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王道

基本只吃百合,虽然喜欢的cp会有角色交叉但并不喜欢贵圈真乱
集中关注崩三/永七/fate/少前/东方/魔炮/elsanna/肖根等等,偶尔也会关注其他的
懒癌晚期但是啥都想写
佛系作风(超随意的一个人)
希望单篇字数在三千以内

关于女指挥使和安总的那些事【DAY6】

cp如题
私设ooc/走游戏路线/期待原创结局建议不看
开头有复数个安总出没

【新的棋盘已经开始了……我很期待你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要努力挣扎哦。】
“那么如同之前一样,这次我也挣扎给你看吧。”

早上七点,中央庭
昨晚要处理的公文很多,涅瓦一方面自己无法处理完,另一方面也想给新人树立按时作息的榜样,于是一点时便和指挥使一起离开了档案室,同时向平行时空的自己求救,希望能够帮忙值夜班。
结果短短几个小时的功夫,指挥使就和安一起,撞上了那位值夜班的安托涅瓦。
平行时空的安托涅瓦已经将昨晚的事讲到了两人离去的时候。虽说方舟并非什么绝密神器,但是那么轻易的给出图纸也真像她的做法。
“因为这位新指挥使表现很好啊。你们没看到她当时是怎么捞起那个盐罐的,反应速度相当快呢,我觉得即使不是神器使,给她足够的装备后她也会成为一流的战士哦,所以起码让她知道使用神器是什么感受嘛。”
“这个想法太危险了,否决。”
“我也觉得不行,她还只是个孩子呢。”
“考虑到方舟的特殊性,我觉得还是让她尝试一下别的吧。”
“意外地没人支持我啊。”
几个来自不同时空的安托涅瓦聊着天,其中一位的提议被其他的涅瓦集体否决。这个场面看上去有些奇妙,但是拥有穿越时空能力的安托涅瓦们早就习惯了,只是专注于这种为数不多的闲暇讨论上。
而这里的涅瓦忙着处理文件,依靠方舟在高高垒起的卷宗中自如穿梭,时不时地才会注意一下方舟传来的信息。虽然现在是正式工作前的时间,却也没能加入到对话中,只是简单说了一句“我觉得不可行。”
“真是的,这么溺爱小孩子可不行哦。”
被反驳的涅瓦叹口气。“她足够优秀,虽然刚刚上任但是处理指挥使的工作游刃有余,让她稍微学习一下武器的使用方法总是好的,说到底毫无战斗能力的指挥使跟着踏上战场太危险了。”
“所以说我们的神器很特殊,驳回。”
“唯独对我很严厉呢。我只是觉得这位指挥使说不定会实现我们所无法实现的愿望,所以才会提供一些小小的帮助而已。”
“虽然我也觉得这位指挥使不太一样,可是建方舟需要很多准备的,她是否能短时间内做好还不一定。”
“她的话肯定可以一天就建好啦。”
“明明是同一个人为什么你会这么乐天派呢……”
虽说只有一点点,但是涅瓦也好奇指挥使能否建成方舟。只是好奇而已,没有什么担心的意思,指挥使看上去也不像是会用穿越时空的能力做什么坏事的女孩子。
昨晚值夜班的涅瓦继续尝试着说服其他的涅瓦,但是这次多了几分调侃意味。“我觉得她是个好孩子哦。知道战术终端能跨越时空传递信息后还专门给我发来消息说‘辛苦你了,之后就由我来分担涅瓦的工作’,哎呀,说不定她真的很厉害呢。”
“……那我之后会试着交给她更多的工作的。”感觉话题可能会往奇怪的方向发展,涅瓦看了一眼时间后关闭了通讯,开始查看各地发来的黒核调查情况,考虑让指挥使接下来去哪个区域。
虽然对新人来讲这个工作量非常不友好,但是没有办法,现在没时间给这位新人过渡了,而且从她的表现来看,也可能不需要这个磨合期。
八点时安发来信息说今天会和指挥使一起回到高校学园去解决残留问题,涅瓦没再问什么而是继续处理自己的工作。
不过仅仅一个小时后,指挥使就赶了回来,手里握着一块紫黑色的结晶。
“上午好,涅瓦。”指挥使笑得很轻,将结晶举高了一些。
这个应该是活骸身体上的吧,涅瓦想,于是从空中飘下,“想问什么呢?”
“我想问问活骸化的事情。”指挥使的声音维持在刚好能听清的大小,快速完整地将过去的一个小时里希罗和赛哈姆的事情告诉了涅瓦。
“我想听听你对活骸的看法。不是被任何人转述,而是亲口告诉我,关于活骸化的看法。”
她神色自如,丝毫没有产生对涅瓦的不信任亦或是不苟同。
“听了希罗的话,反而没有觉得我是坏人吗?”
