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王道

【这里是很长的自我介绍】
基本所有地方都叫FTH/NF王道,称呼随意开心就好
※谨慎关注※产粮少废话多/懒癌晚期但是啥都想写,从未退坑而且入坑飞快。吃什么就想写什么,不会产固定作品的粮
主吃百合,吃的很杂。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嗑不到→例如小时代的里萧,进巨的笠尼,柯南的兰哀/步哀
不会特别在意攻受,吃的cp会有角色交叉但不喜欢贵圈真乱,但是对特(本)定(命)角色会产生all倾向→比如奈叶/灵梦/森大人/琪亚娜/咕哒子/女指挥使(永七)
除去elsanna/肖根/笠尼/奈菲之外,其他的作品没有明显倾向的特殊cp
【东方】本命结界组,除了彼岸组/月都组不拆之外其他可以随意组合→红萌馆随便拉出两个我都吃
【型月】基本都吃,青子X有珠/式X鲜花/师姐X迦南/王X王后放在首位
【少前】15M4/945/11416/1294我嗑爆,吃45ro但是不怎么吃4045/45416
【魔炮】\奈菲妇妇/偶尔也会叛逆地吃一发奈疾,其他的cp觉得有趣就会吃
【崩坏三】主吃樱莲/琪芽/姬德/绀海组,其他的也会吃一下,不过奥托就算了
【永七】请小姐姐们上了指挥使
超模们好好看啊!!

