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王道

【这里是很长的自我介绍】
基本所有地方都叫FTH/NF王道,称呼随意开心就好
※谨慎关注※产粮少废话多/懒癌晚期但是啥都想写,从未退坑而且入坑飞快。吃什么就想写什么,不会产固定作品的粮
主吃百合,吃的很杂。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嗑不到→例如小时代的里萧,进巨的笠尼,柯南的兰哀/步哀
不会特别在意攻受,吃的cp会有角色交叉但不喜欢贵圈真乱,但是对特(本)定(命)角色会产生all倾向→比如奈叶/灵梦/森大人/琪亚娜/咕哒子/女指挥使(永七)
除去elsanna/肖根/笠尼/奈菲之外,其他的作品没有明显倾向的特殊cp
【东方】本命结界组,除了彼岸组/月都组不拆之外其他可以随意组合→红萌馆随便拉出两个我都吃
【型月】基本都吃,青子X有珠/式X鲜花/师姐X迦南/王X王后放在首位
【少前】15M4/945/11416/1294我嗑爆,吃45ro但是不怎么吃4045/45416
【魔炮】\奈菲妇妇/偶尔也会叛逆地吃一发奈疾,其他的cp觉得有趣就会吃
【崩坏三】主吃樱莲/琪芽/姬德/绀海组,其他的也会吃一下,不过奥托就算了
【永七】请小姐姐们上了指挥使
超模们好好看啊!!

还是没忍住动了手
对不起(第二次)