“只能确定他不是好人而已。”指挥使的表情冷了下来,涅瓦总觉得过去常见到这个表情,一时间却没想起是谁,“我只是想知道你对活骸的看法。”
既然她已经看到了这些,那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这位【救世主】吧。
“那条规定是真的。”
安托涅瓦停顿了一下,确认指挥使这次没有走神之后再次解释。
“第一个活骸出现的时候,它无法控制自己地在城市中大肆破坏。于是中央庭派出了三人的队伍去阻止它。战斗结果是两人死亡,剩下一人失去了双腿……到最后,我们只能听到从活骸的内部传来的她的哭叫声。”
“然后你就消灭了它吗。”
涅瓦摇头。“那样活着太过痛苦,它自我毁灭了。”
指挥使的表情缓和了一些,却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很抱歉问你这些。但是,我还是不认为消灭活骸是唯一手段。”
明明这一天多都表现得像位现实主义者,结果却仍然抱有这样的天真想法啊。涅瓦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讲的人,却因为这样讲的是【救世主】而难过起来。
“那你会怎么做呢?”
指挥使在回答之前叹口气,温暖又悲伤地看着涅瓦——却又让涅瓦觉得,她的目光越过了自己看着更遥远的人。“明明意见相左却没有否定我,涅瓦你为什么会这么温柔呢?”
叹气的次数都要超过沉思的次数了,明明看上去会是个明朗的孩子,结果却总是这么阴郁。涅瓦离她更近了一些,伸出手拍拍她的头。
“你还是个孩子,应该在这个时候尽可能地尝试自己所想,这些尝试才是能使你成长的宝贵经验。而且我相信你是在充分考虑过后才会和我说这些的。所以你是怎么想的呢?”
“我想要拯救赛哈姆,我想要解决神器使活骸化的问题。所以我会……试着相信希罗。”
指挥使几乎是咬着牙说出“相信”。涅瓦不知道这两位指挥使为什么会有如此深的隔阂,不过倒是由此确定了刚才的既视感。
这个表情原来是和希罗在表达厌恶时一模一样啊。
明明选择了希罗一边,却丝毫不认同希罗,明明如此厌恶,却还是想要相信他。指挥使到底在想什么呢?
“……好呀。”那么就试着相信她吧,相信她能够做成以往指挥使都没能做到的,相信她可以让自己看到神器使的未来。
“既然你的内心已经如此坚定,那么就这样做吧。”不过目前最基本的原则先要明确。“但是,如果赛哈姆完全变成了活骸,并且开始无差别袭击的时候,请不要阻止我将她消灭,好吗?
“嗯。”
指挥使点头,她再一次表现出了毫不动摇的态度,让涅瓦不禁想起了当年那个沉迷研究满腔抱负的神器使。
“你和希罗……在某种意义上很相似呢……难道这就是身居高位的指挥使……和神器使在眼界上的差距吗?”
指挥使回以一个全然否定的眼神,就像昨晚表达担心时那样话多了起来。
“与眼界无关,只是因为我们是和你们最近的普通人,所以才会做这样的挣扎。相信希望不是什么坏事,但是我不是救世主,无法逆转现状,无法实现奇迹。既然如此,那么我就用无数次的数据调整,以神都无法阻止我的绝对合理的角度达成希望。”指挥使又沉默下来,刚才逐渐上扬的情绪也一点点冷却。“我会去找希罗,想办法让赛哈姆恢复过来。”
最后几句不像是在说赛哈姆,但是看着那个眼神,涅瓦清楚指挥使不会和她解释这些话的意义。
“我知道了……那我等着你的消息。”
指挥使离开了,不过刚才提到的研究让涅瓦隐约觉得不安,还是派人去希罗的研究所看看吧。看样子指挥使的调查可以延后一些了。

虽然说自己会去找希罗,但是指挥使出了中央庭之后直接回到了住所,就连希罗给的地址都在回去的过程中顺手扔进了垃圾桶。她拿出方舟图纸打开终端,告诉安接下来一整天都要进行高体力劳动。
“建方舟?虽然我明白越早建成越好,但是现在建是不是太着急了啊……”
“抱歉啊安,虽然我知道这很强人所难,但是方舟必须今天就建成。我算过时间了,现在去准备的话晚上就能建好。”
“诶……但是指挥使,你才刚上任两天,做这些身体受得了吗?”
“放心吧,这种状况只会持续一周,之后就会清闲下来。”
“最好是这样啦……”
“绝对是这样哦。”

评论(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