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王道

【这里是很长的自我介绍】
基本所有地方都叫FTH/NF王道,称呼随意开心就好
※谨慎关注※产粮少废话多/懒癌晚期但是啥都想写,从未退坑而且入坑飞快。吃什么就想写什么,不会产固定作品的粮
主吃百合,吃的很杂。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嗑不到→例如小时代的里萧,进巨的笠尼,柯南的兰哀/步哀
不会特别在意攻受,吃的cp会有角色交叉但不喜欢贵圈真乱,但是对特(本)定(命)角色会产生all倾向→比如奈叶/灵梦/森大人/琪亚娜/咕哒子/女指挥使(永七)
除去elsanna/肖根/笠尼/奈菲之外,其他的作品没有明显倾向的特殊cp
【东方】本命结界组,除了彼岸组/月都组不拆之外其他可以随意组合→红萌馆随便拉出两个我都吃
【型月】基本都吃,青子X有珠/式X鲜花/师姐X迦南/王X王后放在首位
【少前】15M4/945/11416/1294我嗑爆,吃45ro但是不怎么吃4045/45416
【魔炮】\奈菲妇妇/偶尔也会叛逆地吃一发奈疾,其他的cp觉得有趣就会吃
【崩坏三】主吃樱莲/琪芽/姬德/绀海组,其他的也会吃一下,不过奥托就算了
【永七】请小姐姐们上了指挥使
超模们好好看啊!!

关于女指挥使和安总的那些事 【DAY7】

cp是女指挥使X安托涅瓦
大量私设ooc有
走游戏路线,游戏剧情注意
期待原创结局的朋友建议不看

安托涅瓦负责处理整个中央庭的高级文案工作,再加上已经无法自如行走,基本上所有时间都待在自己的办公区。两天前她接到消息有一位新的指挥使分配到中央庭,看到资料后她沉默了一会儿,最终决定亲自去迎接一下这位新人。
资料上写着她是第一次担任指挥使。
资料上还写着虽然目前她处于昏迷状态但是预期可以正常赴任。
这些都没什么,最糟糕的一点是——从医院报告看,她失忆了。
与上述信息相比,她没成年的年龄问题简直不值一提。
通常情况下涅瓦会安排一位平易近人的神器使(基本是安)接应新人,而后安排对方来自己的办公室详细介绍一下工作内容。但这次的指挥使身份实在是太特殊了,涅瓦觉得无论如何都应该亲眼确认对方的精神状态,于是叫上安一起去医院等待指挥使恢复意识,结果对方醒来时的反应多少有些出乎意料,睁开眼之后直直地盯着自己和安,话都没说就开始掉泪。
她为什么会哭呢?是因为失忆后的不安吗?
可是之后的事情又让涅瓦自己否定了这个猜想。虽然她在病床上脆弱得让人不明所以,可是转眼间就止住了眼泪,仿佛刚才的崩溃不过是场幻觉。她甚至没有问起自己的失忆原因,平静地接受了自己现在的指挥使身份,表现出了强大的适应能力。虽然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涅瓦碍于工作,只能把安慰这位年轻指挥使的重任交给了安,自己先离开了,不过也嘱咐过她一会儿来中央庭,“稍微”介绍一下指挥使的职责。
二十分钟左右,自己办公室的大门被这个孩子推开,进来之后用没有起伏的语调说“打扰了”,一点也没有新人的局促不安。涅瓦隐约的担心又多了一些,决定有时间找她好好聊一聊,开始讲解工作的具体内容。
她知道自己已经讲了半个小时,期间指挥使定定地看着自己,偶尔会点头迎合,不像是认真在听,似乎依旧是云里雾里。但是涅瓦还没来得及确认指挥使到底听进去了多少,晏华推门进来递过一只由幻力构成、携带求救信息的纸鹤,唯一可作指挥使熟练行动的希罗最近也经常消失,于是新人的第一个任务就这样到来了。
“指挥使,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晏华,中央庭的七人众之一哦。”
“你好,新来的指挥使。”晏华是中央庭里出了名的严苛神器使,所以他在亲眼见到这位指挥使到底有多年轻后皱了一下眉,冷淡地这么问候。指挥使却也没什么反应,依旧是波澜不惊的神情,回了一句同样冷淡的“晏华先生你好”。这反而让晏华看了回去,又挑眉看了一眼涅瓦。涅瓦耸肩,打开了通讯装置,觉得这孩子可能还需要一些帮助,另外也想从不那么科学的角度来分析一下指挥使的特异之处,于是联系了可以操纵塔罗牌的爱缪莎,吩咐指挥使回去带上安,做好战斗准备的时候再来一次。直到指挥使已经离开,晏华依旧站在原地,很明显他也想和涅瓦说些什么。
“你看到了吧。”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嗯。但是除了她失忆前的资料之外,我没有更多的信息。”
“不太像这个年龄段的孩子。”
“年龄倒是不至于出差错。”
“最好如此。”