关于女指挥使和安总的那些事【DAY7-evening】

cp如题
大量私设ooc有
走游戏路线,游戏剧情注意
期待原创结局的朋友建议不看

晚上九点,指挥使发来消息通知已经收回了高校学园,现在正安排神器使们去吃宵夜,打算自己与接受救治的伽儿和西比尔一起先行回来汇报情况。十分钟内她又发来了总结报告,涅瓦只需要对遗漏处提问即可。
“们”?
安托涅瓦看过报告后有了想要培养她做文科系指挥使的念头,不过理智提醒她调出那份让人印象深刻的资料,这上面没有任何信息表明她曾经在别处担任指挥使一职。她是通过了检查后直接被委派到这里的,在此之前从没接触过神器使。
涅瓦询问都有哪些神器使。指挥使发来了李若胤和妮维的名字,附带两位的简短资料,却对何时签约只字未提。
的确是正式登记过的神器使,但是……莫非在讨伐之前去了一次白夜馆?
白夜馆是唯一能够与神器使签约的地方。那里的运行机制和占卜差不多,付出固定金钱以换取特定道具,而后便可以通过道具召唤神器使。但是这种召唤也并非是绝对成立的,只是一种途径,不一定会有神器使响应召唤。再加上馆主霞不喜生人,所以新到任的指挥使往往得过一阵子才能进入白夜馆,最初都是由安担任近身护卫。
涅瓦估计了一下指挥使的速度,她大概会在十五分钟之内回到中央庭,这些时间足够了。于是涅瓦熟稔地用幻力造出一只白头鹞,让它携带着自己的问题去找霞。不久之后霞经常抱着的那只猫跑了过来,说新指挥使今天还没有去过那里。
那么,这些神器使是……
“白夜馆存在着时间与空间的绝对概念,一方面静止不动,另一方面记载着所有的变化。既然安托涅瓦你的能力是穿越时空,那么就一定能明白,复数形式的平行时空在这里都会变成唯一的记载。既没有先后顺序,也没有重叠形式。我不是说了吗,新指挥使今天还没有来过这里。现在她没想解释却也没想隐瞒,安托涅瓦不如等着她主动开口。”
这是那只猫转达的话。
“主动开口……她真的会和我解释吗?”
涅瓦当然知道霞的意思,这是自己最开始曾有过的猜想,但是实在是太过荒谬所以放弃了。神器使的异能在于具现神话武器,在次元层级消灭黑门结界;指挥使的异能在于辅助,可极大提高神器使的作战能力。即是说指挥使既不可操纵武器也不可穿越次元。神器使虽然可以到达次元层级,但也仅仅是到达而已。平行时空属于次元中的特异形式,除非像安托涅瓦这种本身能力为穿越时空的神器使,在拥有神器的情况下才能够到平行世界去,其他人即使想做到也无法长时间待在另一时空。指挥使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从平行时空过来的。涅瓦只能放弃似的喂那只猫一条小鱼干后放它回去,重新投入到工作中。
除了这个之外难道就没有什么思考方向了吗……
“请问安托涅瓦小姐在吗?”
指挥使的声音从下面响起,安托涅瓦再次放下手中的工作,轻盈地从空中飞下。指挥使的手里拿着两杯热咖啡,她看到是安托涅瓦后笑了起来,将咖啡递过去。
“谢谢。是来汇报工作的吗?报告我已经看过了,写得非常好。”涅瓦接过咖啡,小心地喝了一口,而后惊讶于这杯咖啡是按照自己的喜好调制的。
“因为我有研究过该怎么写啊,如果安托涅瓦觉得没什么问题就太好了。”指挥使的笑容大了一些,看上去有些自豪的样子,不过是因为涅瓦对报告的夸奖还是她对咖啡的惊讶就不得而知了,“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忙做的吗?”
“这个啊……”
为什么你会有其他的神器使?
为什么你一开始没有说明其他的神器使的存在,却在刚才自然地发来了神器使的资料呢?
比起工作涅瓦第一件想要拜托的事是从指挥使口中得知她的真实身份。然而就算这么问了,她又会给出什么样的回答呢?目前来看,这位新人无疑非常优秀,是中央庭必不可少的战力,如果因为自己的原因使她逃走的话就得不偿失了。而且霞给出的意见也是“等待”,那么现阶段就选择沉默吧。“那就麻烦你帮忙处理一下这边的市民邮件吧。”涅瓦指指旁边的一个显示器。“这些都是比较浅显的问题,我想,你一定也能胜任的。”
“好。”指挥使点点头,却没有要工作的意思,而是站在原地看着涅瓦,“安托涅瓦你……是不是在我走了之后就一直在这里工作呢?”
“是啊。”不清楚指挥使为什么问了这样一个问题,涅瓦老老实实回答,结果对方似乎并不满意这个答案。
“也就是说,你没有吃午饭和晚饭吗?”
啊……原来是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涅瓦明白过来之后觉得自己没法再解释什么,只是苦笑着辩解,“我会在吃饭的时候离开这里的。”
“除了吃饭之外的时间都在工作吗?”
看来现在改口也来不及了。“毕竟这是我的专长……”
“就算这样也不行。”白天在其他人面前沉默但算得上乖巧的指挥使此时对着涅瓦态度强硬起来,她轻摇着头,坚持着。“现在各个地区的收复工作都还很顺利,没有什么紧急事务,文件稍微延后一些没关系的,你要多注意休息才行。至少请休息一杯咖啡的时间吧。”
“好……”涅瓦看着那个固执的指挥使,这样点头,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着指挥使坐在显示器前,相当熟练地开始工作。
“虽然我是第一天到这里,但是辛苦你了,安托涅瓦。”指挥使的声音依旧平稳,就连背影也没有丝毫的动摇。“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指挥使,没有办法做到战力上的帮助,但是除此之外的文科工作我还是能努力去做的。而且这些工作也是一种锻炼,下一次就让我尝试更难的工作吧。”
“那么,我就等着你下次的到来吧。”自己想要说的都被对方看穿了呢,虽然指挥使看不到,但是涅瓦笑得很开心。
得到回答的指挥使“嗯”了一声,可是听起来更像是一声叹息。她不再像白天那样沉默,保持着敲击节奏的同时担忧地再次开口。
“我说这些你可能会觉得啰嗦……但是安托涅瓦,我真的希望你能好好照顾自己,工作虽然很重要但是你不应该这么拼命,即使任务很多你也……”她像是一台突然停止运作的机器般话语骤停,再次运转时声音小得难以辨认。“你不是……还有我吗。”
“……谢谢你。”
涅瓦不知道这个孩子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是她在感受到了被关心的温暖的同时产生了一丝不明不白的情绪。
她的背影像极了自己。
可能她在心疼。
正是因为害怕孤独所以才站在他人身边,正是因为胆怯着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所以才表现得勇敢。因为不想孤身一人所以才得到的力量本就该用于保护其他人,所以涅瓦才会作为第一批神器使参与了中央庭的建立。即使她已经无法自如行走,但是她并未特意强调过自己的伤痛,以此作为自己炫耀的功勋,而是作为异能者的代表人之一,自信地出现在市民面前。总是静坐抑或是漂浮在空中的优雅姿态反而让她更加神秘,成为了许多人口中的神器使典范、去除一切威胁的领导者。她当然有信心将这些期望悉数接受,也可以坚持继续做耀眼的【神使】,但是即使现在她有无数相信理解她的人,总会有某个时刻,她还是会觉得很孤独。
黑核尚未全数收回,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世界性的灾难,神器使的结局依旧无法逆转,或许自身的存在才是阻止和平的第一妨碍。因为下肢的不便她不确定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她想要在自己迎来终结之前,尽可能多的解决这些问题。
同在神器使位置的人无法理解她的绝望,她无法向朋友们倾诉自己的迷茫,而指挥使们多数在结束任期之后选择离开,更多的则是在战斗过程中死亡,自己只能将希望与遗憾和自责一起,伴随着指挥使深埋于地底。
“如果说以前的指挥使是打倒恶龙的勇者的话,她可就是拯救世界的救世主。”
如果真的像爱缪莎说的那样,那么,自己可以告诉她这些吗?
救世主啊,神使现在孤独又无助。
这可不是应该和小孩子说的话啊。
富有节奏感的敲击声戛然而止,指挥使似乎把手放在了桌面上,一动不动。
“怎么了,有不知道怎么回复的邮件吗?”
涅瓦收回自己的动摇,她漂浮至指挥使身后,看清了显示器上的问题。
【请问为什么安托涅瓦一直坐在那里,是腿不好吗?】
说起来最近已经很少有人会问这个问题了呢。
涅瓦看向指挥使,对方再次陷入沉思,过了一会儿才注意到自己,却也没有慌张,但是微皱着眉。这个表情和上午听到爱缪莎的报酬时一样,像是在纠结些什么。“请问我该怎么回复。”
“嗯?这个啊……”涅瓦看着指挥官的表情,觉得她这样子看起来倒是像个闹别扭的小孩子了,“也不是什么禁忌话题啦,你不用那么紧张的。刚成为神器使的时候,在一次战斗中受了伤。醒来后,胸口以下的身体就没有知觉了。从那之后,幸好我还有‘方舟’能够载着我到处移动。已经过了很久了,也渐渐习惯了呢。不用太在意我的感受,你尽管回复就可以了。”
“……嗯。”指挥使像是仍然在纠结什么,敲击的速度慢了下来,但是依旧按照涅瓦的指示回复。涅瓦也差不多喝完了咖啡,于是放下杯子,打算再次回去办公的时候,指挥使站起身,看着她说,“请问,我可以叫你涅瓦吗?”
“当然可以啦,你就按照习惯称呼好啦。”
“谢谢。”
指挥使好像很满足。



评论(6)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