安托涅瓦最近养了一只小狗,名字……还没想好。
小狗是她在街道上无意发现的,那天下着雨,涅瓦远远地看见了纸箱,上面写着“我会暖床 求包养”,于是在意得不得了的安托涅瓦走了过去,发现里面装的是一只不到一岁的棕色小狗,几经犹豫后还是决定把小狗带回来,变成了现在的饲养情况。
实际上涅瓦在决定养它之后就一直在思考应该给它取什么名字,可是她想了好几个都觉得不太合适,于是到现在也没定下来。而且那只小狗就是能知道涅瓦什么时候在叫它,听到涅瓦在和它说话时它会开心地用短短的前爪踩住方舟,如果涅瓦允许的话它会试着爬上去,让涅瓦把它抱在怀里。
小狗很听话,虽然因为年纪小格外好动但是不会胡乱撕咬。它第一次尝试着咬窗帘时涅瓦轻声制止了它,而后小狗就乖乖地再也没对什么东西下过口,只有当涅瓦拿出玩具球的时候它才会兴奋地扑过去,抱住球歪头啃咬,却因为自己太小搂不住球,经常会让球从怀里滚出,再从后面蹦蹦哒哒地追上去,却在听到了涅瓦的呼唤之后转过身再跑回来,摇着尾巴等着涅瓦摸摸头。涅瓦工作的时候它会自己去别的地方无声地玩,可是它实在是太小了,有的时候会从台阶上摔下来,“咚”的一声吓涅瓦一跳,但它从来没表现出疼的样子,依旧玩得很开心,唯独在看不到涅瓦的时候会焦急地叫起来,等找到人之后就轻咬着涅瓦的裙角不肯离开,这是它现在唯一会咬的东西。
狗和自由自在的猫不同,它需要经常由主人带领着去室外活动,可是涅瓦实在是太忙了,每天的行动路线只限于住所和中央庭,涅瓦只能经常带着小家伙去中央庭的等候区,嘱咐路过的空闲神器使看管一下,小狗最开始会躲在涅瓦身后打量着那些笑容满面的神器使,时间久了会对他们表现出同样的好意。
前一阵子没能接触那只乖巧的猫的遗憾在此时爆发,神器使们很乐意照顾这个同样乖巧的狗狗,而且与指挥使的猫不同的是,涅瓦的小狗很喜欢和人们一起玩耍,一众神器使得到了极大治愈,没少想着要把小家伙拐走,可是小家伙此时就会机警地叫一声,舔舔那人的手,又自己循着气味去找涅瓦。
就好像是在说“你很好,但是我的主人是安托涅瓦”一样。
这可太有意思了。
于是内部论坛再次被小家伙刷屏,这次的刷屏还是带着一些八卦气息,比如预测小狗未来的名字。
最近一次陪小狗玩的是钟函谷,他把小狗交给涅瓦时问了一句“安托涅瓦你还没给它起名字吗?”
涅瓦愣了一下,表示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但是没有合适的名字。既然钟函谷先生也养着许多小家伙,不如给我提个建议吧。
于是钟函谷爽快地说你直接叫它指挥使不就行了。
……
……?
涅瓦露出了和看到指挥使落荒而逃那天一样的困惑表情。
“你不觉得它和指挥使很像吗?”钟函谷笑起来,指指小狗,小家伙竟然也歪头看着他,像是在思考什么。
这个疑惑的样子是有点像。
不对不对。
涅瓦为自己的失礼想法默默地向指挥使道歉。
“叫它指挥使我觉得有些不合适……”
“哎呀又不是指挥使的本名没关系啦。”
“这样也不行,再说它和指挥使也不像啊。”
“这不是一模一样嘛,比如眼睛的颜色啦,毛和头发的颜色啦……等等。”
“还不是只有这两点一样!这是巧合!”涅瓦感觉钟函谷可能只是存心想戏弄她一下,不由得声音大了一些,对方只是无所谓地耸耸肩。
“别的相同点肯定也很多,不过我可没办法明确说出来,最了解这个小家伙还有指挥使的人可是你哦。”
“就算你这么说也……”涅瓦还是觉得很失礼,可是在钟函谷的诱导下不自觉地对比着。
像是会默默忍受疼痛这一点。
像是期待地看着她这一点。
像是见不到她就会很着急这一点。
像是总会乖巧地听她的话这一点。
“怎么了吗?”
被对比的少女的声音久违地从身后响起,涅瓦有些心虚地回头,却发现指挥使正蹲在地上,摸着小狗笑得很开心,小家伙也表现得很兴奋,于是指挥使干脆把它抱起,两位一起蹲在地上抬头看着涅瓦。“涅瓦是在说我吗?”
涅瓦突然觉得指挥使和这只小狗真是像极了。
“哎呀……果然我就说叫这个名字最合适嘛。”钟函谷在一旁揶揄,涅瓦真是想要和那天的指挥使一样抱回小狗转身就走。
“喵——”不知道从哪传来了猫的叫声,而这样软绵绵的声音竟然有一种威严的感觉,指挥使立马放下小狗,站起身,三个人一起看着白色的猫从拐角里出现,缓缓走来。
是指挥使的猫。
刚才它是吃醋了吗?
涅瓦不由得这么想,结果小狗自己蹦跶着凑了过去,兴奋地舔着猫的脸,猫也没生气,反而慢悠悠地晃着自己的长尾巴逗得小家伙前后乱跑……它这是在调戏小狗吗?
“……”
“……”
“哎呀感情真好呢。”
“钟函谷先生请安静/闭嘴。”
“如何?就叫这个名字吧。”钟函谷笑得更开心了,“既然确定下来了,不如现在就试试它喜不喜欢这个名字?”
“……”你是要我在本人面前说吗?
“……”不也挺好的嘛。
指挥使看着两个人的眼神交流,一头雾水却又略微不满。
“你们在说什么……”
“小狗的名字已经定下来了哦~”
“真的?那我也想知道它叫什么名字。”
“……指挥使……”
钟函谷给了涅瓦一个胜利的得意眼神,涅瓦瞪视回去,却又在指挥使期待的目光中败下阵来。
涅瓦心一横,脸红着开了口。
“指挥使?回来了。”
“汪!”小家伙放弃了对尾巴的追逐,跑了回来。
指挥使(人)整个都要烧起来了。
“安托涅瓦——你的主人也要走了哦——”这是钟函谷的声音。
“喵~”白猫也跟着走了过来。
安托涅瓦(人)真的是要转身就走了。

最后小狗的名字正式定下叫指挥使。顺带一提最后论坛里相关话题回复数最多的前两名都是钟函谷发起的帖子,第二是【安托涅瓦的狗的名字定下来了,叫指挥使】,第一是【指挥使带着安托涅瓦撞上了安托涅瓦带着指挥使】。
真是可喜可贺。

评论(13)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