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王道

基本只吃百合,虽然喜欢的cp会有角色交叉但并不喜欢贵圈真乱
集中关注崩三/永七/fate/少前/东方/魔炮/elsanna/肖根等等,偶尔也会关注其他的
懒癌晚期但是啥都想写
佛系作风(超随意的一个人)
希望单篇字数在三千以内

关于女指挥使和安总的那些事

如题cp是女指挥使X安托涅瓦
大量私设ooc有
也许会很长,希望我能写完

指挥使的年纪很小,这件事整个组织都知道。
毕竟是还没有上大学就被拉过来的失忆人员——这里没有什么犯罪气息,真的没有哦。
但是这个孩子总能表现出一些不属于她这个年龄段的若有所思的表情,亦或是表现出看不出情绪变化,也算不上虚伪的言行态度。
以安托涅瓦为代表的已见过形形色色各类人就差写本传记来讲述人类复杂程度的高层指挥官兼前线人员都无法揣度这个新晋指挥使到底在想什么。有些天才也总会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但是他们在想什么好猜得多,多半是在钻研某个难题或者是在感悟人生,这种沉思依旧是属于这个年龄段的,年轻无知却又才智过人者的常规表现罢了。可是这个指挥使露出的沉思很明显并非是面对未知所带来的反应,而是的的确确地看着已知的事物,考虑如何规避未来,亦或是如何对他人做出反应,时而敏锐时而迟钝的思考。
敏锐如同清楚所有细节,任何改变都能尽收眼底,迟钝如同麻木只剩空壳,每处思考都消耗过度。
没有人知道这种沉思到底是过去的遗留习惯还是失忆所带来的后遗症,就算是问她本人也只会换来一个笑容,轻松地说“我没事”。却连说这句话时,她到底看到了什么都不得而知。虽然现在是非常时期,小孩子的心理健康依旧是备受重视的。就这一点的异常,安托涅瓦曾经嘱咐过安要多关照她一些,结果对方露出了有些微妙的表情。
“安托你还真是上心呢。”
记得那位光荣女仆当时是这么说的,如果她不是拿着打算做午餐用的菜刀的话,看上去就像是普通的对熟悉同伴的疑惑而非是为爱怒挥刀的犯罪现场。
“也许吧。”
安托涅瓦不动声色地转了一下轮椅,判断安的菜刀如果真的脱手最保守的安全距离。清楚友人实力的安托涅瓦转而放弃了计算,她如果真想动手这个屋子都不安全。
“虽然她是所有指挥使里年纪最小的,但是我可以保证,她不会因为这点年龄差距而缺失作为优秀指挥使所必备的任何要素,涅瓦你大可以放心。”
看来相当喜欢这个孩子啊。
安托涅瓦只能解释自己关心指挥使单单是出于人道精神而非政治原因,对方盯了自己一会儿后再次开口。
“涅瓦你不也很喜欢这个孩子吗?”
“……我的拜托看来你是一点都没听进去呢。”怎么突然就扯到我的身上了。
“我在听。”我也没扯远。
安向来都是心思细腻又坦诚直率的人,这也是涅瓦喜欢拜托她的原因之一。当时让安来照顾指挥使,不仅仅是因为她们俩一起看着指挥使醒来,更是因为她确实有那种温柔大姐姐的治愈气质,再加上如果指挥使有什么异常的话,她一定会尽数告诉自己。
结果这两点反而促成了双向好感呢,也不知道这一点是好是坏。唔,看来这个孩子的确是很优秀,优秀到能够得到这位苛刻女仆的认可。但是这也正是让人愈发担心的地方。安所认可的优秀可向来不是单纯在工作方面的突出,指挥使作为人的品性异常的话,她也是不会如此评价的。
那么,安为什么在指挥使的异常已经如此明显的情况下,依旧这样庇护她呢?
“我知道涅瓦你一定很担心她的情况,但是还请相信她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安转回身,涅瓦的角度看不到她在准备什么,只能听到菜刀接触案板时规律又干脆的声音。
“我相信她,就如同你相信我一样。”
这些问题是指什么问题呢?
安托涅瓦离开时也没能问出口,只因安的过于信任。
看来是打算坚持到最后了啊。

为什么安如此信任这位指挥使呢?
这个问题安自己也想知道答案,但是无论她怎么思考,都无法得到一个完全合乎逻辑合乎常规的解释。
与她的实质完全背道而驰的结果。
她记得不久之前看到这位年轻过头的指挥使的场景,对方只是躺在病床上,紧闭着眼,周围的仪器显示她的各项指数均为正常值,乃至于那台监测脑电波的机器都已开始提示病人恢复意识时仍没有睁眼。安有些气恼地俯身凑近她试图叫她起床,坐在另一侧的涅瓦也没阻止她,用右手虚撑下颌这样的思考时的标志动作无声地告诉她“再观察一会儿。”
而后指挥使真的就醒了,却在安都没来得及数落她时哭了起来。
那时指挥使说了些什么,可是她哭得厉害,一个字都没听清。
哭过之后倒是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呆愣地接受着自己新任指挥使的身份,无论告诉什么她都只是沉默地全数接受,偶尔才会问一两个问题。
这之后让自己更为担忧的一点是,自己并非是指挥使的唯一神器使,当时与自己行动的还有名为李若胤的少年和中央城区的正式警察妮维。
——这意味着,这位还未成年的指挥使,在失忆之前更加年幼的时期,便已在其他地方作为指挥使行动了。

评论

热度(57)