爱缪莎很快就赶了过来,见到指挥使时兴奋地扑了过去,新人第一次表现出为难,僵硬地推开占卜师,退到涅瓦身后,涅瓦下意识地张开手护住她,惹来了爱缪莎不满的抗议。
“新来的指挥使这么可爱让我抱一下不行吗?”
“被你抱住的话大概很难脱身……容我拒绝。”
指挥使面露难色,抗拒着爱缪莎的靠近。在全数接受之外还懂得拒绝是好事。涅瓦想着,向爱缪莎解释自己叫她来是因为这位新人即将开始区域讨伐,希望她能帮忙占卜一下。
爱缪莎痛快的答应了,同时提出了不小的报酬要求。指挥使“啊”了一声再没说什么,爱缪莎则是如同精明的商人一般开始教导指挥使“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的道理。倒是没说错,等价交换是科学和魔法共同的准则,既然想做的是真正意义上的未来预测,自然起码要付出足够的物质代价。不过36万金币不是个小数目,涅瓦想着要不要先让指挥使预支工资来解决的时候,指挥使先站出来表示可以一次性支付全额。
从资料看她在此之前是普通学生,到底是哪里来的那么多钱?
“我明白啦。新来的指挥使可真是大方,爱缪莎很喜欢你哦。”爱缪莎笑起来,不得不说的确是很可爱,但指挥使却在对方的灿烂笑脸下再次缩到涅瓦身后求救,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抗拒爱缪莎,但是还是尽快占卜吧。
“那就拜托你咯。”
指挥使站在爱缪莎面前,看着鬼牌使召唤出一系列塔罗牌,而后牌面逐张显示。爱缪莎的占卜方式一如既往地炫目,指挥使却一点好奇感都没有,只是视线随着塔罗牌移动,在最后听到爱缪莎有些夸张的惊叫时终于眼神微变,有了一丝问询的意思。
“哎呀呀,是少见的大凶!”
“……”少女露出意料之中的表情。
“指挥使?多少有点害怕之类的反应啊,我的占卜是真的很准哦。”
“大凶倒是不怎么害怕,不过如果没有应对办法的话我会害怕的。”
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用冷静得不能再冷静的语气说“我会害怕”还真是微妙。
“小孩子这么现实可不太好哦?虽然我的确是要给你应对方法啦……”爱缪莎叹口气,弹了个响指,一张塔罗牌钻入指挥使的大脑。
“这个会让你安全的。不过总觉得你这家伙,今后会命运多舛呢……”爱缪莎以占卜师的身份凝视着这位新人,最终只能遗憾地作罢。“这个占卜非常耗费力量,我短时间内也只能给你用一次,不好意思啦。”
“没有,感谢爱缪莎小姐的占卜,我会小心的。”
“下次还想占卜的话记得来找我哦,可爱的孩子随时欢迎~”

得到了塔罗牌的守护后指挥使带着安前往高校学园,涅瓦在回到档案室工作时再次联系了爱缪莎。
“唔,新的指挥使的命运?”对方似乎正身处某个俱乐部,周围时不时传来有些吵杂的欢呼声,“我占卜的结果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嘛,没想到安托涅瓦你会在意到特意来问我呀~”
“毕竟她还只是个孩子,接下来的事于她而言太危险了,我不确定她是否可以解决这些问题。而且我知道你占卜看到的要远比你说的详细,别想这么敷衍我哦。”
“年龄可不是衡量一个人的客观标准。啊,请再给我两支飞镖。”
看来爱缪莎又在和人打赌了。
“占卜的内容属于客户隐私,即使是安托涅瓦也不能知道,所以我就说一些自己的看法吧。她很少说话,但并非是因为什么都没想,而是正相反,想得太多导致多数精力都用于思考。普通人处理信息的量是存在极限的,所以她根本无法分心去说话。唔……这对小孩子来讲可不太好,涅瓦你要对她的心理健康多上心才行啊。”
“这一点我会努力的。不过只是听第一句话的话我还以为你会说‘但是’呢”。
“可不是什么事都能用金钱解决的哦~”
“爱缪莎很少会这么说呢。”
“好啦挖苦就到这吧,我可是有在认真使用我的能力的。”
通讯又传来了一声欢呼,看来是爱缪莎刚刚扔出一只飞镖。
“我能告诉你的,就是这位指挥使不同以往,仅此而已。”
“不同以往吗……”
“是呢,如果说以前的指挥使是打倒恶龙的勇者的话,她可就是拯救世界的……”欢呼声即使经过通讯依然震耳欲聋,但是安托涅瓦听的清清楚楚。
“救世主。”

评论(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