破肚去找寻她所期望的爱——不如说这些神器使正是见过了太过残酷的现实才有了异能,获得这种力量之后反而更要操心该怎么好好活,向现实势力低头。
我不知道那个小个子神明为什么选中了我,她也从来没向我解释过,不过从这么多次的过往经验来看她是想让我做到拯救全世界,遗憾的是直到现在我都没找到方法,反而是随着轮回次数增加而逐渐变得心大起来。所以当我怀着与往常无异的随缘心态去往白夜馆试试能否与哪位神器使签约扩充战力的时候,这个自带背景的神器使真的是带来了不小的惊喜。
有多惊喜?当时她身后【绝对自我】四个大字一出,我差点把攒了许久打算用来诱拐那只猫的小鱼干掉在地上,她的自我介绍一句都没听进去。
好吧,我承认惊的成分要比喜多。
原来神器使里还有这种孩子啊。
冷静下来之后我认真观察了下这位新人,顺带无视了对方“契约者哟,竟然一见面就已经被吾的魅力迷倒了吗”之类的话。千藻的中二程度算是可承受范围内,毕竟她穿着还算普通,再加上带着眼镜,不开口更像是眼神迷之狂气的文学少女。坚信自己的接受能力已经无人能敌的我很快就忘了千藻惊人的出场方式,想着既然是文学少女说不定比起开阔场地的正面对决更喜欢狭小室内的迂回作战,再加上我有一个习惯是让安和薇拉带着新战力直接去接下来的战场测试一下,如果不行的话二保一怎么也能安全回来,所以马上带着她去了研究所,也想借此机会加深下彼此的印象和默契。
“吃我安利啦!”
千藻那高亢的声音响彻整个地下室,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反正我能看到安和薇拉的表情很精彩。
诶她们俩也能听懂啊。
这是我当时的第一想法。
大声喊出来倒是挺有气势的。
这是我当时的第二想法。
除了气势之外我发现千藻的力量于我而言的确是个惊喜,我很喜欢她那爽快的战斗方式,虽然她对自己招式的命名品味让我措手不及,感情比起中二她更多的属性是宅。
之后巡查我总会带上她,虽然从效率角度而言这是个很不合理的安排,不过她在巡查时会向我介绍她所追随的魔王是个多么强大的存在,自信得意的样子确实很招人喜欢。也许在普通的学校里她的中二只会被当作太年轻留下的普通黑历史,可是在这过于现实的中央庭里她反而格外突出,和她交谈会让我心情愉悦,而且她似乎也很满意我能听懂她的话(这一点其他神器使都表示无法理解,以安和薇拉的反应最为强烈)。结果一来二去我和她熟了起来,她有的时候会跑来霸占我的办公室,自以为很威风地站在自带的椅子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吾伟大的预备魔王大人啊,您能不能高抬贵手放过仆从的工房呢——来试着这么说说看。”
“千藻你再不好好工作我要扣你奖金了哦?听说你下个月还要参加漫展来着?”
“唔!何等卑鄙的手段!”
这个时候她就会慌慌张张地下来,偶尔还会因为没站稳摔下来,虽然我每次都接住了但还是觉得她脸红的样子很有意思。
不过我没敢告诉她其实没机会参加下个月的漫展了,就像我从来没告诉她魔王不存在但是小个子神很恶趣味这一点。
前两天她发现了那张宣传单之后兴致盎然地让我和她一起去找“魔王降临教”,我听了几句描述觉得这就是个邪教,但是没拦住她反而被这个狂热信徒拉着在烈日下暴晒两个小时。最后找到了大本营,千藻还误打误撞成了教徒口中的“魔王”,因为她好像挺开心的所以我没说什么,毕竟时间不多,这些教徒就算闹也闹不出什么大风大浪。
虽然闹不出大风大浪,但是这个欢乐的神器使沉迷教内活动不怎么出现了,就连固定的巡逻工作都会翘过去,这一点让我多少有些在意,所以特意跑去他们的活动地点看了看,结果她似乎是故意在那等我。
“本魔王在此久候多时了,果然是蝼蚁般的人类,居然派出了向你这样的货色就想来讨伐我,真是可笑!但不管怎么说,我得称赞一句,勇气可嘉。自不量力的勇者哟,欢迎来到我的魔王殿!”
“原来【吾】和【汝】只是发信息时的特定称谓吗?”
“……区区人类怎么会理解魔王!”
“倒是别转移话题啊。”
嗯,千藻这么尴尬地转移注意力也挺有趣的。时间久了人总会变得恶趣味起来,所以我稍微和自己的良心搏斗了一会儿,决定再欺负她一下好了。
“魔王大人啊,我并非勇者,而是由人类献上的贡品。”
“!人类也很懂嘛!”她马上就恢复了气势,坐在课桌上,“那作为贡品你可要有贡品的自觉!”
我估计了一下她会动手打我的距离,慢慢靠近她。
“所以魔王大人打算对我做什么都可以哦。”
“首先帮我……诶?”
她好像是愣住了,没反应过来我在说什么。
“什·么·都·行·哦——”
又走近一步,她慌张起来。
“那个……那个……”
“身·心·都·是·魔王大人的哦——”
“区区人类竟然敢这样逼迫魔王!”她从课桌上跳下,用一个夸张的动作护住自己,不断地向门口退去。“今天就姑且放过你了!”
啊,害怕了。
“好好,不过你在这里打算做什么呢?”
“明天再说!”她说完就拉开门逃了出去,“等着下一个月圆之夜里被我打败吧!”
虽然千藻平时有些中二,不过一直都挺坦诚的,难得这么别扭。
我在后面笑得很没良心,知道她现在不敢靠近我还不愿意丢下我,一定很纠结地在走廊里想该怎么办。
哎呀,在救世旅途中遇到这么一位有趣的同伴挺好的。
虽然这次的结局还是bad ending就是了。
最后一战之前我告诉了她轮回的事情,她沉默了一会儿,本来已经消去不少的中二气势再次强烈起来。
“契约者哟,吾承认汝在这漫长的救世之旅的功绩!吾对这次契约非常满意!欢欣吧勇者,未来的末日之战吾会以更强的姿态前来支援!”
“但是千藻不会记得这些哦。”
“吾可是要成为统治一切的魔王的!区区轮回怎会斩断吾与汝的羁绊!”
她提高声音,就像那晚在天文台上一样自信张扬。
“吾现在离魔王还有一定距离,所以下一次轮回就麻烦汝来唤醒魔王的意志了!”
所以说她真的是个有趣的人啊。
于是我也难得的期待起来,握住她发出邀请的手。
“那我就期待着下一次的表现吧,未来的魔王大人。”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