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王道

基本只吃百合,虽然喜欢的cp会有角色交叉但并不喜欢贵圈真乱
集中关注崩三/永七/fate/少前/东方/魔炮/elsanna/肖根等等,偶尔也会关注其他的
懒癌晚期但是啥都想写
佛系作风(超随意的一个人)
希望单篇字数在三千以内

cp还是女指x安托涅瓦,日常ooc
说是520写的一篇但是却不甜 以及本来想开车却发现不会,太绝望了

下雨了。
安托涅瓦从中央庭的走廊里向外望,却因为雨势太大而无法看清外面发生了什么,仔细辨认才能听到那一两个没打伞的行人的惊叫声,一不留神又被雨声掩盖过去。于是她不再把注意力放在外面,而是加快了去往休息室的速度,她确信她的队长正在那里睡觉。
指挥使很喜欢雨天,但是不喜欢打雷。她说雨水打在窗户上的声音很安静很适合睡觉,而雷声会破坏这种气氛。
声音很安静?
当时一起聊天的还有珈儿,她向来是个直率过头的好孩子,没听懂这句话之后很直接地表达了自己的不解。可是比这个神器使还要小两岁的少女只是笑,说“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珈儿现在还不懂。”
队长不要假装自己是励志故事里那种提供帮助的老人一样。
当时的珈儿这么反驳回去,安托涅瓦想跟着笑却怎么也笑不起来,后来才明白她其实在害怕,她在害怕这个少女已经度过了她无法想象的生命长度,害怕哪一天指挥使会对她说“我已经没有力气拯救世界了”,然后就离她而去再也不会回来。
结果这种预感最强烈的那一天,指挥使证明了奇迹的存在,证明了的确是有一条道路可以让所有人都幸福。
她总会做出一些出人意料的事情,可能这就是不凡之人的共同点吧。
安托涅瓦轻轻推开休息室的大门,屋内的温度比走廊里还要低,几扇窗都半开着,凉丝丝的风迎面吹来有些冷。而她的救世主正躺在床上,脸深埋进被子里,像只猫一样蜷成一团。
就算是喜欢在这种雨天睡觉,也要记得把窗关上啊。
涅瓦小声叹口气,走过去把窗户关上,又回到指挥使床边坐下,没忍住摸了摸头。不一会儿屋内就恢复了温度,指挥使可能是觉得热了,把被子拉低了一些,于是涅瓦得以仔细端详这张稍显稚嫩的脸。
这好像是她第一次好好观察指挥使。
第一感觉是指挥使的确是个可爱的孩子,如果只看长相的话——倒不是说她的言行并不可爱,只是她表现出的成熟已经远超这个年龄,在刚上任的第一周只会朝着最有效率的方向行动,让人不自觉地信赖跟随,将所有对救世主的期待都压在她的身上,却无视了她也只是血肉之躯的事实。涅瓦也犯过这个错误,直到她失去指挥使的那一刻才惶恐起来,可是指挥使后来又满身是血地站在她面前,笑着对她说“我们都还活着”。
末日结束世界重启,救世主终于可以卸下重担重新作为凡人而活。中央庭重组之后,指挥使第一时间搬到神使家里,一方面工作和生活上都可以互相照应,另一方面也可以尽快地为周游世界做准备。为数不多的清闲时间里指挥使会偶尔提起轮回时的事,只是寥寥几句就让神使瞥见在那段绝望看不到尽头的日子里这位少女到底是怀抱着怎样的信念孤独前行。
“如果不是涅瓦对我怀抱着那样的希望的话,我是坚持不到现在的。”
“7天于我而言不过是168小时10080秒,想要记住这一万秒发生了什么很简单。”
某天她正在洗碗,一边擦拭着餐具一边这么轻松地说。
那天后来也下了雨,但是雷声震得耳膜发疼。整个房子都停电了,指挥使跑过来和她挤在一张床上,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涅瓦想起来以前指挥使说过的话,问她为什么会说喜欢下雨但是不喜欢打雷,于是少女笑着缩进她怀里,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
“有的轮回里最后一天在下雨。当到处都是各种倒塌声喊叫声的时候,雨声会让人安心,所以我死在废墟中也没那么害怕,但是如果打雷的话就不一样了……适合睡觉是因为这声音总让我想起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这个理由是不是很幼稚?”
一点也不。
涅瓦抱住她,自己要比这个还在憨笑的少女难过得多。
你到底将这一周经历了多少次啊。
少女不再笑,她迟疑着从怀里抬头,像一个虔诚的信徒一样小心翼翼地在神明的侧颈上留下一个又一个密集的吻,听到神明微弱的制止声也没停下,窗外的雷声像是渎神的警告也像是发誓的证明。
多到我可以把当时你身上的活骸印迹全部勾勒出来。
你知道吗?我很久之前就想这么做了。
防线在过于克制的温柔舔舐中瓦解,神使意识模糊地坚持着自己的底线,想要推开她却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队长现在还太小了,我不可以对你做这种事。
于是那个内里远比表象成熟得多的指挥使吃吃笑起来,手上的动作一点没停。
好吧,那就我来做。

反应过来的时候指挥使的脸近在咫尺,意识到自己刚刚在想什么的涅瓦红着脸坐直,没敢再去看少女的睡脸。
看来下雨天也让自己想起了很多东西。
涅瓦抬头看看时间,从自己进来已经过了二十分钟,就连外面那场突如其来的暴雨也逐渐变小接近无声,指挥使却还是没有醒的意思,于是她打算先出去冷静一下,再过一会儿来看看她的队长有没有醒。
刚起身袖子就被轻轻拉住,涅瓦低头,指挥使清醒地盯着她,故作遗憾地开口。
“我一直在等着涅瓦给我一个早安吻,结果没有啊。”
“你什么时候醒的?”
“从你进来的时候开始。”
“醒了的话倒是告诉我一声啊。”
一方面觉得这样撒娇有些可爱,一方面又因为刚才的回忆而不好意思,涅瓦想要抽出袖子结果被指挥使直接握住了手。
“反正下雨天也没什么想做的,就这么静静躺着也挺好的。”
只有撒娇的时候像个孩子啊。涅瓦有些好笑地回握,果不其然看到指挥使也跟着笑了起来。
“工作结束了?”
“嗯。”
“现在是几点?”
“晚上六点。”
“已经这么晚了啊,那现在回家吧。先去超市买些食材好了,我想吃火锅。”
“好啊。”
涅瓦又经过了刚才的那段走廊,现在向外望能看到天已放晴,路灯全都亮了起来。
“雨已经停了呢。明天还会是晴天吗?”
指挥使顺着涅瓦的视线向外看,而后拉起她的手,难得表现出雀跃情绪。
“会是晴天的,肯定会。”

评论(4)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